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3699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21日两天我去市政府要人,证实法。回家后,丈夫告诉我单位让我去一趟。在7月22日我和单位另一同修到单位(我俩都是邪党党员,那时邪党通知不许党员炼法轮功),书记让我们各自写“保证不炼了”,并说:你自己在家炼谁也管不着。我们就都写了“保证书”。在第二天我俩又同时到单位交了三本大法书。我这是学人不学法。在2000年7、8月间,一天晚上我们一行五人要到北京证实法。在火车站候车室,突然间警察到我跟前,问我去哪?“北京”,火车票?因当时我有些蒙,说“火车票不在我这”。你们几人?我手拿报纸一指,将另四人出卖了。我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没有认识到这是出卖同修。最近看了明慧文章后,对我触动很大。当时的情景,是我的怕心所致,我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我做了出卖同修的大逆不道的事情。幸亏这四位同修第二天晚上在师父的呵护下,两米多高的墙一跃,翻墙离开了邪窝。而我却被送到看守所(再也没配合邪恶)。因我连续被抓,邪恶到家骚扰,我被迫在2002年7月间流离失所,到一个资料点做事。我就将所有大法书放在嫂子家保管。在2003年7月我又被绑架。嫂子害怕,和我大哥将大法书交给一个熟人,那人开车将大法书放在海边飘走。我2009年底回来,把书这事忘记就没过问。大约在2013年时想起大法书向嫂子问明情况后,我让我嫂子写严正声明,嫂子口述,我代写的。今天我将这三件事一起曝光,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感谢师尊给我改过的机会,让我醒悟,让我从新修炼,归正自己。在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弥补所犯的罪,我要学好法,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

董美燕 2018年10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我参加学法小组,被人告发、绑架到派出所。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並说出了一起学法的同修。当时没意识到是出卖同修,这以前居委会干部问我谁来我家,我都如实说了,当时不悟,这就是出卖同修。真是害己害人,我在修炼路上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在2004年左右,我到同事家讲真相,被同事构陷,又连续写了2份“保证书”。在2009年搬家时,我销毁了师父的《大连讲法》录像带,把教功录像带弄丢失了,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背叛。我还把女儿的手机号告诉了邪恶,配合了邪恶的要求,我对大法、对师父犯下了滔天大罪,也是我修炼的污点。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所写、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感恩师父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的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按师父安排的道路,坚修到底。

狄木英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10年走入大法修炼的。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精進实修,刚得法前几年我丈夫说用我的名字办“体育彩票”营业执照,当时我没悟到,就用我的名字办了彩票站营业执照。后来彩票站兑出去了,可还是我的名字。前一段时间彩票站需人脸识别,我丈夫把我身份证拍下来给文体局发过去了,后来邪党又要扫黑除恶,让我们业主开会、签字,当时签字的时候,我也没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就签字了。后来和同修交流,我也悟到,这是对大法的污蔑,对师尊不敬,我深知错了,上了邪恶的圈套了。感恩师尊给我改过的机会,我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丁志勇 2019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开始修炼。1999年7月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打压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修炼。当时邪恶指示在我单位开了一次批斗法轮功的大会,不准我炼法轮功,我迎合了他们,就不炼了。在这期间我协同他们到部份学员家里收书,我也交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两本书。3年后,在同修帮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炼。但没有认真学法,没在法上提高,不知道修炼的严肃性,一直处于家庭的魔难和身体病业假相中,还不自知。伟大的师父洪大慈悲,没有放弃我。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兰 2019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2019年5月20日我去市集讲真相,被人诬告,后被绑架到派出所,随身带的资料被搜走,在这期间我一直给警察讲真相。他们拿出几张纸让我签字,我看不明白,当时人心重,只想回家照顾身患脑血栓的丈夫,还害怕被儿子、儿媳知道了遭埋怨,就配合警察签了字、按了手印,还被他们采了血。我回家后很后悔,深感对不起师父、愧对大法。我犯了大错,都是因我平时学法不精進,信师信法不坚定,人心太多造成的。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加强正念,认真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兑现誓约。

孙松美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0月4日,同修五人進京上访。其中一同修的丈夫问我,同修上哪去了?我就说走了。他又问我几点走的?我就告诉了他是什么时间走的。同修丈夫打电话给车上乘警,乘警把同修五人劫持到某市,后被送回本市看守所。其中一同修被非法关押72天,经济损失一万多元;还有一同修关押时间更长。因自己法理不清,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使同修遭受邪恶迫害,给同修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自己深感痛悔,我对不起同修,给他们造成了伤害。特此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李维萍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流于表面形式,于2016年7月19日被非法劳教3年。在劳教所里被与人隔绝,在邪恶高压下,我由于正念不足,有怕心,我违心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也写了“四书一揭批”。之后我一直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想着在出狱的时候正式跟狱警说出:这一切全部作废。可是却没有这个机会,我更是悔恨交加。今天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的违背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过错,用实际行动证实法。

