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口带来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二十年过去了,想来真的是惭愧,虽然每天三件事照做,却发现自己在做三件事时知道是大法弟子,而在日常生活中却不能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忘记了在生活中也要以法为师,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才不至于脱节,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由于没有做到实修自己的心,所以各种执著心还都有,尤其是没有做到修口。

前段时间,在看管小外孙女写作业时,看到她不好好写作业,贪玩、不听话,还说小孩的天性就是玩。我顺口说出:“你不好好学习,长大后就得象你爸爸一样啥也不会,就能开个车。”结果孩子就跟她爸爸说了我的这句话。为此女儿和女婿干了仗,闹得家庭不和。因我不修口引起的事端,事情过后也没向内找,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感觉心里绞痛、恶心,并且越来越严重。一个小时后四肢无力,开始冒虚汗,恶心的更厉害了。那时正是做晚饭的时候,想吐却无力,站立不住,浑身往下沉。

这时我才警觉起来,意识到旧势力抓住我心性上的漏洞要迫害我,我立刻坐下来发正念,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我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决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干扰迫害我!好一点我就去做饭去了,边干活边向内找自己。

我想起有很长时间看老伴不顺眼,总找他的毛病,一点都不善;对女婿更是如此,尤其是我说女婿的那句话,我问自己为什么能说出那番话呢?我知道那是我平时总看女婿不顺眼,嫌弃他整天吃饭店,喝酒、抽烟,结交的都是酒肉朋友,家里啥活不干,脾气还挺暴躁,在我们夫妻俩的心里,女婿各方面都不可心,我们都不喜欢他,烦他。我曾经可怜女儿命不好,跟他吃苦遭罪,挨打受骂。要不是我修了大法,这桩婚事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是因为我记着师父说的:“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俩结帐了。”[1]

尽管我明白这个道理,却没在法理上升华,思想一直停留在人的表面的理上。所以我不平衡的心并没有放下,看不上女婿的心也没有扭转过来。本来是向内找,可一想起他,我的心就不舒服,就又开始没劲,眼睛也睁不开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想我这哪是向内找啊,这明明是怨心、不平的心。

我就又坐下来发正念,反复三次发正念,首先不承认它是病,修炼人没有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求师父加持。我是助师正法的法徒,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验我!发完正念我继续向内找自己,发现在我心里并没有把女婿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对待他,“瞧不起”这三个字在我的心中根深蒂固,过去对他所谓的好、所谓的关心都是表现出来的,是表现给女儿看的,是为了让女儿的心安一点。这不仅是私,还有分别心。而最为严重的是我没有做到真,而是一种伪善,这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掩藏在我内心深处,让我觉察不到,而它却能时时的表现出来。

我想起师父说的:“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1]我告诉自己今后要在修上下功夫,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不能存有分别心,不能有怨心、不平的心。他既然能成为我的女婿,就一定与我有很大的缘份,我就得把女婿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用真心、善心去关心他、帮助他,才不失大法弟子的本份,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时心口窝有一股象河流般左右分开流通的感觉,心不堵得慌了,气也顺了,身体轻飘飘的,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知道我向内找对了,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场看似要命的魔难。

这次魔难让我体悟到:修炼真的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不是做三件事时是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在与常人相处时,尤其是与常人发生摩擦时,发生矛盾时,一定要体现出修炼人的风范:那就是真诚、善良、忍让和包容。在修炼的最后时间里,我告诫自己无论遇到大小事都要用法来对照自己,无条件向内找自己;不辜负师尊所望,跟上正法進程。

谢谢师尊赐我向内找法宝!没有师父的大法、没有慈悲的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

弟子叩拜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