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蓝天的孩子们(二)

记被中共迫害的苦难孩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接前文

第三章 被迫害变成孤儿或形同孤儿的孩子

◇揭露杀人命案的内蒙古企业家被判重刑,孩子孤苦无依

郝苹,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城郊乡曲家沟村人,她家曾经营的养殖业被当地誉为优秀龙头企业。她因为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一个富足的龙头企业家被中共迫害的一贫如洗,孩子孤苦无依,被夫妇赡养了八年的孤寡老人王占久抑郁而死。

二零零一年腊月十九日的早晨,赤峰市红山区警察绑架郝苹时,把桌子踢碎,在屋内乱翻乱拿,把各种粮食、大米、白面、水果全都倒在地上。当时丈夫刘福安不在家,他们把郝苹弄到车上,开着大门就逃之夭夭,家中只剩下十三岁的孩子,家里养的名犬丢失,猪、鸭子都饿死了,造成十几万元的损失。孩子没吃没喝,深更半夜,又饿、又冻、又怕,警察们还经常夜间来家里抓捕刘福安,多次深夜翻墙入内,闯进屋摸开灯的拉绳,把十三岁的孩子吓得不行。

因揭露法轮功学员赵艳霞被看守所灌食致死的事实,二零零二年,郝苹与丈夫双双被判重刑。郝苹的儿子成了孤儿,幼小心灵遭到打击,经常头晕、头痛,学校要学费时,他就不知道到哪里才能借到钱,被迫两次休学。每当过年时,别人家都热热闹闹,欢天喜地,郝苹的儿子只能与智力不健全的舅舅抱头痛哭。家里没吃、没穿、没烧的,舅舅骨瘦如柴,一阵风就能吹倒。平日从来没买过肉,没买过一滴油,只能靠卖点破烂的钱来买米,熬粥喝。

◇山东省善良夫妻同被非法劳教,孩子无依无靠

卜庆金是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职工。卜庆金、付传美夫妇曾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卜庆金身患心脏病、胃溃疡、关节炎等多种疾病,长年带病坚持工作。妻子付传美因患心脏病、高血压、肾病生活很难自理,每年的医药费是家庭的重要开支,小俩口心力交瘁。卜庆金夫妇二人有缘喜得修炼大法后,两人不但身体健康,而且道德升华。几年来他们省吃俭用,把全部欠债还完,九八年长江发大水时,他们把几年来积蓄下来准备给孩子买电脑的近一万元钱全部支援救灾。

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后,夫妻俩屡遭绑架、劳教、判刑,孩子无人、判刑,孩子无人管。二零零零年的新年,夫妇二人又被无辜抓起来关在铁笼子里,从元旦一直到三月份,留下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吃不上喝不上,老人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含冤去世。

二零零二年卜庆金被非法劳教三年。刚刚抓走了卜庆金,恶警们就去学校找他儿子,天真的孩子被骗打开家门,整个家被翻得衣物横飞,连洗衣机都被拆开了,他们甚至搬到卜庆金家去住,不允许孩子住在家里。后来孩子据理力争,才把他们赶了出去。卜庆金被抓走后,他们又将付传美抓进王村劳教所判三年,无辜的孩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每天以泪洗面,是好心的邻居看不下眼去,帮忙照顾了几个月。

◇清华博士因信仰遭判刑、劳教,一双儿女成孤儿

俞平,男,四十多岁,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在校时发表多篇国际水平的学术论文,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子奖学金”等荣誉。曾在清华大学热能系一九九五级攻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七年三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因迫害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

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俞平和赵玉敏夫妇遭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警察抢劫并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遭遇强制洗脑、连续“熬鹰”、穿约束衣及野蛮灌食等折磨。赵玉敏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二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家住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的俞平和妻子赵玉敏被北京恶警无故抄家并绑架。同时遭绑架的还有小佳靓的姥姥秦秀娥及三姨赵京敏。俞平和赵玉敏和姥姥秦秀娥均被非法劳教。佳靓的大姨赵荣敏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就被非法判刑。家中只留下了儿子和一岁多的女儿,成为无人照管的孤儿。