李忠舫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的,那时年纪很小,不懂什么是修炼,直到2015年才真正走回修炼。在2007年时爸爸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和劳教所时要签字,我记得爸爸当时好像问过我的意见,我也记不清当时是否我同意爸爸签字了。还有在上学的时候,模糊记得好像在一个邪恶的条幅上签过名。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认真学法、修炼,严肃对待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凯欣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1999年“7.20”江泽民迫害后,我由于怕心,有2年没炼了,后来在同修帮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了。2011年邪党来4个人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叫我不炼了。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因我写不起字,是居委会的给我写的,我签了名字就回家了。在此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过错,精進实修。

陈宗铃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我村分楼期间,有个负责人到我儿媳的店里让儿媳在关于分楼的问题上签字,儿媳觉的不合理就不签,村负责人利用我炼功的事威胁我儿媳,说你婆婆炼不炼法轮功?儿媳说“不炼了”。是我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抹了黑,还让家人造了业。我感到很内疚,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我儿媳说我不炼了及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学秋 2019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2016年6月28日我被警察非法绑架、关押3年。我因没有学好法,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损失,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在黑窝里我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签字、按的手印等全部作废。珍惜师父给我改过的机会,信师信法,弥补过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合格的弟子,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刘松华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因为工资卡、身份认证受阻,单位不给开工资,再加上孩子身体特殊情况,经济受到很大压力。单位、公安长期施压要我签字:“不修大法”,否则,要停发我的工资。在家人、单位、公安各方压力下,我写了不该写的所谓“保证”。之后,我痛苦至极。特此严正声明我之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董海燕 2019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半,我家来了五名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说七月二日看到我在书店给学生讲法轮大法真相,让学生退团、退队(没有的事)。问我家有没有资料,还想翻家,我不准,他们叫我到派出所去,我不去,他们就在我家写,让我看完了签字,不签就跟他们走。我没有守住心性,做了不该做的事。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

王爱英 2019年7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重,去年冬天,在警察邪恶的恐吓、威胁下,我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违心的签了字、按了手印,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自己的正念,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高会平 2019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邪党两会期间公安到我家敲门,在家的女儿开了门,来人说找我,我女儿说:我妈不在家。来人问:你妈还炼法轮功吗?女儿为了保护我,说“我妈不炼了”,来人就走了。我感到很内疚,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我女儿说的“我妈不炼了”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由桂敏 2019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二零一八年因在市集讲真相被非法绑架,送往看守所。弟弟去要人时,被邪恶勒索了两千元钱押金。二零一九年六月份,弟弟要我一同去要回两千元押金,取押金时邪恶要我签名,我不签(因内容有利用邪教组织,还有我是犯罪人的字句),由我弟弟(常人)签了名。现我声明弟弟替我签的名一律作废。特此声明。

苑莲华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警察拿着一张字条,让我们在上面按手印,也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内容,就稀里糊涂的按了手印。过后觉的不对。在此严正声明:我们所按的手印及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安荣、方心瑞 2019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7月4日下午3点,国保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把我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5天。因为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按了手印、签了字。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没有信师信法。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侯桂芝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初期,由于我学法不深,修的不好,人心和怕心重,在高压迫害下违心的说了一些对不起大法的话,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明清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初期,我由于怕心交了一本大法书、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对不起恩师。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封家曼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被迫害期间,由于自己有怕心,烧过师父的法像,向邪恶写过“保证”。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精進实修,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心不动。

王长征 2019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几年前,那时学法不精進,“610”和大队书记问我:还炼不炼功?我说:“没功夫炼”。通过学法,我知道说错了。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错,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郭广珍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因为害怕就违心的说:“不炼了”,还签了字了、按了手印。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去人心,提高自己。

周林英 2019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我由于怕心,走了弯路。被迫写了不该写的、说了不该说的、做了不该做的事。在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万凤兰 2019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几年前,“610”和大队人员找我,我由于学法不精進,就签了名。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错了。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错,跟师父回家。

徐文兰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从今后珍惜师父留给的一切机会,加倍弥补自己过失,信师信法,走好以后的修炼路。

胡西杰、严银华、胡保柱、胡伟雪 2019年7月1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