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周立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周立华,自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因身体有病而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修心向善,身体越来越好。但是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周立华多年被当地邪党人员骚扰、迫害,2011年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多,现在全家人还都被非法监控。

以下是周立华自述多年来的遭遇。

我叫周立华,1969年2月出生。由于身体有病,1998年黄历6月28日开始修炼大法。我按照师父的《转法轮》中的要求做好人,修心向善,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但是自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那种天塌地陷的压力和各种迫害接二连三。

2000年上半年,彭州市竹瓦乡政府人员收缴我的身份证。

2000年7月20日,我去彭州市赶场,下午回来后遭到村上盘查。上午为了找我,竹瓦乡新桥村的干部们还跑到我的娘家去骚扰,搞得我的亲戚朋友们人心惶惶,严重的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于是我决定到竹瓦乡政府讲大法真相,却遭到竹瓦乡政府和610人员谢绪富、刘贵元等人用皮鞭、荆竹子暴打,跪砖头,还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等各种迫害。打得我全身上下都是伤痕,半边脸和眼睛青紫变形,眼睛充血。同时,被竹瓦乡计生办的欧祥和竹瓦乡新桥村书记刘红早辱骂。从上午九点过迫害到下午三点过,610人员梁仕富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说:如你不写,就要把你关在政府,叫家里拿800元钱来取。

2000年秋,我到竹瓦乡敬老院看望同修向新桥村村长张纪友和妇女主任张勋会讲真相,同时提出释放被非法关押在敬老院的同修,被二人告发。竹瓦乡610人员庄瑞波闯入我家中扇我耳光。

2001年4月20日是星期天,幼儿园放假(我在家办了一个小型幼儿园方便邻里乡亲的孩子),我去三邑石佛寺散真相资料,被当地村长詹小兵的妻子何贵蓉和詹小兵构陷,以及三邑政府工作人员葛明勋协同,扣下我的自行车。并叫来派出所的警察把我抓上警车,关入濛阳镇派出所。濛阳镇派出所警察胡颖超,刘兴旭抄了我的家,抢走我的大法书,炼功带,收走我的零花钱。胡颖超刑讯逼供,扇我几十个耳光,把我的脸都打木了。并且用脚踢我的脚腕处,强迫我下跪。曾军用带铁的皮带头打我,将我的双臂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骂下流话。竹瓦乡610人员庄瑞波在濛阳派出所扇我几个耳光。与此同时,我的幼儿园被迫停学。

同月21日,我被送到彭州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零三天,期间被三次提审,恐吓。我家里的亲属也被恐吓,不准前来探望。我没有生活日用品,没有换洗衣服。同时濛阳镇派出所将我的事报到成都市后,三邑乡彭州市610把我的事在彭州市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反宣传毒害老百姓。构陷我的詹小兵和其妻何桂蓉还得到奖励。

5月23日,到了濛阳派出所,警察又把我从看守所转入彭州市拘留所关押15天。在这期间我被逼迫干活,拔草。我母亲过世,娘家人要求濛阳镇派出所放我回家为母亲送葬,濛阳派出所不肯放我(自我被抓以后,本来有病的母亲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一蹶不振,身体每况愈下,在悲伤中不肯闭上眼睛,她在期望女儿回家。)

6月8日,我提出应该放我回家,姓卞的警察说等你们派出所来接。我流泪了,要求自己走。拘留所和我同室的人帮忙,说让人家走嘛,最后王姓警察动了善心,同意了。在拘留所里我认识了一个好心的大姐,她听说我的事后很同情我,临走时塞给我十块钱,我才顺利地回到了家。就这样我度过了48天的非人生活回到了家。竹瓦乡610人员庄瑞波上门勒索200元,未开发票。

2001年9月是幼儿园招生季节,竹瓦乡中心校杨修军主任和竹瓦乡管文教的人员到我家,说不允许我办幼儿园。如不听从,就叫人来把我的桌子板凳全部拖到乡政府去,从此我的幼儿园被迫关门了。