◇在颠沛流离中生存的男孩虎虎

虎虎大名虞归真,爸爸、妈妈均毕业于清华大学,妈妈褚彤是清华大学微电子所硕士,爸爸虞超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是一位网络工程师,在北京一家外企担任主要职务,他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虎虎的妈妈褚彤因去天安门打真善忍横幅被公安抓捕,被秘密判刑十八个月。出狱后,为了免遭抓捕,褚彤、虞超夫妇被迫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带着儿子流离失所。面对高压迫害和颠沛流离的生活,褚彤和虞超只得忍痛将不满四岁的儿子托给别人照看。

二零零二年八月,刚出狱几个月的虞超和褚彤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言,揭露修炼法轮功被抓、被迫害的真相,在北京再次被国安绑架,惨遭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褚彤被判刑十一年,虞超被非法判九年。

可怜的虎虎从两岁多起辗转于亲戚朋友之间,完全失去了儿童所需要的正常成长环境。姥爷为了养活虎虎,快七十岁了还在工作。姥姥则因为常年惊吓,落下心悸之症,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虎虎尽管父母双全,却早已备尝孤儿的辛酸。

◇北京高知父母被迫害命危,小姐弟险入孤儿院

魏世君,原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摄像师,因修炼大法,二零零三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在前进监狱被迫害致一度生命垂危。妻子许焱丽原是北京地质大学英语教师,三十七岁,因她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学校非法开除公职,至少七次被邪党恶警绑架,一直遭受着恶警的非人折磨,遍体鳞伤,每次都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魏世君夫妇有一双儿女,大女儿上小学四年级,小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小姐弟俩共同思念着他们的父母,在父亲被非法判刑母亲又遭劳教迫害后,恶警一度要把两个孩子送孤儿院,幸而家中老人拒不签字。

◇黑龙江青年才子被冤判致死,妻子身陷冤狱,幼小儿子凄苦

潘兴福,男,三十一岁,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青年才子。潘兴福小时候就天资聪颖,在小学连跳两个年级,十六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武汉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大三时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毕业后潘兴福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双鸭山市只此一个)。

九九年七·二零后,一家人坚定的维护法、证实法。潘兴福曾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初他被非法判刑五年,投入监狱,遭受暴打、关小号、坐老虎凳、长期不准睡觉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年末,潘兴福被迫害致腹部肿胀,双腿浮肿,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他的妻子张丽也因证实法被非法判刑九年。幼小儿子只能由奶奶抚养。老人用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费和孙子相依为命,含辛茹苦的照顾孙子九年,在历尽艰辛、痛失爱子七年后凄然离世。

◇黑龙江张延超遭残忍虐杀,妻子被劳教,十岁孤儿遭搜捕

张延超,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人。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张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等人绑架,当天下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五常市六一零付彦春、朱宪福、黄占山和公安局局长陈树森、政保科恶警战志刚等一伙恶警的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三月三十日,已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折的张延超,被恶人付彦春等人拖上囚车押往设在哈尔滨江北张九屯(在庙台子火车站附近)、由哈市六一零和哈市公安七处私设的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黑窝点(里面备有四十多种刑具),次日,张延超就被酷刑致死。

父老乡亲都被张延超的惨景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赤裸的身体被打得变了形,一条腿已断,脑袋、脸的大部份和身体的很多地方都没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一个没剩;从下颌开始一条长长的刀口直到下体,刀口用麻袋绳缝着,遗体的内脏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脑盖被揭开,眼珠没了一只,眼眶塌了一个大坑。

张延超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妻子关英华又被这些不法人员诱捕、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期间受到电击、上大挂等酷刑折磨,曾被殴打致昏。

张延超的女儿才十多岁,就成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孤儿。可警察们妄图斩尽杀绝,竟连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对她进行了两次搜捕。

