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困魔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几天前,参加集体学法时我又犯困了,这个时好时坏的状态已有很长时间了,突破不了,我心里也很懊丧。

读完法,同修说我又犯困了。我说是的,我一直就在发正念,解体安逸心、解体困魔,可是学了一段时间后又迷糊了。这个困魔怎么这么顽固!我说:我可以少吃、少喝、少排,都能忍,可就是瞌睡来了,忍不了。

不知不觉说出这番话,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忆这番话,觉的不对劲,向内找,还是有些茫然,晚上学法还是迷糊。

第二天晨炼又过时了,为了保证炼一小时的静功,一套功法只有晚上再补。每天的功课不能按时完成,炼静功这几天也迷糊,达不到师父要求的静功状态,心里很难受,睁着眼炼,可不知不觉一会又迷糊了。

我想是我该提高了,我要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最后的宝贵时间,还不抓紧,这样长期下去师父替我着急啊!今天一定要突破,我就背:“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主意识要强”[2]。“心一定要正”[2]。我又想起师父的法;“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一天工作下来好象没有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3]

师父讲的就是法,信师信法,不能打折扣。正念一出,这时我突然浑身一震,不好的物质在往下掉,顿时神志清醒,困意全无!

静下心来炼神通加持法,虽说没有象状态好时能深度入定往上飘的感觉,但是主意识可以主宰自己了,没有睡意了。我感觉自己空间场好比一炉钢水,什么不正的东西到我空间场中都能被这炉钢水熔化的无影无踪,场中很清、很静,心也很正。

炼完一小时的静功,接下来发半小时的正念,因为今天有事不出去,然后背法到九点发一刻钟的正念,才放下腿,我感谢师父的加持,感到无比的轻松。因为这段时间我学法犯困,特别在家坐不住,腿刚拿上,不舒服,懒洋洋的,犯困,就要放下腿。为了战胜困魔,只有站着、走着学,而且效果也不好,它非要把我困倒不可。不是不想突破,总觉的是无能为力。现在师父给我把困的物质拿掉后,跳出这个框框再来看这个问题,就一目了然了。

为什么突破不了困魔?是把它看大了。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大法弟子,不知道自己修的大法有多大,不知自己是随师尊下世助师正法的法徒,不会正悟,把自己摆低了,把它当作是邪恶对人的迫害了。用人的办法怎么也突破不了,现在明白了师父要的是正念,不是人心。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现在有了一些体悟。

我知道自己提高的太慢了,一个层次修很长的时间提高不上去。我悟到:我们有无所不能的师父,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师父说:“我们炼的是整个宇宙这么大的一个东西”[4]。我们有多伟大呀,那个困魔在大法弟子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再说我们有师父啊!师父赋予我们的是正悟,有“向内找”的法宝,是自己不想吃苦,安逸心强、争斗心、做事心、显示心、名利情的执著心不去,党文化在头脑中的毒素,没有认真发正念清除它们,导致它们在我空间场上捣乱。

和同修切磋,同修要我多发正念。现在我只要在家整点就发正念,解体一切名利情的干扰,即使有事不出去救人,整点也能静下来帮救人的同修们加正念,解体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黑手烂鬼。这样正念强了,学法、炼功又是一番景象了。

写出这些,是想促使自己不要再懈怠,要更加精進。请还有象我这种状态的同修,赶快清醒过来,多发正念,多向内找,赶快归正自己。多救人让师父为我们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