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第二套功法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日】二零一八年明慧网十一月五日发布了新版炼功音乐。我首先选择的是一小时的抱轮。

抱轮期间,我回想师父法中的要求:“炼功得重德,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因为在低层次上炼功的时候要打些基础,而这基础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人的意念活动在起着一定的作用。大家想一想,你的功里边加進些什么东西,你练出那个东西能是好的吗?它能不黑乎乎的吗?”[1]

师父讲:“你尽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你说你能练出好的东西吗?就是这个问题,这是属于不自觉的练邪法,非常普遍的。”[1]我就默念“静而不思”[2]。

记得《大圆满法》中,师父提到:“面带祥和之意”[3]。我就让自己炼功过程中时时保持“面带祥和之意”。

随着一天天的炼功,一天,我那老象“苦大仇深”的脸,竟然发出一个声音:“我怎么能高兴得了?我没有修好自己,我没有救得了我该救度的众生,我错过了太多的时间,又如何能高兴得了?”这时,有一个生命说道:“朝闻道夕可死,你听闻的可是宇宙大法,是法轮佛法,这是生命万古不遇的机缘,你说你怎么不幸运呢?即使真的听闻后,不久就会死去,但是听闻佛法的你不是比那些从未听闻过佛法的人要幸运多少倍,那可是用人类的语言都无法形容的。这才是生命真正的荣耀。”

一下子我象苏醒过来一样,明白了一个生命能够听闻佛法,就已经是无比幸运和幸福的了。

炼功中,随着我时时保持“面带祥和之意”,时时要求自己“静而不思”,那负面的思维和与佛法对立的生命都在不知不觉中解体、销毁。

在音乐声中,自己宇宙中层层的生命全身心的溶在炼功音乐中,层层生命由内而外,发自生命深处的喜悦、荣耀充满我整个的空间场,那得了法的生命无比的幸福,不是感受,就是幸福。幸福充满整个身心,我层层的生命都被这种幸福和荣耀包容着,生命变的尤为快乐和喜悦。那长达二十年,充斥着的迫害、魔难、痛苦,一下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好象从来就没有过一样,只有生命得到佛法救赎时的喜悦、幸福、荣耀,和正念慈悲的救人。大法弟子在人间所遭受的一切魔难、酷刑、冤狱迫害,那是大法弟子层层下走来到三界助师正法的壮举,在另外空间那是无比的殊胜和神圣,完全没有了大法弟子被迫害遭遇种种魔难的承受、痛苦和消极。才发现那种承受、痛苦、消极竟然是生命在三界的思维,大法弟子早已经脱离三界,是我们用人眼在看佛法,错过了太多太多师父给予我们修炼提升的机会。

再看到同修的时候,找不到昔日瞧不起同修的那个我;找不到在大法弟子中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那个我;找不到在修炼中觉的自己不会修、没有修、师父讲的离我太高太远的我;相反,看到同修时,是发自内心的对同修的礼敬,同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用生命护法、助师正法的壮举深深的震撼着我,生命为法而来的威严震撼着我。同时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边,佛法修炼和救度众生真实不虚,那威严和殊胜是完全高于人的层次的。

佛法修炼原来就那么简单—就是听师父的话,按照法中的要求没有自己一丝的人心和执著,纯纯净净的做好师父让做的,会发现师父一直拽着你我的手,对我们不离不弃。

再走在街上,那面容很自然的微笑着面对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屡次上门骚扰的警察,那微笑的面容是发自内心的,那是修炼人发自内心的慈悲与善良。我一下子感受到炼功中“面带祥和之意”这句法的威力。

十几年来,我总是带着“苦大仇深”的一张脸面对着身边的亲人,总无法把大法的美好和殊胜展现给他们,自己也经常感受到无助和自卑,也从未体会到同修说的“得了法的生命的那种幸福”。原来,我炼功的时候,从来没有按照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连想都没有想过,就觉的只是几个动作而已。当我这一次真正的按照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原来我错失了太多师父给予我的“幸福”,错失了太多师父将我洗净的机会,也差一点让自己与大法擦肩而过。

有一天,我结束抱轮后,看着窗户外边,那天阔地广,晴朗的天空时,我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是“天清体透”[4]。以前一直以为这四个字指的是外边的天空晴朗无比,现在才真切的看到那“天清体透”指的是我自身的空间场。

溶在法中的生命,感受着师父的佛恩浩荡、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备至,唯有精進实修,也难报师恩!

个人浅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劫后〉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