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剥夺退休金十七年 河北八旬张全兴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退休小学校长张全兴,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被公安局政保恶警打掉牙,并非法拘留迫害,后又被涿鹿县教育局扣发剥夺赖以生存的退休金十七年,累计50-60万元。

张全兴一家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关押和毒打,他的女儿张青花遭非法劳教,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张全兴的儿子、妻子在中共迫害的恐怖气氛下先后去世,留下自己独身一人生活,没吃没喝,靠别人救济维持生活。直至2019年5月含冤离世,年岁已经80岁的张全兴老人仍未得到一分退休金。

法轮功救了他一家人

张全兴,原张家堡镇文教总校长,在修炼法轮功前,百病缠身:颈椎和腰椎增生、头疼、腰疼、腿疼、肚子大,除此外,他的心、肝、肾、胃都有病,穿衣、躺卧均不能自理。医生对他说,你有多少钱也治不了你的病。当时他每月的工资还不够支付每月的药费。

不仅自己百病缠身,他的家人也多灾多病。他的老母亲年近八旬,体弱多病;他的儿子张力华患了小儿麻痹后遗症,腿无肌肉,又短又小还没有知觉,而且记忆力很差;他的妻子在长期劳累和压力下,精神濒临崩溃,一下子卧床不起,说哭就哭,连续失眠。他的家在疾病的纠缠中飘摇着,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就在这危难时刻,他们全家喜得大法宝书《转法轮》,并学炼了五套功法。从此,他们的命运发生了奇迹般的转折。他和妻子的病不药而愈,无病一身轻。更神奇的是,他儿子的记忆力大幅度提高,同时左腿、左脚有了知觉,脚趾还能随意动,还能提起一塑料桶水,帮助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修炼使他们更加善良、宽容、真诚。夏季麦子成熟要抢收,村委解决不了抢收场地的问题,就找到张全兴家,要把他们一块九分的自留地征用,条件是替他们交一个人的集体提留。他们同意了。可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他们的九分地却一直被无偿占用着。

那时亲友或村里的乡亲,在孩子升中学前的暑假里,总有人把孩子送来让张力华辅导英语。为了孩子们免受“中国式”英语教学模式的影响,张力华潜心研究、实践出了一套快捷提高实用英语听说能力的教学方案,在教和学的频繁互动中,听读写说领先,听说并重。对这些辅导,张力华从未收过费用。有家长带孩子来表达谢意,说孩子从小学习成绩倒数,一跃而成初中年级的前茅了;还有两位家长合买了煤气灶拉来,非得给他们家安上。

中共害了他一家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小堡村派驻县镇的所谓“联合工作组”进村,在村委、书记的配合下,连日强行对本村法轮功学员洗脑、逼迫交出大法书籍,并作出不炼功的口头表态;之后搜走所有学员的身份证,又强迫学员照相,还勒索每人30元,说是以后不找了。

当时张全兴家被重点监控,村委派4-5人下夜看守,还派房前屋后左右邻居秘密监视。镇派出所王刑斌等4、5个便衣频频入户搜查,恐吓家人,儿子还几次被绑架。教育局王大丽派张家堡镇文办、五堡镇文办人员、小堡学校和二堡校教师等多次进家探查、监视。

“610”赵宣、李志明也数次进家乱看、乱翻骚扰。一次张全兴向他们索要工资,问为什么扣发工资时,他们说:你不炼法轮功就给。张全兴说你们这样做不对,他们说:这是国家(中共)规定。张全兴说:这样足以说明国家(中共)是错的,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法轮功没有错,当好人没有错。

2002年4月8日下午,张全兴被五堡镇派出所所长冀文石和两便衣从家中绑架,在派出所搜身时90元现金被劫走。之后,由县国保大队长董飞带的两个便衣将张全兴锁在一张半圆形椅上毒打,他们拳脚齐上,搧耳光、穿着皮鞋踩脚趾、带刺的胶棒劈头盖脸的抽遍全身上下。张全兴的两颗门牙被打掉,以后满嘴牙就一颗颗掉光了。当天下午7点多被关押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60天。在县公安局办公室董飞还勒索他妻子2700现金,在另一个办公室镇副书记杜友勒索了700元。

2002年4月9日,五堡镇派出所王刑斌及6、7个便衣警察闯入张全兴家,非法抄走一台电视机、一台缝纫机、两台录音机和一个电风扇,出了门走到巷口问围观的人谁买。

2002年4月24日深夜,张全兴妻子高玉珍、儿子张力华被五堡镇副书记杜友、宣传委员张春生强行绑架,同车被绑架的还有本村法轮功学员刘吉芳和陈玉芝,四人被劫持到七堡村小学校内的所谓“转化班”强行洗脑。在这里同时关着二堡、六堡等多个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全兴的儿子张力华,一个下肢残疾的人被强迫脱去鞋袜让在碎石子上快走,本来就不能快走的人被逼着快跑。他们认为没达到要求就用扫帚把子和棍棒打,直到打断了棍子。在这里张力华被非法关押了45天,高玉珍被非法关押了30天,两人被非法敲诈了850元。

2003年10月,由县610、教育局、张家堡文办及小堡村配合下进到张全兴家,要求写什么所谓的“四书”未果。当时王大丽即教育局副局长就向家属宣布罚款3000元,立即从2003年10月截断工资停发。

由于非法扣发工资,张全兴一家人断粮断炊,逼得张全兴和妻子两个60多岁的人靠打工维持糊口。妻子曾多次到教育局给领导讲真相说:我们按真、善、忍做人当好人没错。但总是被谎言和欺骗搪塞。

2006年年初,五堡镇干部恶人王建斌领几人执行恶党“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恶毒政策,连续几次到张全兴老人家骚扰,老俩口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恐吓和伤害。

儿子、妻子含冤离世,女儿被迫害致伤致残

在中共的恐怖迫害下,张全兴的儿子张力华含冤离世。这样失去儿子的高玉珍又增思子之痛,于2015年1月5日悲切凄苦的抱憾辞世。

张全兴的女儿张青花文静善良,在这场灭绝性的迫害中被致伤致残,状况十分惨烈。除在1999年7月20日被洗脑、交大法书籍、影像资料外,还受保岱镇及王庄村委的监控及入户骚扰,搜走身份证等。

2006年1月初的某日,张青花在北京市平谷区东高村镇南张岱村打工,老板给安了一部电话,她出于对身陷河北高阳劳教所的同修的关心便给其家属打了一句话的电话说:你妈回来了吗?我是二华(青花)。结果电话被监控,平谷公安刑警6个人非法抄了张青花打工的这个家,抄走两份真相资料和书,绑架了张青花并带走了家属和老板。张青花被劫持绑架到平谷公安局后,受到了警察的打骂和刑讯逼供。

一个月后张青花被从看守所转送到北京市大兴劳教人员调遣处非法劳教两年,在调遣处张青花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昏迷不醒、四肢无力全身瘫软、胡言乱语,被包夹看管打骂喂饭喂水。家属去调遣处看人没让见,还说:“张青花在家有精神病吗?给开个证明来。 ”

半年后,张青花又被秘密押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个劳教所内非法强迫做奴工。每日要求完成高定额的筷子包装任务,完不成就加班,不睡觉也得完成,否则就恶毒惩罚。张青花被接回来的第二天就是如前所述的严重状态,而且间断性发作。虽四处看治,依然说犯就犯。张青花被迫害得惨痛令人发指,给她本人及家庭、家属造成的伤害巨大。

2015年8月22日,张全兴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2018年7月2日,涿鹿县五堡镇小堡村公安员高永江带领五堡镇派出所两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张全兴家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