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正法修炼路 勇猛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

一、有幸得法,不忘师恩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中旬,广州的气候特别晴朗,舒适美好,我接到姐姐电话说:法轮功师父要来广州办班,要我帮她买十一张票。

丈夫骑摩托车带我找到广州气功协会,当时门口摆了两张台,一边是法轮功,一边是其它功,没有宣传广告,我两边都看了一下,问哪个功好啊?有人说都差不多。我帮姐姐买了法轮功的票并给自己也买了一张。那段时间我感觉精神特爽,心情愉悦。

十二月二十一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师父在广州体育馆传授大法,可这天学校要校庆,不允许任何人请假,否则,八千元奖金就不给,还要亲自领。我和姐姐说了此事,姐说,你自己看着办,看你舍不舍得这个钱。要不去就把票给她,大把的人要。婆婆也说和我轮流去听。我有些为难。

在开班前,我去体育馆察看了一下,一去到那里,从天桥往下一看,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身着深色朴素衣服的人群,听说这些人都是从很远地方赶来的,没地方住,就在体育馆内打地铺住的。我很感动!这法这么好哇,不能错过了这机缘。

结果,那天校庆露天演出突然下大雨,没法進行,我又找校长请假,他坚决不批,我很着急,这时有人点了我一句:想做的事就去做。我好象一下醒了,这个我不要了,毅然走出了校门。第二天同事告知,下午也没法進行,都散摊子领钱去了。这是师父在考验我,也帮了我。

记得那段时间,广州街上到处都有其它气功开班的,在师父办班的同时,天河体育馆也在办一个班,人也很多,这正象师父说的:“就看你進哪个门。”[1]

我的胃一直不好,一年要犯几次胃病。第一天上课,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不停的排气,感觉气通畅了,很舒服。下课后红光满面,精神爽,同去的人说我做了好事,帮她们买了票。回家走路轻飘飘的,晚上睡觉热得不行,十二月的冬天,衣服也穿不住。被子也盖不住,平时丈夫喜欢吐痰,可那几天他不吐了,我却浓痰一堆堆的吐,胃病好了,早上起来摸东西都有触电的感觉,前额象有东西。两次看《法轮功》书时发现书里的字动了起来,在书前放出五颜六色象彩虹一样的光环,我真高兴,这真是一本宝书啊,我决定抄书了。

修了大法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觉的真是三生有幸,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二、返本归真,助师正法

我记得第一次去公园找法轮功炼功点见前面一个老太太手提录音机,走近一问就是去法轮功炼功点的,还是个辅导员,我立即帮她提。不久她不来了,后来我接替了她的义务辅导员工作。

当了辅导员,我天天要更早一些去炼功点挂“法轮功简介”、放录音、教功、组织学法、建家庭学法小组、建炼功点,有时晚上还要参加各小组的学法,还要上班,但觉的一点不累,很充实。那时孩子还小,有时顾不过来,经常晚上把他一人放在家里,很晚才回,有时带他去,在那做作业。丈夫总是埋怨说:你只有付出没有回报,而他却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他哪里知道我们修炼人的心。我想为了洪扬大法,为了有缘人能得救,为了大家我愿意付出。

师父教导我们,用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要求自己,修心性,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在炼功点,有人要给我红包我不要,在学校里也受到学生一致的好评,被评为先進教师。那时社会风气很差,招生收红包是常态。修炼之前我也跟着拿,学功以后我再也不拿了,以前拿的都想办法退或邮寄回去,退不了的就捐款。有时当着书记、党员、干部的面拿了过后又想办法送回去。一个家长后来给我写了一封感谢信,还亲自带女儿上门拜谢,说现在这样的老师太少了。在一次市里组织的大型学法交流会上,我讲了我的修炼心得。后来一个同事告诉我,她的一个熟人就是听了我那次的发言,觉的这个学校有这么好的老师,最后让孩子报考了我校。

