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支持大法得福报 同事对我越来越尊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一九九九年初夏,妹妹给我拿来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她已经修了一年,说是很好,这我很相信,原来她的身体非常不好,现在身体健康,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当时读《转法轮》时,很喜欢书中的道理,读着使我很安静、平和,这种感觉太好了,就不想放下了。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捧着书坐在沙发上看,觉着恶心想吐,很难受,可又不想放下书,忍了又忍,不行了,放下书去洗手间吐吧,可是,一放下书,这种感觉就一下消失了,不难受了,很奇怪。当时没觉着,以为是读书姿势不对,可能累了,于是拿起书,站着继续读,还没看两行,就又开始恶心想吐,于是放下书,准备去吐,可是马上又好了。反复了好几次,一拿起书就难受,一放下书就好了。那时候也不懂得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就是觉的这恶心来的好奇怪。但是可喜的是我并没想放下书,非要拿书看,然后这种难受的感觉也就消失了。

妹妹又给我拿来了《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法解》,读来爱不释手,想这样借妹妹的书,我和她都不方便,于是就到书店去买。那时候的形势已经很紧张了,书店里关于法轮功的书已经不摆在外面,问到老板,才去库房给我取的。

我请回了《转法轮》、师父大连讲法录像带、炼功音乐磁带。我对大法还没有多少了解的时候,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就开始了残酷迫害。那时我就把书和录像带、磁带放進了书橱里,心里想着,总有一天我还会学的。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年,到二零零二年,在妹妹的不断催促下,我又拿起大法书,至今再也没有离开大法。

家人支持大法得福报

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后,师父开始给我清理身体了。以前每年夏天都要得急性肠炎,连拉带吐,住一次院,发的医药费远远不够用的。月子里脚后跟被风吹过,从此以后,久坐一站起来、睡觉起床脚一着地,脚后跟就会象针扎一样疼一会。还有很严重的鼻炎,空调根本不能用。内分泌失调,满脸不断的起红疙瘩,中药一停接着起,无法治愈,中药又很贵,就放弃治疗了。可是,这些病在我修炼不长时间,就不知不觉的全消失了。我那个高兴啊,此后吃东西不挑食了,冷热酸甜苦辣的都可以吃了。

有一次,我和丈夫同时身体出现相同状况,就是眼睛里不断的流出脓水,我呢只在晚上发生,白天没有,不影响工作。丈夫白天晚上都这样难受着,他拿了药,连抹带口服的,一个星期也没有完全好利索,而我只是学法、修心、炼功,只三天时间,完全恢复正常。

师父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1],“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1]

师父要求弟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一直在努力修行,我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十多年没有病,也用不着吃药,省下了多少医药费、少遭多少罪啊。不仅如此,我心的容量在变大,善良、宽容、事事都先考虑他人,使我快乐轻松。一次有位同事惊叹道:“你天天这么快乐,好像没犯过愁。”

这么好的功法,只有中国大陆不让炼。作为修炼人,心里那个难过无法用语言形容。记得修炼初期,常常在上班路上,看见如同自己父母一般岁数的老人,鼻子就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现在,我的同事们的父母也都是七、八、九十岁的老年人了,同事们自己一身的病痛,还要照顾老人,精疲力竭的,真是很可怜。而我无病一身轻,从不用请病假,还好好孝敬老人。

父亲年轻时干过公安,知道共产党抓人、杀人不需要理由,不讲法律,很邪恶的。我被非法关押过,这之前没跟父亲讲过真相,出来后,一提法轮功,父亲就激烈的跟我吵,他害怕,又担心我,简直不让说。以后我尽心的照顾病重的母亲,直到母亲去世,父亲很放心了,他知道我这个女儿不会离弃他,他可以安心的依靠我这个女儿了。之后,我告诉父亲,大法师父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现在八十五岁高龄的老父亲变化很大,从不让讲大法真相到能当着他的面跟熟人朋友讲真相、劝三退,他也乐呵呵的。我也提醒着父亲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家身体一直很好,令同事们羡慕。父亲用我的身份证办个银行卡,把自己的收入放進去,说以后我和妹妹用着方便;每年父亲留下生活费,其余的钱直接以压岁钱的方式都给我和妹妹的孩子。其他的钱一分不留,我知道老人就这样安心的把自己的晚年托付给我了。

我丈夫看到我身体健康,心地善良,孝顺老人,善待他的兄弟姐妹,很支持我修炼大法。我被非法关押过三次,第一次,丈夫在国外工作,就经常看新唐人电视,《九评共产党》常常看,深知共产党的邪恶,急的要赶回来,我父母坚决不让他回来。第二次,他站在非法押我的警车前,不让他们带我走,僵持了好一会。第三次,他和一位同修赶去公安局要人,要把我带回家。当时夜幕已经降临,一群警察突然从大门处一拥而出,好几个人把同修架出去,却没有人动我丈夫,他据理力争,声音高亢,那场面很震撼。

