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乡村老医生周再田惨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行医五十一年的乡村医生周再田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至少十五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曾于三次被绑入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二十多种酷刑折磨、毒打致耳聋。

以下是周再田医生自述他所遭到的迫害事实:

我叫周再田,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诸葛店村人,是一名农村医师,行医五十一年。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通过修炼不断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解开了我人生临床实践中的两百多个谜团,对一百多病人做了细致的调查研究,法轮大法对强身健体、疑难杂症、顽疾确有神效,很多在现代科学面前束手无策的疾病通过修炼痊愈了,身心道德回升。

修炼法轮功后,我戒掉了三十多年的烟酒和十五年的赌博,摘掉了戴了三十年的眼镜,现在比小米粒小的字全能清楚看到。刚修炼时间不长,师父就给我消病业,一天一夜二十一次水泻和三次呕吐,我没吃一片药、打针和输液,这么严重的大量水泻从医学角度讲如不输液住院治疗早就脱水休克了,可我该吃吃该喝喝,工作没耽误,很快过去了。此外,慢性牙周脓肿、慢性胃病等几种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

通过不断的学法,一步步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我认定了法轮大法是科学,真正伟大的科学,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虽然这条路在邪党的打压迫害后,充满坎坷和荆棘,但这是一条生命的希望之路,我认准这条路,义无反顾!

在二十年的风雨坎坷中,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不止十五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留、监视居住、关洗脑班、三年半冤狱,进牢中牢、狱中狱两次迫害,遭受二十多种酷刑折磨,身心留下了遭受酷刑迫害的阴影和致残(耳聋)。我始终坚信二十年来我走的修炼路是正的,唤醒良知。讲真相救众生,这是一条返本归真之路。

一、610:“看到家整不死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为我师父讨回公道,在天安门前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被警察非法抓捕,推搡到车中,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大铁笼子里。

燕郊当地的政法委书记张子华和610人员崔晓燕非法把我从北京劫回,崔晓燕恶狠狠地说:“到家看整不死你。”我说:“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她说:“你上天安门就是错的。”我反问他们:“你们没去过吗?我只不过比你们多喊了一句真善忍好。你们为什么怕真善忍呢?自古就邪不压正啊!”张子华他们哑口无言,语塞说:“上边让这么干,我是执行命令,以后你们法轮功平反了,我再听你们讲法。”回来后,把我关在镇政府的大会议室里,几十个特警看守我们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后来十三人被关在看守所内吊打、 铐刑,其中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是在燕郊轧钢厂办的,把我列为“黑一号”,由镇党委书记李某某负责。镇政法委书记、综治办及派出所警察很多人监管。我给他们多人讲大法的真相,对镇党委书记李某某讲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他明白了真相,走时握着我的手说:“我听到了我从来没听到的话,你说的可能是真实的,让时间和实践来证明一切吧。”后来听说他改变了对法轮功的态度。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由派出所所长田曙光带队,十二个警察及610人员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市公安局副局长610头子刘富强说:“你们炼法轮功的还想要人权,送你上监狱,你就不要人权了。”后用拳头敲了我两下头。在洗脑班四十八小时不让睡觉,他们找来的九个帮教(帮凶)轮番上阵,五小时一轮换,强行给洗脑,让放弃信仰,他们还酷刑体罚,让我抱头站立、抱头蹲着、恐吓、打嘴巴、辱骂。五人还强行把着我的手在他们已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我不签,一连撕毁了三次他们写好的保证书。这样我被折磨了十四天至九月二十五日。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地区三名同修马维山、 张德利、 白艳霞无故被抓。我听说后,连夜赶写了十三页给镇政府、610的真相信,在送信时被两个恶徒打倒在地,并说:“你也想去三河看守所找那三个人呀!你还炼不炼了?”对我拳打脚踢半个多小时。摩托车被打坏了,手机被打坏了,头盔也给扔了。我回家之后三天都没起来床。