◇十二岁的黑龙江女孩:父母双陷冤狱,被迫寄人篱下

女孩包丽清,家住黑龙江省伊春市,她的父母都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二零零二年四月,包丽清十二岁,爸爸包永胜从家中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妈妈邓凤香因不断替爸爸申冤上告,被一群男警察暴打致遍体鳞伤,全身紫黑。警察怕恶事败露,把她秘密转移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最后,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父母双双陷冤狱,家里经营的豆腐店被迫关闭了,小丽清一个人在家里冰冷的炕上躺了六天,不吃不喝,一个劲地哭,她左手搂着爸爸的衣服,右手搂着妈妈的衣服,上面还分别放着他们的照片,她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脑袋往墙上撞。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小丽清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在亲戚家轮流各住一个月,只能给个地方睡觉和填饱肚子,这样小丽清在小学五年级就被迫辍学了。无论春夏秋冬,她只有一双鞋,后来破的几乎整个脚都露在外面,还得穿。冬天里,有的亲戚家让她睡在用砖块和石头临时搭建的冰冷的炕上,墙上还挂着冰。最难以承受的是亲戚们把她当成包袱,给她脸色看,甚至诬陷她。

好不容易盼到爸爸妈妈从冤狱中回来,一家终于团聚了。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包永胜再次被金山派出所警察绑架,被用木方子殴打,用装满沙子的硬质塑料管(俗称小白龙)殴打,后被金山屯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包丽清去探望爸爸时,还告诉爸爸:“不要恨他们,咱们承受的这些苦难不算什么,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啊。”当时一旁监听电话的警察眼眶里含满了泪水。

◇婴幼儿时即痛失父爱母爱的青岛孩子融融

融融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出生时,她的爸爸不在跟前。十月底,爸爸邹松涛因为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回山东省青岛就立即被拘留了,到十二月份才放出来。以后几进几出,直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被迫害致死,融融和爸爸相守的日子加起来也没有半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融融的妈妈张云鹤因为坚持为法轮功讨公道,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追捕,不得不流离在外。从此两岁半的融融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为命。不久,年已六旬的外婆,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也黯然离开了人世。

融融的爸爸邹松涛是一个学业优秀、为人谦和的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后来又在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读研究生,于一九九九年获硕士学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晨四点,邹松涛被从家中带走,非法关押在一个小旅馆内长达一个月。这以后,他无数次地被非法关押,曾被青岛市台西派出所所长巩国全铐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抽打头面部,致使头部肿大几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二十多分钟。二零零零年七月邹松涛被骗至青岛市公安局,随即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劳教所。九月底被突然转送至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四个月后的十一月三日上午,王村劳教所警察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他,当日坠下楼来,死时年仅二十八岁。而此时的小融融才十一个月。

融融的妈妈张云鹤,原在青岛德瑞皮化公司(德国独资)任主管会计,工作出色,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公司在各方重压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二零零一年五月,张云鹤因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发现,被迫流离在外。

◇三位至亲被迫害致死,河北王天行险被送进孤儿院

冯晓梅,河北石家庄市高级工程师,曾经有一个温暖的家。她和丈夫王宏斌是长春邮电大学读书时的同学,夫妻俩志同道合,感情笃深。妹妹冯晓敏和妹夫王晓峰也都是大学毕业。一家人都修炼“真、善、忍”,修心向善,和睦幸福。在江泽民一意孤行发起的这场迫害中,冯晓梅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失去挚爱的丈夫、妹妹和父亲!妹夫至今被非法关押(二零一五年)。

妹妹冯晓敏去世时年仅三十四岁,撇下了当时不到两岁的儿子王天行。妹夫王晓峰为躲避迫害,在外面漂泊了八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再次被石家庄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小天行一直由姨妈冯晓梅抚养。

二零零九年,在一家外企任总工程师的姨妈冯晓梅因为帮助别人聘请律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她的老母亲忧心如焚,一夜之间掉光了所有的头发,小外甥王天行差点被送进孤儿院。

