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们集体学法帮我闯过生死大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二零一八年夏天,周边有个别同修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干扰,有出现严重病业的,还有一位同修突然离世,这使我产生了急迫感,为离世的那位同修而惋惜,为处于病业中的同修感到着急,当时我被那些负面思维干扰动了情。

五月初三那天觉得脖子上有些痒,摸摸有几个小米粒大的红疙瘩,当时也没在意;当天晚上和同修骑摩托车去邻县散发真相资料,回来车骑的飞快,那个惯力的风吹的我头和肩凉凉的、麻麻的,等到家缓和后觉得长红疙瘩处特别刺痒,一看长了一大片;并且都是水泡。

那时母亲在我家里住着,她看长得这么快,说这是民间所说的蛇盘疮,帮我发正念;当时我也没有把它想得那么严重;我是大法弟子怎么会得什么蛇盘疮呢。当时我想不能让这些破东西长在我身上,于是自己用针将大泡都给挑破,谁知这下流出的水又开始扩散,一片一片的长,又红又肿看上去特别恶心。

渐渐的水泡长到右侧前胸部位,右胳膊上蔓延到大臂胳膊肘处、右后背连头部蔓延到右耳后部位,头发里都是,我的脖子、下巴、脸处也长了起来,整个长水泡的部位都红肿红肿的,呈现紫灰色。挑破的地方呈黑紫色,后来就开始溃烂,主要是脖子那块烂了有二寸见方,脓血往下直淌,锁骨上边一根筋已经开始烂。

学法时疼的我坐不住,那我也坚持坐着学,绝不躺下,实在难受的坚持不住时我就倒那儿歇会儿,再起来学法。晚上疼的睡不着觉,每晚最多眯上两、三个小时的觉。尤其是头和腿疼的厉害,象抽筋拽肉一样剧烈的疼。常人说这种泡长到心脏处、和头顶心处或首尾连到一起时会导致死亡。

当时我的脑海里根本没有“病”这个字,不承认旧势力对我所做的一切,也不承认它是什么蛇盘疮。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怕什么?由于水泡导致右侧头部疼痛厉害,好象什么揪着一样的痛,右腿抽筋伸不直,聚着痛,站不起来走路都得扶着。但我没有把自己当病人让家人照顾,除做饭外,力所能及的我都自己去做,时时刻刻把自己当做修炼人。

那几天我坚持每天照常炼功,打坐中腿疼的实在难忍,我就咬牙坚持。有一次刚刚盘上五分钟就疼的钻心,我想不管怎么疼,一定炼到完,就咬牙坚持着,过一会儿再一看才过去八分钟,在心里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就这样一分钟一分钟的咬牙坚持着,心里默念着师父的法:“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3],就这样坚持着炼到完,疼的泪水和汗水一起往下淌。

我家人平时在我身上不止一次的见证过修炼大法的神奇,也认同大法,因此也没有主张让我去医院。儿媳说:“妈,你还是找几个同修帮你学学法吧,以前遇到那么多关难我看你都很快闯过去,这次看你有些吃力。”丈夫说我给你们同修打电话。就这样叫来了一位同修,正巧另一位同修也到我家来,我们就一起学法、发正念,然后帮我向内找。

那时腿疼的盘不上,就连发正念的十几分钟都无法坚持了,一盘腿就是钻心的痛,但我咬牙也要坚持;我知道这一定是被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对我進行迫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想不能被这些假相所带动,我加强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向内找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我找出了很多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和执著,比如怨恨心、妒嫉心、委屈心、爱面子心、最主要的是怕心,怕这怕那的,还有疑心;同修曾多次给我指出,我也没有把它完全修下去。好长一段时间了,学法不入心,修炼拖泥带水的,三件事虽然都在做,总感觉很累,没有修炼初期时的轻松。我暗下决心,即便是我在修炼中有漏也会在法中归正,绝不允许旧势力用这种方式对我進行干扰。

晚上我给师父敬香: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请您为弟子做主,无论弟子有什么执著、有什么负面思维和后天的观念,我都会在法中归正。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都不要,我只走师父您为弟子安排的路。”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

初六这天有同修来我家学法,陆续的、三三俩俩的、来的同修一天比一天多,刚开始是一个人一个人的轮流读,同修见我疼的坚持不住时,就建议所有同修一起读。每天坐满一屋子同修 ,就这样开始大量学法,大家一起围着我齐声读《转法轮》。一起读法时也是我们修心的过程,刚开始读法流利的带头读,读的快的语速放慢些,慢的尽量追上。就这样,同修们彼此圆容着整体;那个场纯净、祥和,我和同修都沉浸在强大的能量场中,那几天大量读《转法轮》。当时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坐久了疼的坚持不住时我就跪起来,腿伸出去来回倒,有时疼的我一手抱着头一手搬着腿就这样倒来倒去的我也不会躺下来;到了整点就发正念。那时天气很热,同修一坐就是半天、一天,中午也不休息。放下家中一切来和我学法。

那几天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 加上每天大量的学法,我是一天一个变化。当时在场中的同修身体都在起着变化,有一个同修眼睛红肿的老是流泪,每天来一起大量学法后几天就好了;还有一个同修右眼睛的内眼角,烂的流脓快有两年时间了,通过这次集体大量学法、发正念,竟然好了。更神奇的是,当时三周岁的小孙子和几个月大的小孙女发高烧,身上滚烫,儿媳就把孩子放到我这儿也跟着听法,听了几天,没吃一片药也好了。可想而知,师父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环境是多么重要啊!

学到第三天,水泡有的开始结痂,逐渐的一天比一天好转,第七天大面积都已结痂,有的结痂部位逐渐脱落。这次如果是常人就得花上很多钱才能治好这所谓的蛇盘疮。可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中,没上医院,没吃一粒药,仅仅十几天时间闯过这次病业假相。那时我每天坚持炼两遍五套功法。

在那段日子里,我丈夫从没主张让我去医院,并且还主动帮我联系同修,因为自我修炼以来,他在我身上切实体验到大法的超常;丈夫自己也曾经多次受益,有惊无险;我的儿媳觉得天气热每天都要端些水果给同修们吃;儿子儿媳主动分担家务照看孩子,让我全身心抓紧学法,溶于法中;每天十几位的同修来来去去的出入,我的家人都热情的招呼,从没有因还在邪党的迫害中,这样的大声学法而害怕。

感谢同修们对我的无私付出,自觉自愿的配合,形成整体学法环境,彰显大法的神奇与威力,使我在正念正行中闯过了生死大难。感谢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慈悲保护以及为魔难中的弟子的承受!师恩浩荡!弟子唯有精進,才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