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场讲真相救众生的点滴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位在机场讲真相的大法弟子。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1]。下面交流我在机场讲真相的故事。

一、坚持机场讲真相

我是从二零一四年开始去机场讲真相的。几年来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身体消业,基本没有停下来过。汽车到达国际机场时,一边走,一边请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空间场,正念发过后,面带祥和与人打招呼。你是中国大陆来的吧?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什么叫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你退出来了吗?我为什么劝你三退呢?共产党贪腐惊人,人所共知,现在省部级高官已打下四百四十人。科、处级以上打下了一百四十万。这还是选择性反腐,中共邪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苏联共产党已经解体,东欧巨变,柏林墙倒塌,你何必为中共邪党背黑锅呢?你一生的事业再成功,银行存款再多,大难来时没有这个命,一切都是白忙。顺天意而为,才能得到上天的护佑,待真相大白于天下时,你会说:“哇,我太幸运了,好人一生平安。”一席话大多能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

也有人说:你们搞政治,我不参与政治。我说:东南亚大海啸来之前人们在沙滩上,追逐嘻闹,一位当地土著人看到远处一道白线,高声呼喊快上岸,大海啸来了,这时听他话的人生命得救了,不听的被海啸卷走,那你说那个土著人当时是在搞政治吗?法轮功学员揭露邪恶、控告江泽民,不是搞政治,是在制止邪恶迫害无辜民众。

有人说:现在中国多好呀,想吃啥有啥,还能出国旅游。我说古罗马当年是世界上最强帝国,因为它迫害了基督徒,天降四次大瘟疫,毁灭了整个古罗马。江泽民迫害正信,下令对佛法修炼者法轮功学员,“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江泽民捆绑了中共邪党,犯下了滔天大罪,上天能不清算它吗?大劫难在后边哪,所以法轮功学员劝你三退是救人,不是搞政治。

有人说:你不爱国,你是卖国贼。我就说,爱国不等于爱党,中共邪党是西来幽灵,一帮流氓起家,建立了中共政权后就是杀戮,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使中国八千多万人死于非命。它的祖师爷是外国人马克思,死后还要去见马克思,去见外国人,那你是爱国吗?据香港《动向杂志》披露,中央展开内部调查结果204名中央委员中竟有187人的直系亲属移居海外欧美国家,比例高达91%。我们热爱的是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和祖宗给我们留下的传统文化、神传文化,我们的神州大地。江泽民把我们国家领土割让给俄罗斯一百多万平方公里,江泽民才是真正的卖国贼。

有些人说:我知道中共不好,当年在中国遭受迫害才跑到美国来的,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我已经是美国的公民了,现在退不退已与我无关了。我说:“地球在神目之下就是个小米粒,你跑到哪个国家,都在神目之下,只有脱离党、团、队,才能彻底与它切割,才能保平安。”当人听明真相后立即选择了三退。

一天看到有四个年轻人,在门前说话,我走上前打招呼,劝三退。他们不听,我就走了,到我转到烟池时,看到他们围着烟池在吸烟,我又给他们讲还是不退,到我转到大厅看到他们时他们说:咱们又见面了。我说是呀!这就是缘份,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见面是好朋友,朋友我真心为你们好,赶快退出邪党的党、团、队,中共邪党就要解体了,你们何必为它陪葬呢?出门保平安比啥都重要。四个人高高兴兴的做了三退。

在讲真相中把心用到位,对每位中国人无论职位高低富贵贫贱,一样对待尽量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在讲真相中做到眼勤、手勤、嘴勤、腿勤。眼勤:快速搜索人群中是否有中国人。手勤:清理现场,把横七竖八的手推车,快速摆放整齐,给旅客腾出空间,使他们方便搭车,也方便自己近距离讲真相。嘴勤——勤打招呼。腿勤——不停的走动,不落下有缘人。

也有些被邪党迷惑了的世人,对大法弟子不理解,所表现出的冷漠、仇视、甚至有人动拳头,有人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卖力,一天给你多少钱?有人说:你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几个臭钱吗?滾,汉奸、走狗、卖国贼。每遇到这样的人,心中淡淡一笑,想起师父讲:“那么也就是说,那么多的高层生命敢于冒着这么大的险恶到三界中来,为了什么?他们是神哪,我们能不救他们吗?他们不是为来得法的吗?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中共邪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相,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2]

师父对世人的无量慈悲与博大的胸怀使我流泪了,弟子听您的,救度世人是我们的使命,扎扎实实地用心做好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二,把大法的美好与慈悲留给世人

一天一个印度的老太太在轮椅上坐着,穿了一件单衣,两臂抱着双肩冻的身体发抖,两眼望着我,看到她,我赶快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穿上。并送给了她一份英文真相资料,虽然彼此不能用语言沟通,但是老人的目光充满了感激。有不少人下飞机后,手机没电或没有手机,没法与家人联系,有些在机场停留久了,我就到他身边询问:要帮忙吗?给家人联系了吗?没有手机无法联系,我说:我有本地手机,免费使用。并帮他与家人联系上。他们大多说:今天遇上好人了,你真好。我说不是我好,是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然后就给他讲真相,大多数人做了三退,也有把来接他的家人也退了。

