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江苏省公安厅厅长王立科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明慧网收到大陆民众举报现任江苏省省长助理、江苏省公安厅厅长,曾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任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王立科。

一、王立科个人经历、背景情况的简介:

王立科(Wang,Like),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生,满族,山东蓬莱人,现任江苏省省长助理、江苏省公安厅厅长。他曾任北宁市公安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零年四月任大连市副市长并兼任公安局长。二零一三年三月才调到江苏省任职。

二、王立科在辽宁省大连市任职期间的恶行概述

从二零零九年九月到二零一二年九月,王立科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到任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同年十二月任局长,他亲自组织、指挥参与了对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的从非法监控、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洗脑等系统的、灭绝人性的迫害。

他分管的大连市公安局的警察疯狂的绑架法轮功学员、抄家、跟踪、电话监听等等。大连市看守所、大连市公安局戒毒支队等部门成了暴力殴打、刑讯逼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他分管的市司法局大连矫治所、大连监狱等部门成了暴力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根据二零零九年九月到二零一二年九月,王立科在大连任职两年的统计:

1、近五百名大连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十月至十二月大连公安绑架十八人;二零一零年绑架一百一十五人;二零一一年绑架一百三十二人;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三年三月绑架近二百名左右。

2、七十九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十至十二月劳教四人;二零一零年二十一人;二零一一年十六人;二零一二年三十八人。

3、八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送洗脑班迫害

其中,送抚顺洗脑班迫害八十三人,大连洗脑班二人。二零一零年四十三人;二零一一年四十人(大连龙王庙洗脑班二人;其中被劳教、判刑冤狱期满又被劫入洗脑班继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四人)二零一二年二人。

4、二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近三十名面临非法审判
其中,二零零九年十至十二月判刑一人;二零一零年十二人;二零一一年五人;二零一二年五人。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大连有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庭审。

5、至少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滕凤荣、鲍水珠、王艳、于桂芬、孙福弟、史红波、张桂荣。

(一)张桂莲老人被绑架,二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大连开发区六十九岁的老人张桂莲,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清早在家洗澡,被开发区金石滩公安、国安恶警和金石滩庙上村有关人员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看守所隶属大连市公安局)被迫害十七天,出现脑出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把人送回家。张桂莲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含冤去世。张桂莲原本身体健壮,被绑架二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二)王艳被迫害致死 留下一个年仅四岁的女儿

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晚七点多钟,王艳在甘井子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参与迫害王艳的派出所、看守所警察和检察官张鑫钊互相推诿拖延,不予救治,致使王艳病情逐渐恶化,血色素含量只剩三点二克(正常人为十二克),生命危险时,才匆忙将王艳推给家属。待家属将王艳送至医院时,她的血色素含量只剩一点七克,同时发现腹部有一个八厘米大的肿瘤,生命垂危。

即使这样,张鑫钊却灭绝人性,亲自到王艳家中对她恐吓威胁,致使王艳精神彻底崩溃,病情急速恶化,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王艳父母双亡,留下一个年仅四岁的女儿。

(三)身心健康的史红波因迫害而离世

史红波,男,原籍黑龙江省,四十二岁,在大连金州区开饺子馆,他待人真诚厚道,秉承“真善忍”为人做事,赢得了邻居和顾客们的信任和称赞,饺子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点多,史红波在家门口被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劳教一年半。大连教养院恶警董阁奇等人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 字型固定在床上(也叫“死人床”),恶警周厚明用电棍电他的后颈处。他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症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大连教养院将史红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送到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迫害。恶警杨冬冬对手下说:“想电他哪儿就电哪儿,只要当时不电死就行。”警察用两根电棍从头电击到脚、包括肛门等处,他被电昏死过去。狱警派患有肺结核病的普教看管史红波,史红波被染上肺结核,狱警不予治疗,他的病情日趋恶化,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威宁营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让大连教养院把他接走。恶警王爱国对史红波说:“你可要坚持住,可别死在这里,马上送你回家。”大连劳教所的大队长何旭东对他说:“你要坚持住,别死在车上,直接送你回家。”到史家门口,他们一句话不说,扔下史红波就走。