◇父母被迫害致死 湖南刘晓天逃离中国后叔叔被要挟

刘晓天,家住湖南省永州市。父亲刘庆和母亲杨玉燕都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警察找到晓天的班主任,告诉说晓天的父母被抓了,要找他。十六岁的晓天吓得浑身发抖,什么也没带,逃出了学校,躲进邻居家的杂物房过了一夜,后投靠唯一的亲人──在福建省做农民的叔叔。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警察找到了刘晓天叔叔家。当天晚上,叔叔托朋友帮忙,把他送到了广东省的深圳,他躲在一个堆麻袋的大仓库里,不敢和人接触,在恐惧、焦虑、悲伤中整整过了一年多躲避的生活。由于精神上刺激太大了,又与人隔绝,他的心理和智力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之后,叔叔借了无力还清的“天债”付给蛇头,求他把晓天带到国外。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刘晓天来到丹麦,当他看到警察时,吓得浑身发抖。在难民营,在恐惧中语无伦次的他,无法准确填写表格。此刻,他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要再被送回中国,不要落到中共警察的手中。刘晓天找到了丹麦法轮功学员,他哭着,第一句话就是,要求帮他找到爸爸妈妈,他想爸爸,想妈妈。因为他的心灵受到的伤害太大,使他不能正常的读书,经常泪流满面,天天从噩梦中惊醒。

后来,叔叔告诉身居异国他乡的刘晓天,他的父母早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也就是他们被抓后的五个月被迫害致死了。具体发生了什么,在哪个监狱死亡,警察不告诉任何详细情况。刘晓天来到海外自由社会,只是讲了他真实的遭遇,却受到中共不法之徒电话骚扰和威胁,他们拿他唯一的亲人,当农民的叔叔来要挟他,要他闭嘴。

◇只能和被迫害致疯的母亲一起生活的吉林幼儿

吉林延边的杨福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省政府上访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此多次遭绑架、关押、劳教,被迫害致半身不遂,最后判四年缓三年,回家治疗;妻子殷凤琴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在延吉市“610”和国保暴力绑架去洗脑班的过程中,不幸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下身亡;女儿杨丽娟被绑架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时被打毒针导致严重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女婿李光石被非法构陷,关押在吉林监狱迫害……杨福进想为妻子讨还公道却状告无门,反遭警察威胁、恐吓,不到三个月也含冤离世。

可怜的是杨丽娟的两个孩子,杨丽娟的身体状况无法照顾幼小的孩子,延吉孤儿院又因为得不到民政局的许可,不敢收留孩子,六岁的孩子小度住在七十多岁的独身老爷爷家中,二岁的小益无处可去,只能和精神严重失常的妈妈住在一起,有时小义一整天都吃不上一顿饭,饿得都起不来;寒冷的季节里,妈妈给小义穿上短裤短衫后带着出去(自己也穿短裤短衫),好心的人看见后把她们送回家才避免被冻坏。

◇江苏五岁的小君君一夜之间失去双亲照顾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江苏常州市法轮功学员杨产荣的妻子周凤林修炼法轮功,在常州西林看守所被恶徒暴力灌食致死,年仅三十二岁。当局为封锁消息,以杨产荣承包了一辆从常州开往北京的公共汽车为名,将其非法判刑十年。其姐杨顺娣为寻弟媳下落,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当时杨产荣年仅五岁的儿子小君君一夜之间失去双亲,被接到亲友家轮流抚养,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

第四章 沦落孤儿院养老院的孩子

◇黑龙江吴月庆遭虐杀 孩子寄养孤儿院

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吴月庆,三十多岁,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而屡遭邪党恶警迫害。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吴月庆进京证实法轮大法,被非法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关押。吴月庆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恶警强制灌食,把嗓子都划破了。灌食后吴月庆肺部出现问题,被送到医院。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吴月庆被诬判重刑十二年,劫持到牡丹江监狱,迫害致严重的肺结核,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吴月庆的家已不复存在,妻子已经去世,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无人照管,被送到佳木斯市孤儿院寄养。