二零零四年,一周内就骚扰我四次,有一天就来了两次,还给我做笔录。

二、所受的几种酷刑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本地国保非法抓捕了十来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走了几汽车机器材料和半成品书《九评共产党》。同修一家五口人全被抓(小孙子才两岁),儿子(没修炼)被毒打致残,据称因承受不住酷刑,供出了我。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正月十五),我被燕郊公安分局中队长李连娣带队非法抓捕。

在公安局审问我时,我的八百元钱被扣押,但现在也没给我。我行医了二十多年营业执照被无故吊销,造成了几十万的经济损失。我棉衣里的二百元钱和一个二百多元的剃须刀也让警察给偷走了。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四个月,和在监狱两年里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迫害。如:浇凉水、坐板(两臀部全坐烂了,几小时不许动)、蹲墙根、长时间面墙站、不让睡觉(一次竟达七十二小时,并每五分钟用脚踩一下头)、做奴工、强制写思想汇报、强制洗脑、憋尿、暴晒、冷冻、打耳光(打得耳膜穿孔致残)、关小号、在小号内挨饿 ,让几百个蚊子叮咬,不许拍,水泥地上泼了水在地上拖,不让洗漱,群殴,铐铁椅子上刑讯逼供,太多太多了,这里不一一列举。在几个月的非人折磨后,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手脚麻木,头发白了,牙掉了三颗,长疥疮、长虱子,犯眩晕症,根本没人管;我的体重由一百二十六斤下降至八十四斤,因我不断地和犯人讲真相劝三退,十四个月调了十二个监室。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警察授意暗示在押人员,让牢头“好好照顾”我,一边放着纸和笔一边还问炼不炼?签不炼的保证书马上没事,我坚定的说:“炼!”下面是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所受其中几种酷刑的演示:

酷刑一:“打山羊板”,恶人用硬红塑料底的新鞋打嘴巴,狠劲打,一边打几十下,后换手再抽打另一边脸部,第二天我的脸肿起,连眼都封了起来,只有一条缝,连最熟悉的人老周也认不出我来了,脸青紫,口角流血,脸肿起有一二厘米厚,头晕、恶心欲吐、胸闷胸痛,全身浮肿、迷糊。

酷刑二:用塑料袋突然捂住我的脑袋后边拧紧系上,不透气一会就窒息,憋的出不来气,身边有四个人按住让我动弹不得,由于缺氧差点就窒息了。当时我心中守住一念,念正法口诀,拼命挣扎把塑料袋抓破才得以呼吸。他们用塑料袋这种办法迫害我两次。第二天,我把证据交给恶警,让他们验上边的指纹,找出凶手,他告诉我没法验,验不了,因为就是这个警察暗示牢头好好“照顾”我的。

酷刑三:把脏水装满刷池,在监舍内一个方形的池子,几个人把我人提起来、把头强行按入水中,看着人不行了提拉出来喘口气,再次按入水中多次,那就叫生不如死吧! 那时体重从入狱一百二十六斤只剩下八十四斤。

酷刑四:几个人拳打脚踢,“敲核桃”就是行恶者手握着拳头,用手背骨头敲打头顶,头顶里被打的嗡嗡响,几天后都头顶疼,在泼满水的水泥地上来回拖,在警察的暗示下,十几个人对我实施了摁、踢、踹、打、拖等手段迫害我好几个小时。

酷刑五:限制大小便,大便时由一个人快速数数一至一百,一分钟左右必须离开卫生间,大便不给手纸,自己买的也不许用。还有几十种迫害。那次整整折磨我十八小时使得我头发白了,牙齿缺了三颗,肆意虐待,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役活,精神上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

还有好几种迫害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述说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我被诬判三年,遭非法庭审时我没有律师,也没通过家人请律师,就自己写了两篇无罪辩护的申诉状。在回去时,同车的警察悄悄说:“你写的申诉状太好了,佩服、佩服。”我在法庭上宣读诉状时,法官三次敲槌不让我读,可见中共对大法的迫害是多么的心虚。后来在回监舍时已上车了,审判长派人把诉状要了过去。