史红波被迫害前身体健康,体重九十九公斤,这时,史红波的体重只剩七十三公斤。他回家后,一直咳嗽、高烧不断,身体虚弱。派出所一直没有放弃迫害史红波,社区六一零人员马某、汪某和先进街道办事处主任等三人到史红波家,逼仍处于生命垂危的史红波补写所谓的“三书”。 史红波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留下七十五岁的老母亲悲痛不已。

(四)孙福弟被迫害成腹水重症,含冤离世

孙福弟,女,五十七岁,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派出所伙同普兰店市公安局、夹河派出所、兴隆堡村邪党人员和恶警绑架,家中私人财产遭洗劫。八月十四日,孙福弟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孙福弟被迫害得膀胱囊肿腹水,四月二十日被放回家。

孙福弟回家后,大连公安一直没有放弃对孙福弟的迫害。孙福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下午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五)鲍水珠老人被迫害离世

鲍水珠二零零零年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大连市民主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送到姚家看守所迫害。老人出来后继续向人讲法轮功无辜被迫害的真相,在二零零一年张贴真相粘贴时被桃源派出所劫持。此后,秀月派出所警察就不断地对鲍水珠进行骚扰、恐吓。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夕,恶警又到她家里来骚扰,给鲍水珠的家人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她的老伴因承受不住这没完没了的恐吓,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鲍水珠在这一系列的巨大压力下,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六)滕凤荣遭迫害离世

滕凤荣,女,六十一岁,家住大连开发区高民里二十六号楼。滕凤荣曾遭大连恶警、恶人的三次直接绑架迫害,身体健康逐渐恶化,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含冤离世。

(七)于桂芬含冤离世

旅顺口区铁山镇张家村六十四岁的老太太于桂芬,在没修炼之前双眼接近失明,一九九六年八月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乎失明的双眼很快恢复正常。她经常遇到熟人就讲修炼大法使自己的身体健康,法轮大法真好。在被强行绑架的过程中,于桂芬老人严重受到惊吓,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又遭到严重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于桂芬因身体出现问题,马三家教养院怕承担罪责,将她送回家,于桂芬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三、王立科在大连任职期间为了捞政绩、讨好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等,制造了“6.25” “6.29”、“7.6”等多起恶性绑架案。

“6.25”绑架案

二零一一年,“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九月十四日至十六日在大连市举办,中共邪党一方面在明处向世界展现它人权状况如何的改进和提高,另一方面大连市公安局却在暗地里全方位的监控民众,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五天之内制造了“6.25”“6.29”恶性绑架案:

大连市金州新区光明派出所所长期跟踪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顾素华,对和顾素华有来往及电话有联系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跟踪和监视。

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四点,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甘井子文体街开修炼心得交流会时,被大连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欣及焦健、甘井子街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被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此事由市公安局直接经办。

当时陈欣等人不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也未穿警服,闯进申姓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大连顾淑华、朝阳崔树怀等二十一人强行绑架至甘井子分局,当时有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焦健等警察摁在地上踩着头,朝阳石姓法轮功学员被踩得眼睛青紫,枫姓法轮功学员被踩得下巴青紫。当晚二十三点三十分,法轮功学员被连夜送到大连看守所。

其中,杨吉成、杜玉荃、顾淑华、韩淑桦、王桂英、邹玉敏、尹宝君、刘玉琴、孙旭东等被强迫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顾淑华、尹宝君等被劳教。尹宝军被劳教二年,被大连矫治所迫害成脑梗、高度昏迷、脱水;打吊瓶时,血管打不进去,不能说话;被迫害得脱相、变形、生命垂危。

“6.29” 绑架案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七点左右。大连市金州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各个派出所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抄家,大部份学员家的钱财被洗劫一空。

王日清家中贵重物品、工资卡、现金四、五万元和母亲的十多万元存折被洗劫。李德会车被扣押,他的刷车厂无法经营。绑架金州汇源面条馆老板、“特一级厨师”孙正运,他的银行卡、现金近万元被抢走,饭店被迫停业,每月损失近一万元,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绑架于长顺,抢走身份证及现金。女儿当时被北京重点大学录取,因交不起巨额学费,被迫辍学,她孤身一人到抚顺市洗脑班要人,父亲已经被迫害致瘫。这些警匪抢劫时,就象拿自己家的东西一样,邪恶至极。