◇河北陈运川一家六口五死一残,小李颖被关敬老院

河北省怀来县陈运川老人一家坚持修炼大法,却遭到了中共惨绝人寰的迫害,大儿子陈爱忠在北京东北望看守所、海淀区看守所,遭冰冻、毒打、电棍电击等各种酷刑,双手双脚全部残废,后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被灌食致死,年仅三十三岁。小女儿陈洪平被东花园派出所恶警将腿打断,劫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遭酷刑折磨与药物迫害,三十二岁含冤离世。小儿子陈爱立在北京海淀区、怀来县看守所、张家口市洗脑班、涿鹿监狱,遭毒打、电击、冷水浇、开水烫、打火机烧等非人折磨,后在流离失所四个月后离开人世,当时年仅三十五岁。为避免再次被绑架,王连荣和老伴陈运川流离失所,王连荣经历了长达七年魔难后含冤离世。七十岁的陈运川老人又两度被绑架,后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被不明车辆压死。

一家六口五死一残,目前,只剩大女儿陈淑兰还活在世上,与她的小女儿相依为命。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陈淑兰在租住的房子内被警察抓走,非法判刑七年半。她的女儿李颖在妈妈被绑架的第二天也失去了自由,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当时李颖只有十岁,失去人身自由两年。

◇黑龙江母亲被非法劳教,十一岁女孩被关敬老院

尚志市苇河镇法轮功学员李秀琴的女儿,孤儿寡母一直相依为命。二零零三年,妈妈被枉判三年劳教时,女儿十一岁。妈妈被强行绑架,女儿送到一家私人开的敬老院,而开敬老院的那家里还有个孙子,李秀琴的女儿在那里很受气。

◇深圳刘喜峰被迫害致残,妻子被迫害致死,十一岁儿子刘响被送孤儿院

刘喜峰与妻子王晓东同是广东省深圳市南头中学教师,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双双被学校开除,多次遭当局绑架、残忍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刘喜峰和妻子王晓东等再遭绑架,王晓东被迫害到双腿被针扎烂,二零零三年七月被迫害致死;随后刘喜峰被诬判十年,被迫害致残,当时十一岁的儿子刘响被送孤儿院。

◇沧州卫朝宗冤死,妻子被冤判八年,俩幼女送进孤儿院

卫朝宗,肃宁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被绑架到石家庄劳教所,遭受三个月的野蛮摧残,于八月十日在家中含冤去世。其妻杜玉琴也是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家人要求杜玉琴回家为丈夫送葬,见最后一面,竟然遭到拒绝。家里两个未成年女儿卫姣、卫婉被送入孤儿院。

◇天津张祥俊夫妇被冤判,俩孩子一度送进孤儿院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张祥俊和同修张玉东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为法轮功鸣冤的大横幅,被绑架、非法劳教,天津双口劳教所以张祥俊坚定修炼大法不“转化”为由,两次对他非法加期。张祥俊绝食抗议才闯出劳教所。

王淑丽、张祥俊夫妇后来均遭绑架,王淑丽被非法判刑六年,张祥俊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家中只剩下三个年幼的孩子和七、八十岁的老父老母;老父亲临去世也没见到儿子一面。老母亲艰难的抚养三个年幼读书的孩子,据悉,期间两个较小的孩子还一度被送进孤儿院。

◇辽源市孙立萍的十岁小孩被送孤儿院

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孙立萍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被绑架,遭到恶警刑讯逼供,十一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孙立萍丈夫李铁英两年前被劫持到石岭子监狱迫害。他们九岁的女儿在妈妈被绑架后,竟被恶警送到孤儿院;大儿子十八岁就去打工挣钱,无人照顾。

◇黑龙江于跃进被劳教三年半,四岁女儿沦落孤儿院

于跃进,女,四十八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因修炼法轮功,于跃进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迫害。她的四岁女儿无人照料(其父亲因其它原因正在监狱里服刑),被哈市南岗区公安分局送到了南岗区儿童福利院(孤儿院)。

◇吉林魏成被冤判十八年,妻子精神失常,两个孩子被送孤儿院

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魏成,被非法判刑十八年,在公主岭监狱遭严重迫害,曾被送狱外医院抢救。他家里没有人管,妻子李景霞在迫害下精神失常了,两个孩子被送孤儿院。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