看清不幸的根源 才能走出生命的劫难

从攀枝花市东区国保大队长田萍遭恶报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2019年8月4日有一个报道:《四川攀枝花市东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田萍遭恶报》,说原攀枝花市东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田萍(现年六十四岁),丈夫患直肠癌至今没有痊愈,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物进行控制、治疗。而唯一一个儿子则患急性髓系白血病,病情十分严重,直到现在还躺在抢救室,医疗费用十分惊人,据医生介绍:仅骨髓移植一项就需要五十多万,再加上前期化疗的费用和移植后抗排异药物治疗的费用,不会少于一百万元……

田萍在求助信中声称:“人生无常,我们一家都是警察,为人民服务一辈子,万万没想到晚年却经历这样的变故……老天为何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的家庭?”

田萍二零一零年退休,在晚年遭此巨大的人生变故,让人深感遗憾。从田萍的求助信中,我们能感到田萍所受的身心的煎熬:服侍病人的劳累都不用说了,至亲身患绝症,随时可能撒手人寰,心理上的承受和忧惧,还有那一个普通家庭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

田萍在求助信中提到了“人生无常”,怨恨“老天”为何对其不公。这是一个人在经历了太多痛楚和苦难,且看不到人生的出路后发出的感慨,充满了无助、疑惑和无奈。

但是万事皆有因由,我们想提醒田萍和所有与田萍有类似经历的人,在苦难中,别怨老天,如果我们能借此反省人生中的罪错,找到灾祸的原因所在,真心地忏悔曾做过的恶行,并想办法弥补赎罪,也许生命的转机和出路就在一念之间。

如果在二十年前,她能想到“老天”,能意识到“人生无常”该多好。如果当年的她就能想得起老天,想得起“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有眼”“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些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经过了无数前人验证,经得起历史和时间检验的真理,也许就不会为了能“往上爬”和为所谓的“立功”“受奖”,而对善良的父老乡亲痛下毒手:绑架、抄家、毒打、酷刑,刑讯逼供,诬判……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恶事,犯下各种罪行,或许不至于有今日人生的痛苦和偿还。

如果她当年就能意识到官位和财富这些身外之物不能长久,人生的福祸只在朝夕之间,善恶的报应是迟早之事,因此不把事做绝,做什么事三思而行,总给自己留条退路,因此谨慎自己的言行,能够多有一些怜悯之心,善待那些被中共冤枉、污蔑的无辜百姓,也许不至于有今日生命的绝望和无奈。

从求助信看来,田萍至今还没明白自己一家人遭受不幸的根源。还以为自己当年在“为人民服务”,田萍的这种心态和错误认识在中共各级政府、公检法司人员中,特别是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中很有代表性:把整人当工作,把迫害好人当事业来做,把为名为利,甚至为一点蝇头小利而干尽违法犯罪的行为当成了“为人民服务”。我们就来看看田萍退休前是怎样“为人民服务”的。

田萍所在的工作单位是国保大队,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全国各地的国保、国安就不幸成了这场害人运动中被利用最多的“害人工具”。在中共的欺骗、利诱、胁迫之下,很多国保、国安人员积极的“投身”到这场对“真、善、忍”的荒谬、荒唐然而又邪恶和残酷的迫害中,大量触犯中国的《宪法》、《刑法》以及犯下了国际法中的《反人类罪类》、《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身为攀枝花市东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的田萍自然也不例外。田萍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零年退休前,长期积极参与并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守法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年仅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罗俊玲,遭田萍等人残忍折磨后被劳教迫害致死。

罗俊玲
罗俊玲

罗俊玲是四川省会理县糖果厂厂长,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攀枝花警察非法抓捕,关进攀枝花市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夜被警察外提折磨,被吊了两天两夜。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这期间国保支队的田萍、张柏林等轮番折磨她:用打火机烧她手心脚心,用树枝戳她脸部穴位,用带铁腿的凳子凶残地打她,直到铁凳被打得分了家,最后将无凳面的铁架子干脆套在她头上。