丈夫经常出差,每次都要带上真相信(讲述法轮功真相的信件)发出去。有一次,大夏天的,天很热,忙了一上午的工作,吃过午饭,大家都赶紧回旅馆休息,他不顾疲劳炎热,四处找邮箱,把真相信寄出去,一中午没休息,下午接着工作,当天返回。第二天,同去的人除他外,全病了,请假的、吃药的、打吊瓶的、住院的,他安然无恙。

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护身符,十多年来一直随身带着,他身体也是一直很好,他的同学朋友,都是五十岁左右的人了,这毛病那毛病的,他很自豪自己有个好身体,他知道是师父护着他呢。

同事对我越来越尊重

我走入大法修炼后,处处留心为别人考虑、发生矛盾先找自己,利益上从不斤斤计较,不看重名利,工作兢兢业业。

在单位里,办公室的卫生基本上我一人承担。二零零九年上半年我们语文、英语、政治、历史共十多位老师搬進一间大教室。当时,我先去把教室打扫干净,虽然是二月天,我都满头大汗了,因为整个教学楼还没供水,清扫起来灰尘不少,满脸满头灰蒙蒙的。

每天一早来上班,我都是先把前一天大家倒下来的茶根清理干净,再去倒垃圾,两天拖一次地。因为考虑到教大科的老师们都很忙,打扫卫生我就干吧。记得有两次有两位女老师拖地,我一下想起她俩曾说过身体腰部不适,家务活都不大敢干,担心她们会因此带来病痛,所以没有犹豫马上要下拖把,把地拖完。

有一天,我们组工会组长找我说:“咱组评三八红旗手报了你和张老师,可是只给一个名额,你看是报你还是她。”我没片刻犹豫,说:“给张老师吧。”

二零一五年一月,我到了文印室,复印打字条件方便,可是我家里需要的所有文件的复印件,包括孩子需要的试题卷子,我都是在外面复印店花钱复印,不论别人如何看我,修炼法轮功后,就知道不是自己的绝不能贪占。

有一位同事,她家境很富裕,穿着很讲究,夫妻恩爱,唯一的儿子又很优秀,在美国加州读名牌大学。她属于高冷型人物,眼里揉不得沙子,很少给别人机会的。她在二零零九年上半年跟我一个办公室,我的所作所为她看在眼里,一次她跟我说:“我永远记着你说的一句话:别人好了我为他高兴啊。”从此,她和我成了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她在单位唯一的朋友。她很厌恶共产党的虚伪、狡诈、贪婪、欺骗,很痛快退出曾加入中共的团队组织。她有不舒服的时候,我问她可记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急切的说:“我念了我念了。”这几年她很顺利,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后,很顺利在美国找到工作。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学校领导不让我上课,不许晋级评优。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个领导,我给他当面多次讲过真相,他总是喊叫着,最多重复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个大傻蛋,别的一概听不進去。我也给他寄过真相信,始终无法改变他的态度,见到我都是恨恨的不理睬。最后这个领导因为绯闻,灰溜溜的提前“退居二线”了。现在同事们没几个不骂他的。

后来继任的领导也是拒绝听法轮功的真相,以前他在人前人后总说我脑子進水了。在前任领导做出对我不公的决定时,他当时是副职,也是同意的。结果几天后,下雪天他骑自行车路上摔倒了,结果脑积水,压迫神经,鼻子失去嗅觉,这报应他却不相信。后来因为我起诉江泽民,他还配合着国保大队队长把我绑架到拘留所。不久,因为单位不断有上告的,市里派纪检的来查,主要查小金库,一查一个准,结果这个后任的领导被处分,被调其他单位任职,上缴贪污款项,扣发当年精神文明奖。我们单位的精神文明奖也被撤销,等于每年每人实际收入少近两万元,关系到大家切身利益,一个个愤愤不平,“领导犯病,群众吃药”,私下里一提这后任领导就骂声不断。

其实,有一定职位的人,明白真相尤为重要,不仅自己受益,旗下所属的群体都跟着受益,相反呢则跟着遭殃。也应了一句老话:执政者不施仁政,老百姓跟着遭殃。

同事们起先不明白真相的,不少人笑话我,只因为我倒楣了,说我多傻啊!可这七、八年来,我的所作所为,同事对我由笑话变的越来越尊重。有的老师开始时不听我讲,躲开我,到后来听我讲,同意三退;有的不接受真相资料,到后来就附和我说:“就是就是”,也痛快的三退了。单位这些年前前后后退休的新進来的有一百七八十人,同意三退的近一百三十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