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473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八月左右,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迫于各方面压力,我违心的说了“不炼了”的话。二零零零年后,邪党在火车站出站口的地上画了师父的画像,我也稀里糊涂的从上面走过,虽然靠边走,现在也非常后悔,难受极了。二零零零年左右,单位安排每个干部都要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帮扶对子”,也给我安排了一个同修,让我去“帮扶”。我和几个同事一起到同修家,同修没在家,我因为怕心,走过场式的跟同修的妻子说:“告诉他别炼了。”二零零八年,在被邪党非法绑架关押期间,由于精神和身体上都承受不住,我在包夹写的“五书”上签了字,后来还写了几份“思想汇报”,参加了邪党污蔑大法的“考试”,写了诋毁大法的“揭批材料”,并在揭批会上发言。二零一六年,我被火车站派出所非法绑架,损失了大法书,并在没收大法书的单子上签了字。以上我违背大法的行为,都是因为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一手抓住人,一手抓住佛造成的。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同化大法,洗净自己,跟师父回家。

祁欣平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因为平时学习很紧张,所以我很少学法、炼功,导致对法的理解不深,有很强的执著心,总爱追求名和利。在一次品德测试中,为了争求分数,我填了那个中共邪党给大法造谣的题,心里想,没事,反正是骗老师的,过后擦掉不就行了吗。可后来我才明白过来,我不该那样做,我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大法,大法是神圣的,我要填真实的,大法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我严正声明:以前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要去掉那些执著心,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走好修炼的道路,跟师父圆满回家。

周馨玉 2019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大法初期,派出所一伙警察开着好几辆警车,闯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真相挂件。第二天,这帮警匪又闯到我工作所在地,将我劫持到派出所,進行长达几小时的非法审讯。在这帮警察的轮番威逼、利诱、恐吓和强迫下,我违心的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每想起这事,我就感到深深的痛悔,感觉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和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谭洪娟 2019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我与同修发神韵光碟时被人举报,被非法判刑三年。由于利益之心太重和对家人的情没有放下,我在看守所警察的欺骗利诱下,写下了“与大法决裂,不炼功”的保证。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回家以后,我又签下了“不炼功”的字样,走在了邪悟的路上。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写的“保证”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迎春 2019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执着心太重,因此走了极端,还错误的认为是师父给安排的,对师父产生了抱怨,说了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做了一些不敬师父的事。通过大量的学法和同修们的帮助,我认识到这是对师父犯罪,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真诚的向师父忏悔,并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走师父安排的路,实修自己,跟师父回家。

李彦霞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母亲从监狱回来后,状态一直不好,我也经常和她在法上切磋,可她总是理解不了。有一次,我实在着急,在魔性带动下,说她不配学法,把大法书给撕了。过后我非常后悔,我做了不敬师、不敬法的事,我错了。我知道我对法太不严肃了,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上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废。今后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坚修大法到底。

李佩霖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1995年开始修炼大法。在2005年母亲过世的新年大年三十晚上,在按照传统习俗烧纸的时候,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执着于亲情,将手抄的《转法轮》连同一些资料也一起烧掉,执着的希望母亲可以收到书,有书可看。2018年与同修交流时,我认识到自己犯下了不敬师、不敬法的大错。严正声明:我以上对大法不敬的行为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

李琦 2019年9月2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10日下午,我到同修家,被警察绑架并抄家。当晚深夜在派出所,警察让我在审讯记录上签字,我不签,然后他拿出一张所谓的“检查证”叫我签字,我一时糊涂就签了名,他又叫我按了手印。我意识到错了,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签的字、按的手印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修好自己,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

朱静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2015年,我因诉江被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到看守所十五天,期间被照像、验血,并在“释放书”上签了名。总结教训,是因为自己没放下生死,配合了邪恶,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认识到自己犯的错误。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范素英 2019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时,村主任上我家,让签“不炼了”的“保证书”。由于我学法不深,我儿子代我签了字,我也没有反驳,顺从了他们。现在回想起来非常后悔,师父和大法给予了我太多,我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我儿子代签的那份“保证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迟建荣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途中被所在单位的工作人员截住,带回单位非法审查,强制办班三天。在此期间,单位负责人写了一份“不修炼”或“不再去北京”的保证,让我签名,我没有签名,他们代我签了名,我默认了。严正声明:我默认的那份“保证书”作废。坚修大法,弥补损失。

刘风英 2019年9月2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一月上旬,我在给世人讲大法真相的时候,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公安局。在问话的过程中,我没有做到堂堂正正,还在“笔录”上签了字,配合了邪恶,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严正声明:配合邪恶所说、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元秀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2019年8月11日,国保大队警察破门闯入我家中,抄走了家中的大法书籍,我被非法拘留十天,在这期间我被迫违心的签了字。这些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认识到是错的。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之前所说所写所签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毛世容 2019年9月2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2月,我在邪恶的迫使下违心的写了一个“说明”,给大法造成损失,没有守住正念,做了不该做的错事。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往后,我坚定信师信法,真修实修,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梁凤莲 2019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刚得法不久时,很多法理还理解不了,当时在警察的威胁下,只想着怎么不被扣留、迫害,就说了不该说的话,并签了名字。现在我知道错了,特此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说的话和签的名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认真学法,注意安全,更加精進。

李花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邪恶签了字。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声明我签的字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景新 2019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我被邪恶逼迫下违心的做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行为,说了“不炼”的话。我现在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特此声明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好庆、高美华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不停的被洗脑,看见别的学员有“转化”的,就学人不学法,跟着“转化”了。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以法为师,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杨秀平 2019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9年8月8日被市拘留所非法绑架,拘留5天。出来前,由于怕心,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签的“保证书”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从今以后,我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吴光群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本人4月份被非法拘留30天,没看到“释放证明”上写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错误的在“释放证明”上签了名。我严正声明此签名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高素明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八月二十一号在集市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由于我学法不深,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秀芝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所抄写的所谓“四书”、“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坚定正念,走好最后的修炼道路,正念正行,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李树臣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2000年7月,我在劳教所里高压迫害中,自己神志不清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作废。我要坚定修炼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救人。

赵锋慧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本人因人举报被非法判刑半年,送到监狱迫害。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监狱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闫广娥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害中,说了“不炼大法”的话。我错了,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从今往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桂荣 2019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压力下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声明全部作废。师父我错了,对不起师父。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树英 2019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自己以前说过“没炼法轮功”的话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宋秀娟 2019年9月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1/392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