田萍等人用了残暴卑鄙的手段,对她进行刑讯逼供,使得她几经昏迷,又几经被冷水浇醒。到看守所时,罗俊玲已被摧残得几乎无法行走,全身乌青,目光呆滞;看守所都怕承担责任,不想收她。因被吊的时间过长,直至半年后,罗俊玲的手都还是冰凉麻木的。二零零三年三月,罗俊玲被非法劳教一年,被迫害得不会讲话了,骨瘦如柴,而且全身被打得血淋淋的,于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含冤离世。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还有一例,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张佩云,家住攀枝花市枣子坪,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中午被两个警察绑架到攀枝花市公安局,铐在椅子上。等天黑以后,警察用黑布袋把张佩云的整个头部套着,把她弄到盐边县金谷酒家折磨,吊铐她长达九天九夜。在这九天里,一刻也不准她合眼,只要她一闭眼,田萍等人就用冷水倒入她的胸前,使她的衣服整天都没干过。张佩云被折磨得皮包骨,出现生命危险状态,被非法判九年六个月,于二零零六年三月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田萍在疯狂地毒打罗俊玲时,在极其残忍地折磨张佩云时,是什么心肠才能干出这样的恶行?那时的田萍,和善良的罗俊玲、张佩云同为女性,同为人妻、为人母,可曾有过怜悯之心,可曾想到她们的丈夫、孩子看到她们的惨境能否承受?中囯古人说:没有怜悯之心的人是非人,是谁把当年的田萍变成了“非人”?

田萍在晚年遭遇身心痛苦时,也许早已忘记了自己当年的恶行,忘了自己曾给善良无辜的罗俊玲、张佩云一家,以及很多法轮功修炼人制造的巨大痛苦。但人在做,天在看,老天在一笔一笔记录行恶者的犯罪事实,这些恶行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杀人偿命,欠债得还,人不治天治,人间的法律暂时没惩治到你,各种自身和亲人遭受的绝症折磨,那就是天惩的一种。天理是公平和公正的,别在自己行恶后招来的恶报中,怨老天不公。中国古人说:福祸无门唯人自招,真的是这样。

在中共长期的无神论洗脑中,包括当年的田萍在内的很多中共公检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在所谓“破获了大案、要案”的兴奋中,有几个能在善恶选择的当口,能抑制住立功受奖的亢奋,抵挡得住升官发财的诱惑呢?作为共产党的害人工具,不是“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而是在这个旗号下,把不辨善恶,不分好坏,把为党害人当成了事业,在“为人民服务”的幌子下自我欺骗,自我麻痹,伤天害理,违法犯罪。其实“为人民服务”是假,“为人民币服务”才是真。没有升官发财等等好处,在长达二十年的迫害中,有几个中共的公检法人员能积极的去参与迫害修心向善的好人呢?但是干了坏事,是不可能不了了之的,到时就得去承受自己干坏事所带来的恶果,干多少还多少,必定得一一偿还。

其实这些人间的痛苦和偿还只是开始,若不醒悟和赎罪,更可怕的生命劫难还在后头。田萍的事在今天报道出来,是不是对所有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的一种警示呢?今天,想提醒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佛法修炼者,不仅违犯人间的法律(迄今为止,在中国找不到任何一部法律说修炼法轮功以及讲真相违法。相反,迫害法轮功学员才真正在违宪、违法),还必受天理的惩罚,也就是恶报。

说起报应,很多持唯物论或无神论的中共人员,既排斥又反感。一说到报应,有人就觉得好象别人在诅咒他。中国人几千年来都讲因果报应。那不是迷信,也不是诅咒,那是对客观规律和真实事实的陈述。种下了什么因,所以得什么果,那都是自己做的事最终给自己造成了什么相应的后果。

