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丈夫痛斥迫害者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一年,一位法轮大法弟子A被邪党非法劳教。

一天中午,A的丈夫找到了国保队长的家,高喊国保队长的名字,大声敲门,其妻子在门里放出话:不在家。A的丈夫心知他当缩头乌龟,不敢出来,更起劲敲门喊:“×××,你拿老百姓血汗钱迫害老百姓,算什么东西!炼法轮功学真善忍,怎么了?你出来,让大家评评理!”

这时早已听到楼上楼下邻居陆续开门的声音,他们都在静静窥听。国保队长怕这样下去知道的人更多,更丢人,就小声打电话,向他手下求救。

二零零八年邪党办奥运会,警察和各级政府人员又在全国各地骚扰大法弟子。一天早晨,A的丈夫开门上班,见门外站着两个小警察。他随即找到派出所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冷不丁两人成天在门口站着,这不是丧门人(方言,晦气的意思)吗?改天,我也找人到你家门口……”“别,千万别这样,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这位所长还算守信用,以后这事儿再没发生过。

几年前,警察又挨家骚扰大法弟子。一天上午,居委会电话打到A的丈夫那里:“你妻子在家吗?让她到居委会来一趟。”A的丈夫亲自到了居委会,看到除了居委会人员,还有据说是邪党国保和“610”的四个人。

A的丈夫问他们有啥事?其中两人拉开架势,气势汹汹象审犯人似的:“你妻子炼法轮功,就是参与政治、反党……”A的丈夫说:“请问周永康、徐才厚是不是党员?”答:“是。”“那么大的共产党高官都被习××抓了、关了、撤了,你们说习××是不是在反党?反过来,要是周永康、徐才厚将习××抓起来了,是不是也是反党?到底是谁参与政治、谁反党?这是咱们能做的了的吗?”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脑子反应不过来了。这时A的丈夫对其中一位说:“我还要回去上班,请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以后找时间咱们再好好谈谈。”那人突然象被火烧了一样“腾”站起身往外走:“我的电话可不能给你!”其他三人也跟着匆匆走了。

A的丈夫对在场的居委会人员说:“你们做好本职工作,别给他们(指邪党610、国保人员)传话,跟他们跑,共产(邪)党每次运动后,为平民愤,都处理大批人做殉葬品。法轮功要被平反,你们怎么办?”他们都连连点头。

从此,他们再也没来骚扰这位大法弟子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