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拘留的那十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二零一四年四月中旬,我与同修配合家属去监狱接同修出狱时,共四名同修被绑架。我不配合邪恶,不说姓名、家庭住址,警察以“无名氏”非法拘留我十天。当天晚上九点多,被关进拘留所。

当时我心情沮丧,怎么被关到这里了?这也不是我呆的地方呀!当静下心来向内找时,找到了是人心带动下对情、对物品的执著,才造成没有足够的正念解体迫害

当时被绑架到派出所,我头脑里想的不是怎样否定迫害、解体迫害,而是女儿要会亲家,男方家长车票都买好了,我不在家,怎么办?这一念不就是承认迫害了吗?有一个机会,我正念足,完全能走脱,可我却因为手拎包(我特别喜欢那个包)带不走而放弃了。

我想起师尊的法: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向内找,我找到了许多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执着自我的心、证实自我的心、觉的自己修的好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自以为是的心、急躁心和埋怨心、特别是干事心等等,不符合大法心性标准的各种执着心,没有注重在小事上修,被旧势力抓到了借口,导致了这次迫害。在与同修交流中,我发现每个人的修炼状态都不一样,在法上认识的也不同,深感师父度我们的艰辛。

当我的心态稳定下来之后,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们大法弟子也不承认这场迫害,十天拘留我一天都不承认。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得按照大法的标准做好人;在哪都得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把坏事变成好事。那我就利用这机会静下心来好好整理一下这些年来自己的修炼状态,尤其这次被绑架的原因,在黑窝内近距离清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们四位同修和前五天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三位同修(她们是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正好和我们一天到期)共七人,当天晚上我们开始就形成了一个整体。拘留所每天晚上九点熄灯休息(因为一有法轮功学员,警察就安排常人轮流值班,两小时一换班,监室里有石英钟)。我们请她们在午夜二十三点五十,叫醒我们发正念,早晨三点五十,叫醒我们炼功,我们七人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炼动功时,炕上站四人,地上站三人,心里数数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和炼静功时,由一同修负责看表,随时提醒变换动作(考虑不能影响常人睡觉,所以我们动作轻,说话声音小);炼静功时我们都坐在炕上。

五套功法炼完,集体发早六点钟全球正念,这时起床时间也到了,我们开始整理床铺,收拾卫生,打扫卫生间的活几乎都是我们包了。吃完早饭后,我们集体交流向内找、背法。每个整点发正念,清除邪恶。

说句心里话:这么多年来每天忙碌着,还没有做到全天候每个整点发正念解体邪恶呢!那就好好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清除拘留所、看守所(两个黑窝距离五十米)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放下了执着女儿会亲家的心,没有了要做的其它事情,精力专注,所以我感觉在黑窝里近距离发正念,思想特别的静,没有一丝杂念,能量场特别强。

我们跟那些犯人讲真相劝三退,讲大法修炼的美好,修炼中的神奇故事,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相处的比较融洽。

下面讲几件在拘留所期间经历的事情:

(一)同我们关在一起的常人有卖淫的,打仗的,谈论的话题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我们一发正念,邪恶就控制她们说话声音大,影响我们入静。我就跟她们商量说:“我们是炼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是无辜被迫害关到这来的,咱们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份,我们互相关照点,你看,你们晚上看电视时我们不看,怕影响你们,我们都说话声音放低,那我们发正念时,请你们说话也小声点,因为我们需要静。”她们说:“行。”后来,当我们一盤腿做双手结印动作时,她们就不说话或压低声音说话。

我们住的那个监室,窗户那边,外边是个空地,与隔壁监室之间能喊话,警察听不着。犯人用线裤绑紧裤腿,装东西,隔着铁栅栏互相甩来甩去的传递物品。有一天早晨六点钟发正念,隔壁监室的男犯人就要和我们这室的人喊话,一个女孩子告诉那边说:“不行,再等十分钟,奶奶们炼功呢。”

(二) 有一天早上,在她们隔着窗喊话时,我听见那边的男犯人说法轮大法如何……我就走过去跟那女孩说:“来,阿姨和他说两句。”我问对方多大年龄,他说:“二十多岁。”我说:“那你还没有我女儿大呢,叫你一声孩子可以吗?”我就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他回家后遇到法轮功真相传单一定要看,那上面有翻墙软件,突破网络看真实情况,不被谎言欺骗,给自己生命选择美好未来。

中午时她们又互相喊话,说完后,那个女孩来到我面前说:“阿姨,早上和你说话那个人让我替他向你道歉,他说他早上心情不好,说了不该说的话,请你原谅。”我说:“他明白真相就好。”一个生命觉醒了,我很欣慰。

(三)有一天晚上监室里的灯坏了,一个男警察领着几个男犯人来修理,他看着我们,用蔑视的口气、咬着小字眼说:“法轮”。我笑着对他说:“听你说话的口气,你对法轮功有误解,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修炼真、善、忍,是修炼人,你不能那么样称呼我们。”他没说什么就出去了,后来他有事来过监室几回,看看我们什么也不说了。