三、在监狱遭受的折磨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我被劫持到在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尖坨子南堡盐场的冀东监狱,被非法关押冀东监狱二支队、七大队、十中队。在去唐山前几天,被戴着手铐脚镣送到河北保定监狱,因是炼法轮功的监狱不收,又被拉了回来,来去八百里地一天没给饭吃。

到冀东监狱后,我直接被送到严管队,关进禁闭室,在不足三平方米的小屋内密不透风,只有一个小窗户,还一直关着,只有在吃饭时往里送点菜、馒头窝头才打开。屋里温度高达四十多度—五十度,正值三伏天,外边三十八度左右,限制饮水,不让洗澡,晚上几百只蚊子轮番进攻。打都不让打,说这是专门养的。早上身上都是红包。六个包夹分三班倒,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国多地大地震,大水灾不断,我把“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交给中队长。信的内容就是阐明法轮功受迫害九年的实际情况,迫害政策是错误的,天灾人祸的根源是人们不信神佛,如不改变现行政策以后将有更大的灾难;希望政府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主要是劝善。在我把两页信交上去之后,二十六日晚上就把我所有的纸笔、日记等等全部没收,并派了多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不许说话。七月二十七日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下了几个小时,次日很多地方都有一尺深积水。

七月二十八日,又把我送去严管队,第二次关入小号。小号是长二米,宽一点五米,是牢中牢、狱中狱,里面没有床铺只有一垫子。三伏天太阳西照,屋内通风只有一个20x30cm的小窗口,平时关着,只有给送一个小馒头和半杯水时才打开,没有菜,当时正是酷暑,室内温度高达五十多度。强制给我戴背铐、手铐、面墙站着,一天站十六小时,要是你蹲下或坐下,包夹马上就破口大骂、拳打脚踢。因是背铐,没法擦汗,约二个小时汗水就把下面的垫子浸透了二尺左右的一片,衣服全都湿透了。

二十八日“提审”,教育科的陈开(河北省冀东教育科的副科长,专门迫害法轮功)连续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他体重约一百八十多斤,他一耳光打下去,就把我打转三圈、摔一个跟头,再让爬起来,因我那时身体已经被迫害的很虚弱了。他把他的眼镜都打掉了,可见用力有多大。边上两个包夹也一起打。这次毒打造成了我耳膜穿孔、耳聋,至今也没恢复,凶手就是陈开。把脸打肿了,嘴出血了,身上也青了,包夹一拳打在我的左胸上,当时我就倒在地上,呼吸困难,半天才喘过来一口气。

干渴不给水喝也是一种酷刑之一,比暴打酷刑还难忍。我开始绝食反迫害,开始几天他们不给一口水喝。严管队长告诉我:“你再绝食,明天就给你灌食,一下让你喝饱,一袋奶粉给你灌下去,要你三百元钱,你放心,让你饿不死,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以前就听说四中队的一个同修绝食一年半了,每天被灌食,每天有六个包夹看着,失去一切自由,我想要那样,我什么都干不了,也没法讲真相了,我就结束了绝食。以后又有两次提审,他们说:“你还写信,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呢?把你当人你是人,不把你当人你就不是人。还要人权,给你人权……”接着又是一顿暴打。折磨了一个小时,又送回小号,在小号吃饭,一顿给一个小馒头,没有一点菜。吃馒头给小半杯水,一天半斤水左右,馒头实在无法咽下去,几天没有大小便,三天后尿了50c 黑褐色小便,在上厕所时在厕所内的水缸(冲厕所用的脏水)中喝了一次水饱。