去年一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左右,我走到机场二号门前,见有个机场的手推车是个空车,我就把我肩上背包,放在车里面,推着车走到三号门,拎起我的手提包,一看我包下边还有一个蓝色的皮包,小包沉甸甸的,出于好奇打开一看,一捆一百美元的现金,足有一万多元。心想丢这么多钱,还不把失主急坏了,我就站在路边等失主来认领,等了一会没人认领,就委托一个会说英语的中国人当翻译,把钱袋交给了服务台的工作人员。

三、明白真相的世人用不同方式表达对大法的敬意

过年期间,我去机场讲真相,看到一个老太太穿着很时尚,我上前打招呼,新年好!是中国大陆来的吗?她说不是,我就离开她,去找从中国大陆来的人。她追上我问有什么事吗?我就给她看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天要清算中共邪党,劝人三退保平安。她说噢,我是香港人我没加入过。说完她就走了,一会她又追上我,送给我个红包,因为送红包是中国新年的习俗,图个喜庆给人家个面子吧,没有拒绝就收下了。我谢过她之后又去讲真相。等我闲下来时我才打开,一看是一百元美元,退给本人吧,她早已离开。我把这一百元送给了功友之家,用于做真相资料。

一个学者模样的人给我说:法轮功太了不起了,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下,不畏强暴冒着生命危险,不论炎寒酷暑,风雨交加,坚守十九年的讲真相,我佩服你们,你们才是中国人的希望,谢谢你们!

四、真相点是修炼的好环境

一天我给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讲真相刚开口,他就暴跳起来,连暴粗口,很大的嗓门,你给我滚、滚、滚,然后就大声喊叫用英语叫来警察,警察来之后,就查我的证件、机场许可证,那天我身体消业,发着烧,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骂,警方又找麻烦,那时正是旅客入境高峰,很多人围着看。心里那个苦啊,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救人这么难哪。第二天机场的安保人员,审批许可证的工作人员,带了一个会说华语的做翻译都来了,对我态度蛮横。她们说:有人不只一次的举报你们收取旅客的赞助费。我说:我们没有收过任何人的赞助费。我们是受诬陷了,你可查一查监控录像,看我们什么时候收受过别人的钱财。而我在几年内先后六次在手推车里捡到背包和手提包,都交给了你们,这是你们知道的,任凭怎么解释她们也不听,第二天就不让去机场了。

我就在想,今天这个人当着那么多的人诬骂我,搞得我很难堪,面子过不去,为什么感到委屈流泪呢?自己有很重的面子心,怕被人说的心、爱听好听话不爱听难听话的心、自尊心、维护自我不受伤害的心、虚荣心,正因为有了这些,今天才遇到去你心的表象。为什么说我收别人的赞助费呢?那是我心中还有放不下的利益之心。几年来心里一直积压了一件事,我有两家亲戚找我先生借钱,一个借三十万,一个借四万,我先生去世后,几年过去了,这二家亲戚闭口不谈借钱的事,更别说还了。正念出来时心想算了,顺其自然吧。给我就要,不给就算,也可能是我先生前世欠他们的,通过这个形式还帐了。人心出来时愤愤不平,心想这些人也太差劲了,你有困难时我们慷慨相助,人不在了,你不还,连个招呼都不打,我们都是工薪阶层,我的退休金十多年了邪党不给,先生去世, 我生活来源的后路都断了。细找自己有放不下利益之心,愤愤不平的妒嫉心、有怕吃亏的心。心想人民币贬值到用麻袋装时再还,那我就吃亏大了。为此事搞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宁,人念、神念相互交织。

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3]

我就加长时间发正念清理它,使这颗纠结的心平静下来。

师父说:“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干扰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触的机会了吗?你不正好去讲真相吗?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炼之外,你们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能行吗?不做好能行吗?所以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出现都当作是对你做正事的干扰,对自己学法在干扰,对自己讲真相在干扰。不是的,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4]

噢,机场的工作人员用这种形式来听真相的吧。于是我写了封真相信,信中阐述我们是修炼人,我们信仰的是“真、善、忍”。我们只为做好人,却遭到中共邪党的无端打压与残酷迫害。十七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剥夺了全世界人民的知情权。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已经核实的有四千多人,被活摘器官的难以计数。多少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多少被开除公职生活无着落。我本人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酷刑折磨的生不如死,满嘴牙齿打活动,身体被折磨伤残。我们在机场讲真相只是为了救人,在中共邪党解体时把好人救下来,不与中共陪葬。信写完后由同修给我翻译成英文,发给了机场给我们批许可证的工作人员。她接到真相信后过了两个月,准许我们重返机场。

重返机场后,再也没警察来找过我们查看证件,以前一个月内要多次查看许可证和lD,现在大厅内也可以讲真相了,环境宽松了。深深体会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才能打开局面,才能使更多众生得救,圆容师父要的。正如师父说:“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5]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