刚進拘留所,第一天早上开饭,玉米发糕和萝卜汤外加萝卜咸菜,汤里边手指盖大的萝卜没有几块。我们都让常人先打,等到我们打时就没有汤了(我们是送饭最后一个屋)。送饭的是俩个中年妇女,推车回去后又回来了,几乎就是水,而且不是热的,看不到萝卜块,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而且态度非常不好,她们受谎言蒙骗,对法轮功有仇恨心理。

我想她们这样做对她们自己不好,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决定她们的未来呀!从救度的角度,得归正她。就在狱警到我们屋来的时候向她反映了,狱警说:“就是汤。”我说:“我知道是汤,那第一天汤不够我理解,是增加人了。可好几天了都是这样,就不应该了,我们不想吃这里的饭菜,我们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没犯法,我们是无辜被关在这里,她们这样歧视对待我们是对她们不好呀!”

中午开饭时,汤里的萝卜块儿多多了,都打完饭后,汤还剩了,她们俩的态度也好了,临走时,还口气温和的问:“还有没有要打的了?”

(四)监室里有个吃摇头丸的女孩,人长的挺漂亮,心也挺善良,她穿一件黑色长袖衫,背后图案是一个黑色大骷髅头,下方两个白色干骨棒,前身和两个袖子都有。我跟她讲穿这种图案的衣服对自己不好,讲了那个图案代表的是死亡,那不就是个死人脑瓜骨吗,你看到的是人画上去的图案,可它在另外空间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它是鬼魂、死尸。要把真的给你背在身上,你肯定不能要,现在人的道德观念都变异了,把这么肮脏丑陋的东西都当成美了。她就静静的听,没说什么,不一会就换衣服了。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一个女孩拿玉米饼隔着铁栅栏往鱼塘里扔,喂鱼,我也去看鱼,发现鱼塘岸边的树上挂着一件黑色衣服,我脱口便说:那树上有一件衣服。那个女孩朝曾穿带骷髅头衣服的女孩瞅了一眼后说:“你说她衣服图案不好,她扔了。”

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我们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美,那些衣服上的狐狸、狼、骷髅头等动物和丑陋的人体形象图案,就是附在人身上的动物附体,它控制人没有善念,不接受善的信息,也阻碍他们听真相得救。这些年来,我看见这种情况都给他(她)讲。挂毛魔头像的有的当时就取下来,有的说谢谢!

在拘留所里,我们不穿号服,负责这个监室的女狱警说不穿不能放风,我们说,我们不放风,她也不为难我们,从她说话和做事的态度看的出她很同情我们,也很敬佩我们。有一次她对我说:“你们法轮功(学员)一拨又一拨的,就你们这拨。”我当时没完全明白她话的意思,以为是指我们这拨都是年纪比较大的(六十以上),而且穿戴都比较得体、整洁。

后来和我走的比较近的同修遭迫害,非法关進拘留所十五天,回来后,我问她在拘留所里边集体炼功不,她说:“有炼有不炼的,有怕心不敢炼,炼功就被戴手铐,不穿拘留所的衣服也给戴手铐。”

啊!我反应过来了,原来女狱警说的“就你们这拨”,是说我们七人在拘留所这个邪恶的环境下每天坚持炼功、背法、发正念,形成了一个整体。

非法拘留期满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中午没有饭,拘留所正常是下午两点放人。所以我就在早上最后一个打饭,同两位送饭的人说:“我们今天就回家了,能吃你俩做的饭也是缘份,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请你们了解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看着我笑着说:“回家好啊”,另一个马上脸就沉下来了。这不同的表现也是不同的选择吧!

拘留所里到处都有监视器,监室里都有,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中。可我们没有被表面的环境限制,堂堂正正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按照师尊的教导,在哪里都得让人说你是个好人。十天里,没有人来阻止、干扰我们所做的一切。有一天吃完晚饭,我们在室内地上互相纠正炼功动作,说话声音大了,一个值班警察打开铁门中的小窗口轻声对我们说:“你们小声点。”我们说:“对不起”。

警察的这个善举,说明在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国内国外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讲真相,谎言一个个被揭穿,世人在觉醒,加上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之场解体了人们思想中不好的东西,监视器那面的工作人员这些年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看到了这个修炼“真、善、忍”的群体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群人,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的这样环境下还能乐观、向上、祥和、坚韧的捍卫着自己的崇高信仰。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在非法拘留的那十天,我们七名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整体,没有怕心,没有恐惧心理,堂堂正正的做了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师尊说:“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在非法拘留的那十天,我真正的体悟到师尊讲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的背后内涵。将坏事变成了好事,心性得到了升华,意志得到了锤炼。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