2001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贴真相资料,被竹瓦乡计生办人员欧祥恶告,由新桥村书记刘红军,妇女主任张勋会,桂花村村长孙永华协同,在上警车时孙永华狠狠地扇我两耳光,凶狠的把我推上车送到濛阳派出所,家被抄。在濛阳派出所里,警察刘兴旭强迫我盖手印。第二天早上胡颖超和刘兴旭准备将我送彭州市看守所关押,要求我上警车,我不配合。我说:“我是好人,不是罪犯,要求回家。”他们俩就硬把我拖上车。车行至濛阳镇西街围城路时,我扒开车窗,向车外行人喊“法轮大法好”,揭露迫害。刘兴旭一把把我扯过来,狠狠地扇我几耳光,强行把我用手铐铐起来,送往彭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在看守所期间,我炼功遭狱警杨丽暴打,她将我嘴巴打出血,扯我的耳朵,用穿皮鞋的脚凶狠的乱踢我的两腿两脚。我的双脚从腿到腿肚子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左脚当时就站不起来了。杨丽嘲笑说:“周立华你那么坚强,咋个就站不起来了呢?”然后杨丽就叫男犯人给我戴上刑具:脚镣、手铐,五天吃喝拉撒,睡觉都不能取。五天刑期过后,杨丽就逼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她就恐吓我说,再炼就让你坐死人椅子。一个月满了,胡颖超和刘兴旭接我回濛阳,我被迫在释放证书上签了字。

2001年12月,我从彭州看守所回家不久,竹瓦乡610人员庄瑞波等6、7个开着车子伙同新桥村书记刘红早,妇女主任张勋会等人企图绑架我到竹瓦乡政府(实为洗脑班)所谓学习,我智慧走脱,他们翻墙入室,弄坏我家门锁,在我家里翻箱倒柜找我,晚上又来我家邻里骚扰,抓不到我,他们就强迫我丈夫写“如果我上北京,就拿我家房子作抵押的保证”。

2002年元旦前夕,濛阳镇610人员罗大金等6、7个人伙同竹瓦乡新桥村书记刘洪早,妇女主任张勋会等来我家实施绑架,把我逼到楼上窗户上坐着,还叫骂“把你打死白打死,烧了就是了,反革命”之类的话。当时院子里还来了很多围观群众,他们想把门打开上楼来抓我,就不停的在楼下砸门,我坐在窗户上说:你们再砸门,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就是你们把我逼死的。他们怕出人命案,才灰溜溜的走了。

2003年,竹瓦乡新桥村村长张纪友,竹瓦乡计生办欧祥到我家要求填写我所有亲戚朋友的姓名住址,被我拒绝。

2010年10月13日下午两点过,濛阳镇610头目刘正芳,廖占华及派出所人员开着警车伙同桂桥村书记刘洪早,妇女主任张勋会,刘红军等来我家绑架我,未成功,我被迫流离失所半个多月,不敢回家。

2011年6月21晚,濛阳镇610头目刘正芳、廖占华及派出所人员开着车伙同桂桥村书记刘红早,妇女主任张勋会、刘红军等再次来我家企图绑架我,恐吓我丈夫和孩子,逼迫我丈夫不修炼的人写保证。恐吓我孩子说:“把你妈交出来。”孩子说:“我妈不在家。你以为你们当官的就可以乱整?”一下子几个膀粗腰圆的大汉就把我孩子团团围住威胁,逼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要是在你们家搜出几张法轮功资料,就把你拿去劳改。”并且还执意砸门上楼搜查。幸遇善良的邻里帮忙解围,他们才悻悻离去。没有抓住我,他们不死心,桂桥村书记刘红早放出话说:“只要见到周立华就抓,不问理由。”同时还扣发我家孩子2011年升大学的奖学金600多元,我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多。

2017年,邪党“敲门”行动中,濛阳派出所和桂桥村不法人员四次到我家骚扰。一直到现在我们全家都是被监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