报应确实真的就客观存在在我们每个人身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从未离开,从未缺席,只是早晚而已。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案例早已超过两万例,其实没报道出来的更多,很多案例触目惊心,带给人强烈的冲击和震撼,而且每天都在增加,恶报中有得绝症丧生的,有在各种灾祸中惨烈死亡的,有在绝症中苦扼的,有被抓,被判的,有殃及家人备受身心折磨的……田萍的事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其实田萍们才是这场迫害真正的受害者,中共用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他们,用物质利益诱惑他们,逼迫他们去整人、害人,让他们遭受最终的恶报,让他们得不偿失。有人仅在痛苦的遭受绝症折磨这种恶报时,可能已经发现:在迫害好人后得的官位,无法减轻半分在病痛中身心遭受的痛苦;那些在维护邪党、欺压善良后得到的奖金,还不够药钱……那时候,曾经觉得中共再“强大”都没有用了,在被绝症日夜折磨中,才发现党根本给你“撑不了腰”。所有跟随中共干坏事的人,一定会成为中共的受害者。

现在的很多中国人真的很可怜,被西来幽灵(魔鬼)中共从小洗脑。没有了任何信仰,被中共割断了与传统文化的联系,失去了中华民族的根。中共用唯物论欺骗他们,让人不相信善恶有报,让人只相信现实和利益,成为金钱和欲望的奴隶,好被中共利用,整人害人,最后害了自己。其实那些口口声声唯物论,不准让人有对神的信仰的共产党头子们自己都不相信唯物论,共产党老祖宗马克思信奉撒旦魔教、毛泽东极度迷信风水、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后,做下无间地狱的噩梦,到处惶恐祈求,拜地藏王菩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报应从未离开过人,只是有些人遭了报应了不知道,不愿也不敢相信。

中共在原本敬神信天的神州大地——中国大陆为了维护其统治,为了欺骗人民跟它“战天斗地”,强行推行“无神论”七十年了。很多中国人对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根本不了解,所以无知的排斥和否定几千年来毫厘不爽的客观规律,把它们一概视为“迷信”。其实中共不敢提因果报应,把因果报应说成迷信,那是因为中共坏事做绝,心虚,害怕最终受到恶报。然而有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历史内涵的中国人,很多人内心深处还沉淀着对神的信仰,所以包括田萍在内的许多以“唯物论”、“无神论”自居的中共人员,为啥在关键时刻不会去求那个党,说“党啊,你为什么对我不公?”却这样说:老天啊,你为什么不救救我?老天啊,你为什么对我这样不公平?老天不是我们肉眼看到的那个白云蓝天,老天就是中国人内心中所敬仰和敬畏的佛、道、神。中国人真的是神的子民,不是中共那个西来幽灵的魔子魔孙。所以尽管不少中国人被中共洗脑很久,现实中觉得中共很强大,似乎主宰着一切,但关键时刻,心底还是下意识的相信冥冥中有超过中共能主宰一切的老天。

田萍虽然已在为以前的恶行遭受恶报,但还能在这世间活着,还能想得起老天,也许还有机会避开后面的生命劫难,就看她能不能看清人生不幸的根源:就是那些自己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曾犯下的罪错,看清中共江泽民是诱使和逼迫自己犯下那么大罪行的罪魁祸首。

告诉田萍唯一一个能真正解脱苦难的办法:找到还认识的法轮功学员,真心地道歉,向法轮功师父忏悔自己的罪行,发出悔罪的郑重声明,请法轮功学员帮助自己和家人三退(退出党、团、队)。法轮大法是佛法,法轮功学员是修佛之人,讲“真、善、忍”,以慈悲为怀,你只要真心悔过,他们一定会不计前嫌的尽力帮助你。平时你与家人一起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看一看,你真能做到时,你们一家人真的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真的能走出目前人生的苦难和以后天灭中共时生命的劫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