我被关了十六天小号,经受了十几种酷刑折磨,体重减了二十多斤,十七天不让洗漱、洗澡。后来走军姿时稍不合格就被恶警用木条打头部,我不能吃辣椒,被罚吃小红辣椒,恶警在边上取乐,在太阳下暴嗮。出严管队之后,一年时间不让我打电话、写信,也不给外邮。九个人包夹,开全队大会,让我做检讨,会前用大电棍狠电两个犯人,冒出喇喇的蓝光。那我也没丝毫的畏惧,智慧的讲了大法真相,让不少犯人明白了真相。后来百十人在大厅看电视,一个犯人举着胳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亲人遭受的迫害

出狱后,营业执照被吊销了,没有了生活来源。在二零一一年十月把我绑架去洗脑班时,答应给我恢复执照,骗我写了保证书等四书,回来后又不承认了,又被欺骗一次,这多半辈子被共产党欺骗了无数次。出狱后我才得知在绑架我那天下午,这几个警察把我的住宅翻的乱七八糟,把我儿子周兴华(没修炼)的电脑及一些物品装车上也拉走了,半年后才让拉回去。后来又有多次抄家。

我老母亲那年八十一岁,本来身体特别健康,从没见过这阵势,从那次惊吓出了毛病,患了老年痴呆。由于白天晚上思念我,一年后就去世了,到死也在念叨我,也没见到。

我的亲叔是一位退休教师,六十岁,他患器官移位,心脏在右侧,和正常人正相反,在我被非法抓捕后三个月突发心脏病。以前发作过两次,我给他诊治抢救很快就好了。可那次发病,换了医生,因我叔叔生理特殊,医生不了解其心脏具体位置,不了解病情,在左侧听心音听不到,以为死了,造成误诊,耽误了抢救的宝贵时间,不幸去世。

我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出狱后,给我叔办忌日,婶妈还哭着跟我说,特别后悔,你要是在家给抢救,你叔叔死不了。头天晚上你叔叔还好好的,还念叨再田怎么还不回来呀?炼法轮功做好人都不让,妨碍谁了?

迫害对我爱人、孩子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我爱人至今还在听信中共电视上的谎言,害怕我会杀她。可见中共的谎言是多么恶毒,制造家庭矛盾,逼迫孩子、夫妻反目成仇,全是文革那一套。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又几次到我家来骚扰,两次想抓捕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上午八点左右,我正在诊所内给满屋子的病人看病,突然外边开来三辆警车,二十多名燕郊镇邪党人员及燕郊公安分局恶警闯入诊所,四人将我强行抬走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非法关押了四十天才放回。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因讲真相被恶人诬告,被燕郊西城派出所绑架。那天正好抄走了我写的几页纸的受迫害的文章,派出所所长跟我说:“ 我看了三遍写的不错。”后来心平气和的和我谈了半个小时,两小时后放回。

二零一四年又一次抄家绑架未遂。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二十五日二十八日又欲绑架我、骚扰、抄家各一次,国保中队长李伟带队。

这十年每到中共两会期间都来人骚扰;每到敏感日都有几个派出所的人监视、骚扰,那就是家常便饭一样。中共这些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逮捕或非法判刑给法轮功定的一条罪就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殊不知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信奉的是被西方社会认为恐怖主义的马列主义,一百年来,一直在破坏着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道德,把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破坏殆尽。这二十年来,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了法轮功,现在是清算他们罪恶的时候了!


陈开:河北冀东监狱二支队教育科副科长,专门迫害法轮功,通讯地址:河北唐山丰南区2002信箱,13分箱,二支队。邮编:0633057
赵震 综治办主任 河北三河燕郊开发区 0316-3350090,13603161856
国保大队长:石连东 0316-3115636、13832669588
副大队长(主抓法轮功)贾治学3226297、3212291、13931603291
市610头目国立臣 办:3175808、宅:3132359,13603260114
北城派出所(燕顺路派出所)13903265355
副所长:张建文:13785591152
李伟:负责人燕郊国保事务、15903163579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