绑架张国祥,家中八十多岁双目失明的母亲无人照顾。村人陪老母亲拿着全村人的签名和大队盖章千里迢迢来找金州国保大队要求放人,被拒绝。

这些警察做贼心虚,行恶时不穿警服穿便装,不出示任何证明,如同黑社会绑匪一般行恶。大连金州国保大队毕克峰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和指挥者。幕后操纵者就是王立科。

“6.29” 绑架案中,于长顺、李德会、李轩、滕文治、赵秀兰、王慧、杨淑文、张国祥、韩继玲、杨春媚等被强迫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秦淑兰、侯春黎被送大连市金州区龙王庙洗脑班迫害;尹明利、阎寿林被劳动教养。阎寿林在大连矫治所(原大连教养院)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7.6”绑架案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政法委、大连市公安局针对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绑架了七十多名大连法轮功学员。此次迫害行动与中共恶首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有关。

这次大抓捕,恶警们为了利益疯狂迫害,家住大连开发区金石滩庙上村的法轮功学员张桂莲,今年六十九岁,被中共警察绑架,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被迫害十七天,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草草把人送回家,八月五日老人即含冤去世。王林凯、于长顺、刘美芬、曲连喜、罗秋平、郝晶、罗金玉、刘吉庆、杜龙平、刘德喜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动教养;车忠山、潘秀清、唐丽、贾秀春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刘清涛、曲滨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看守所恶警对曲滨说:“死也不会放你出去的,在这里法轮功死了白死。”

秀月街派出所警察在中山区怡和街绑架了刘新颖,并抢走她身上的钥匙并抄家,家里被翻得乱糟糟的。刘新颖的丈夫曲辉二零零一年被大连教养院迫害,导致全身瘫痪,至今已经十一年多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警察不通知家属,刘新颖十三岁的女儿放学后找不到妈妈,在家哭了一夜,不知妈妈哪去了。曲辉因为得不到妻子的照顾,在家痛苦的喊了一夜。

金州新区近七十岁老人马瑞田、老伴肖桂兰一家七人先后被金州新区哈尔滨派出所警察绑架、抢劫。警察扬言让其家破人亡,警察抢走马瑞田家中现金十七万、三张银行卡;抢走大女儿马爱兵现金无数(马爱兵做生意,家中周转资金不清)、手机等。

开发区政经保大队绑架开发区法轮功学员韩新艳,抄走韩新艳办公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五部、还有给工人准备开工资的五万元钱,多张银行卡等。

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小车、小汪夫妇被绑架,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抢走妻子小汪身上很多现金,并抄家,用两辆车抢走大量私人物品:摩托车、电脑、打印机、书籍、小型家具、柜子等,连盆花都被抢走,室内物品所剩无几。众多围观百姓都指责这种无耻流氓打劫行为。据悉是大连市公安局所为,夫妻二人被非法扣留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铺垫了王立科的“升迁”路

这几年,大连市的公安局局长,都是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被提拔的。从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孙广田、张继先到王立科,他们迫害法轮功都是罪恶累累的。

王立科先后任辽宁省北宁市公安局政委、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葫芦岛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组书记、局长。王立科亲自主持、指挥了辽宁省北宁市、锦州市、葫芦岛市、大连市及辽宁省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1、王立科协助王立军对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

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任辽宁省锦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期间(二零零三年五月——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军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其间,锦州市至少有五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关押,七十一人被迫害致死,三十多人被迫害致残。

据海外媒体报导,王立军领导锦州市公安局,并成立了一个医疗机构——不明确的将其命名为“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根据二零零六年中共官方的一项医疗创新奖仪式上,王立军(透露自己)监督“现场几千例密集”的器官移植。

王立军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时候,因迫害法轮功有功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称号。此时,王立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零零七年三月)作为王立军的助手,锦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积极的参与了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2、王立科迫害法轮功捞取很多的邪党的“荣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王立科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出席了“全国公安战线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先后两次受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恶首江泽民的接见。二零零零年全国劳动模范、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在大连市表彰公安系统应急救援处置工作大会上宣布,授予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科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

在表彰会上,大连市为三十名民警记公务员个人二等功一次,授予四个集体“应急救援处置工作特殊贡献奖”。辽宁省公安厅为十名民警记个人一等功一次。包括被大连市公安局授予立功嘉奖的五百六十四名民警,大连市公安局此次共计六百零四名民警获得了各级机关的表彰。在大连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都得到了重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