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天津梨园头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汉沽法轮功学员白双成,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因与同修对群众发放法轮功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非法抓捕,后来被非法判刑,被关入天津第一监狱(梨园头)迫害。以下是他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一九八四年,我进入天津化工厂工作,是一名普通工人。我因为修炼大法受到无端迫害、被中共判刑,于二零零四年被工厂开除公职。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我与同修广涛在我俩对群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非法抓捕。八月十七日,我和于广涛被关入汉沽看守所,邪党网罗罪名将我俩非法判刑,关入天津第一监狱(梨园头)迫害。

在被关押期间,我们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在此我揭露看守所和监狱的部份迫害手段及相关人员。

张学生,在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时为汉沽看守所副所长,具体年龄、警号及其它信息无法获取,他的名字就叫“张学生”,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八月十五日左右的时间段,给法轮功学员王增成(已于二零零三年被天津劳教所迫害致死)强行戴四十八斤重的脚镣和背捧。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捧子是一种非常残忍的刑具,是用钢筋做成两个环儿,卡在两手腕上,然后从中间再插入一根钢筋,在钢筋下面有小孔可以上锁,类似于手铐,不同之处在于上手铐后两手之间尚有十几公分的活动空间,而戴上捧子之后两手腕紧贴在一起,没有任何移动余地,戴在身体前面的叫前捧,戴在身后的叫背捧)。据说看守所有规定,戴背捧的极限时间是六小时,而王增成被强迫戴了三十多天,戴上后什么都干不了,大小便都需要别人帮助,非常痛苦。王增成被戴上双戒具重刑迫害的原因仅仅是因其在看守所内盘腿打坐炼功!

天津第一监狱(梨园头)是一所接收重刑犯的监狱,很多法轮功学员也被强行非法关押在这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诬陷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定罪。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若干个刑事犯包夹,被强迫参加高强度劳动,喝水、大小便的次数都被严格限制,每星期必须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表明认罪态度。学员之间永远不许说话,每天早晨必须按时收看各种诋毁法轮功的视频及各种所谓的爱国教育片,每天晚上必须收看殃视的“新闻联播”,强迫写下放弃修炼的、决裂大法的各种保证。

在这所监狱因为有家属探视的原因,所以他们用刑都很隐蔽、阴损,从表面上看不到伤。比如,罚站,从早上七点多开始站,一直站到晚上,必须站直不许动一点,稍微一动就会引来拳打脚踢,一天下来人就走不了路了,膝盖不能打弯,只能僵直着往前蹭着走,特别是这些学员大部份之前都在看守所已经关押一年左右了,身体普遍都很虚弱,只能缓缓而行,此时警察还会嘲笑你不会走路,有的学员甚至被迫连续站了四十多天,身体受到极大伤害。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还有一种常用的刑罚就是坐小板凳,小板凳只有五厘米高、五厘米宽、十厘米长,人坐上去一天臀部就烂了,晚上都得趴着睡觉,刚结上薄薄的痂,第二天强迫继续坐,不一会结痂处就血肉模糊了,一直坐下去循环往复,臀部总是烂的不能恢复。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的,其它迫害手段也都是很残忍的。

一般监狱里都设有“驻检”,即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按规定服刑人员有向其反映监狱违法行为的权利,可是邪党的法律形同虚设,其机构蛇鼠一窝,何谈互相监督,连刑事犯的正当权益都不能保障,更不要说这些部门同属政法委管辖,对法轮功一概执行江鬼下达的灭绝政策,根本不会调查其内部犯罪情况,法轮功学员李文曾多次向驻检反映狱警虐待法轮功学员和学员的具体事实,每次都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音。

监狱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樊亚胜、杨波、刘云岭、朱某某、步某某,具体警号无法查找,这些警察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间在梨园头监狱任职。

二零零五年,我和于广涛先后离开梨园头监狱,但是汉沽“国保”警察和社区、居委会经常骚扰,同时还到我们家属所在的单位无理纠缠,给我们正常生活造成极大影响和不便。

参与骚扰的警察有:张金财、张广和、崔可明、马某某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