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一九九二年,二十来岁的我因种种原因患上了心脏病。去治疗时,医生说我患的是慢性的,只能长期服药维持,且将来结婚生育会有很大的生命危险。单位看到我的情况后解除了我的劳动合同,我失业了。

二十岁的青春年华,我每天大多在病床上度过。全家人都为我难过。一次在老家的哥哥特地来医院看我,忍不住流着泪说:“小妹,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我也是暗自伤心。

我常常辗转在各个医院、专家门诊之间。当时家里虽然经济拮据,但为了给我治病,全家都节衣缩食,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当时我在自己的床头写着:“只要你能自己走路、吃饭,你就是幸福的。”以此来鼓励自己坚强的对抗病魔。在生病期间,我看了一些基督教、周易的书,渐渐明白了自己这一切也许是命中注定的难。可是我却不甘心。

一天有个亲戚来看我说:你这样的适合找个深山庙里去静养。那天晚上我脑中生出一念:求求菩萨救救我吧!我愿用我美丽的容貌去换取一个健康的身体。于是面向西方跪拜,心里默默祈求神灵帮助。

不久到了一九九四年,我的朋友珊带来了好消息,说法轮功能祛病。好多人都治好了。法轮功师父现在正在大连办气功班,让我去试试。

我住的城市离大连有几千里之遥,这样的身体怎么敢去呀?万一……我犹豫了。次日,另一个已在炼法轮功的朋友娜,拿来大法书给我看,并鼓励我去,说机会难得。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决心去体察体察。娜说:“你去了听老师讲就行了,不要抱着太多想法和观念。别人问你干啥来了,你就说来求法来了。”我点点头,心里念着:“求法来了。”记住她的话,带着那本《法轮功》,我就上路了。

上了火车,我就开始看《法轮功》这本书。当时主要看动作那部份,发现动作并不难学,更增加了我的信心。一路辗转火车、汽车,坐了二十多个小时才到大连,竟然没有疲劳的感觉。我还没开始進讲法班,师父就一路看护我了。心里感到好神奇。一直在无神论灌输中长大的我,那亲身感受……无法解释啊!

到大连后,才知道讲法班共九天,而且已经开班三天了。我还没有票。進不去怎么办?我灵机一动,在门口举了一张“买退票”的牌子。一会有个学员问明我的情况后,就把他的票让给了我,使我顺利進入讲法班。

進去后发现座位全满了。我就坐在讲法班最后面的地上。我坐下没一会就睡着了。等师父讲完法了我也睡醒了。就这样连着几天,我一坐下不一会就睡着了,也不知道师父讲了什么内容。后来有学员看到我坐在地上老睡觉,得知我是因身体不好来的,给我换到椅子上,就舒服多了。

我发现这群炼法轮功的人真无私,素不相识的人把票让给我,把好座位让给我,我感到了来自大法修炼人的温暖,心想这些人都这样好,大法一定更好。

進班两天后,有一天晚上我就开始呕吐、拉肚子。在外面吃饭我一直特别注意,怎么会又拉又吐呢?虽然这样,我也没想到吃药、看病。拉完吐完就不难受了,就睡过去了。第二天起来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一点也不难受。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

在这之后,我就能来回步行不用再坐车去参加讲法班了。腿越来越有劲了。我还去附近的公园转了转。讲法班结束后,我已想不起自己是个有那么重的病的人了。我恢复了青春活力。师尊为我做的这一切,没要我的任何回报,却给予我人生最重要的东西――生命、健康!

后来随着学法深入,了解了生病是因为业力所致。师父为我们消业,又为我们的修炼一直看护着我们,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让我沐浴在大法的洪恩里。

讲法班结束回到家,家人们看到我的变化,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从此我开始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

重新开始工作后,我从事财务工作。供货商们来结款时,经常会给红包,我一概回绝。一次一个供货商在结清余款时,一定要让我收下红包,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也没业务往来了,不用担心。我还是拒绝了。他非常不理解,于是我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人,凡事要为别人着想。你赚钱不容易。你给了我红包,我收了,我得了这不义之财也是干了缺德事了。你给我红包也是把我往不好里推。而且这是在助长社会不良风气。大家都不这样做,社会就会越来越好。对方听了非常佩服大法。

感恩师尊慈悲救度!叩谢师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5/修大法-获新生-391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