修炼二十多年了,我没有要学校一分钱医疗费,那时,每年公布教师医疗费,我都是排在最后一名,零纪录。我教的学生有些也学法炼功了。

我庆幸自己得了大法,不然我都不知道我会下滑成什么样的人,是大法改变了我,使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三、反迫害,救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我两次進京,第二次上访时被抓,学校给我开除留用察看一年的处份。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下,学校不让我上课,天天还要坐班打杂,工资每月只有五百多元。广州生活费用高,丈夫那时工作也没了,还受到其它一些经济上的冲击。后来儿子又去了英国读书,每月我要付给他两千多元的生活费,压力很大,私人学生几乎都害怕不来学了。

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我决定开辟一个平台,利用休息日去琴行上课。那时年纪较大、有资历的老师都不去琴行上课,收入少,又要提成,没面子。我放下名利,只要能接触到世人可以讲真相结缘,每收一个学生,我都要讲,有些明真相后都做了三退。街道、单位曾怕我再次上访,街道天天叫“的士”送我上班,还要校长签名,下午下班又由学校用专车送我到家门口,然后由十二个人轮流看守我。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一年,我九次被非法关押,進过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监狱等。经历过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判刑。在洗脑班逼我转化,铁棍打、铁椅砸等,但这些都没有泯灭我这颗修炼的心。

在师父慈悲看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为了讲真相救世人,我开始学电脑、学打印、学刻碟、做资料,并大量的发资料,贴不干胶,用手机讲真相、发彩信。邮寄真相信,做护身符,面对面讲真相,用真相币等。只要能救人,讲真相不拘一格,根据自己的环境条件,选择的去做,但家人很为我担心,说只要不出去搞,就不会被抓。儿子曾用自杀来威胁我,丈夫也用离婚来阻止我。自己也出现过严重的病业状态等,但这些都没有动了我的心。师父把这么好的大法捧给我们了,为了救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广传真相,救众生,兑现誓约,完成我们的神圣使命。

这几年,我以面对面讲真相为主了,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心性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暴露出了很多执着心,如害怕心、嫉妒心等,发现了就去掉它。讲真相中、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有特务、保安、人大代表、孔子后代等等,不分美丑,残疾,不分男女老少,记住师父的话,“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2]。

有一次,在公园看见椅子上坐有一人,我走近想跟他讲,一看这人脸很吓人,长满了癣,还有些脓疱,我犹豫了一下,但马上想不要有分别心,就主动关心他和他讲真相,结果他还很接受,一起聊了很久,还送了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书并做了三退。我想如果有分别心嫌弃他,他就失去被救度机会了。

我每天早上四点多炼前四套功一个半小时(抱轮一小时),学完一讲法就出去讲真相救世人,下午背法,有时间再学一讲或看各地讲法,晚上炼两小时静功,有时学法不够就少炼一些,再上网看明慧。现在已背了七遍《转法轮》,《洪吟》、《洪吟二》、《洪吟三》等。

我深切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才能讲好真相,退的人也多一些,有时几句话就能把人劝退了。还有救人的心要强,要有强烈的愿望才行,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形成一个习惯,师父就会给你安排有缘的人来听真相得救。如有时只退了三个,我想不行,退的太少了,再多退几个,那就能多退几个;有一次突然下雨了,一个也没退上,同修有事要回去,我想不能空着手回去呀!继续寻找有缘人劝退,结果还退了七个。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现在我天天出去讲,风雨无阻,世人都在等着得救,要尽自己的能力多救人,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现在一周能退几十人,有时能退七十几人,今年过大年前后退了一百多人。

我真切的感到善的力量是强大的,善心出来了,看谁都亲,就愿意讲了,而且亲和力好,自然大方,使对方觉的你可亲可敬,也容易接受了,经常有人说:今天遇到贵人了,你很善良,身体好,精神好,谢谢等。还碰到一个要给我磕头的。

但也遇到很多不愿接受的,还有要举报的。我不蔑视他们,有的还送他一句:“你可能缘份还没到,希望下次再有人给你讲,一定不要错过了机缘。”

我觉的自己还做得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要救的众生还很多,比起其他同修还有很大差距,还有很多人的观念及迫害的阴影,都要彻底清除。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正念正行的在师父指引的最后走向通往圆满的路上,勇猛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