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市故城县公安局邵力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邵力(Shao,Li),男,工作单位名称:河北衡水市故城县公安局,原来职务:政保股股长(已调离),家庭住址:河北衡水市故城县迎瑞小区,长子邵朝辉(Shao,Zhaohui),曾留学英国,现在定居越南,在银行工作。次子邵瑞存(Shao,ruicun),在故城县职教中心保卫科。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原河北故城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邵力亲自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超过百人,勒索金额就超过四十万元,其中数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十多人被非法劳教,一百余人被非法羁押及超期非法羁押。仅二零零五年,他已绑架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而因此给为数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亲朋造成的灾难无可估量。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非法抄了法轮功学员张桂芝的家,抢走了录音机、录音带、大法书籍等物品。同年六月二十三日,胡乱编造罪名,非法判刑四年,送入石家庄监狱进行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绑架法轮功学员周桂兰,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进行迫害,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一年的腊月把周桂兰绑架到故城县洗脑班,勒索五千五百元。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闯入周桂兰家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末,法轮功学员张金升夫妇去北京上访,希望政府能给予合法的修炼环境。下午在天安门广场被前门派出所便衣非法抓捕,当天晚上被所在地驻京办事处强行带回镇政府大院,第二天被强制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张金升第二年九月被转至石家庄劳教所非法洗脑迫害二年。妻子被转至石家庄非法劳教洗脑迫害三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劭力、翟红军及看守所人员勒索家属钱财六千五百元。张金升夫妇都被迫害,家中只剩十几岁的两名女儿,无依无靠,亲戚朋友怕受连累冷眼相看,孩子们没有经济来源,生活穷困潦倒。

二零零一年七月,邵力、翟红军等人把青罕镇第什村法轮功学员陈金彦抓进看守所。翟红军对他家人说只要缴一万二千元就能放人。于是家属东借西凑了九千元交给翟红军,不但人没有放出来,还非法劳教二年,送石家庄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派出所警察葛玉坤带人闯入吴玉清家搜查,什么也没翻出来,葛玉坤骗她到县公安局交给邵力。结果被关进了看守所无故受迫害九十六天,做苦工。邵力勒索她的丈夫五千元,葛玉坤勒索三千元,看守所陈伟勒索了一千元。邵力另外要家人请他下饭店泡小姐挥霍了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刁桂森四个多月,送县洗脑班迫害1个月,勒索现金四千九百元。

二零零一年秋天,绑架刁桂芝,关进故城县看守所,勒索现金一万二千五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秋,绑架刁桂华,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年零七个月。勒索现金六千元。

二零零零年八月,绑架沉留焕并非法关押三个月、勒索现金九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绑架沉留焕,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个月,勒索近二万元。二零零五年八月四日绑架沉留焕,并非法劳教二年,送保定高阳劳教所。敲诈一万一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绑架刘元珍到故城县看守所,勒索一万元,因家贫没钱,被非法关押二年之久。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又被邵力一伙绑架。勒索三千元钱未果,判劳教三年,送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黄历四月初八上午,绑架了李素芹(女,54岁)、王大柳(55岁)、王秀菊(59岁),并非法抄了李素芹的家。并勒索九千元,李素芹家人被迫“请客”花费一千余元。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邵力、翟红军、陈海营把张艳军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多月,勒索一万多元钱,还交给公安局三千元的保证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三点四十分,公安局指导员徐辉带一帮人连踢带踹的把门弄坏,将她绑架到衡水洞庭宾馆关押三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邵力、翟红军带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增林家抄了家。因当时刘增林老人在地间干活,听到消息后躲到女儿家当时没有被绑架,后邵力、翟红军骗他儿子说:你把人领来签个字摁个手印就叫你把人领回去,如果我们见不到人 ,他永远别想回家。他儿子害怕老爹被他们抓,就听信了他们的谎言,就说服刘增林去见他二人,结果他二人却把老人送进看守所。二零零四年六月,刘增林再次被邵力带几个恶警绑架至故城县看守所,被迫害得了脑血栓,邵力通知他儿子交一万元赎金领人,刘增林的儿子认清了他的骗子嘴脸,知道他说话不算数便拒绝交钱,邵力、翟红军就气急败坏的与故城县法院有关人员勾结,将七十多岁的刘增林老人非法判刑五年,送往石家庄监狱。因老人病重石家庄监狱拒收退回到县看守所。邵力、翟红军就降价再通知他儿子交五千元领人,他儿子要求公安局无条件放人。他二人就伙同看守所所长李志风(音)(李的朋友是唐山监狱负责人)送礼贿赂唐山监狱把刘增林老人收下。刘增林在承受着心灵和身体的双重迫害下,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九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号,李风玲被军屯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邵力、翟红军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二零一零年十月四号建国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进她家,由于她丈夫阻挡他们,便被打的鼻青脸肿,强行送到衡水洗脑班关押二十二天,被逼喝了掺了不明药物的水后出现幻觉,常头痛,不能正常生活。二零一零年还被军屯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被逼交保证金三千,后退回。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左右,故城县公安局邵力、翟洪军等人闯入王建平家妄图行恶,王建平正好不在家,他们绑架未成。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王建平夫妻、学员张霞在家挂面房干活,故城县公安局邵力带多人闯进家中,无出示证件,不由分说把家翻的一片狼藉,绑架王建平和张霞,把他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半年左右,强迫王建平给公安局干非法的鞭炮挣钱,最后放他的时候,邵力、翟红军勒索一万三千元。平常邵力还经常到他家骚扰或索要挂面等物或叫王建平请他下饭店。

邵力把张霞单独带到他的办公室,说着污秽下流的语言对张霞进行侮辱调戏,张霞为抵制邵力的流氓侮辱,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越窗从邵力二楼的办公室跳下,造成左臂、右腿和骨盆粉碎性骨折,当场昏死过去。邵力没有害怕,公安局长姚世慧也置若罔闻,直到二十四小时后才把她从公安局送到县医院。七十岁的老娘几天后才听到消息,老人悲愤地去找邵力讲道理,却被邵力破口大骂赶出了办公室。老人在公安局的院子里哭诉,从局长到一般人都坐在办公室没事一般,老人的冤屈没人理会。张霞在县医院抢救时,二十四小时都有公安的人监视,怕他们的恶行曝光。公安局说是邵力个人行为不拿钱,邵力自己不愿多拿钱给治疗,结果在医院晾了五十多天,最后功友们把她接出医院住在功友家加强炼功,使她恢复健康,但最后还是胳膊抬不起来伸不直,落下了残疾。

二零零五年八月四日,绑架贾留喜非法关押四十多天,非法抄家,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绑架李树林,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勒索一万余。

二零零五年八月将孟国爱骗到公安局,后非法关押进县看守所。勒索几万元。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邵力、翟洪军带人绑架了故城县坊庄乡苏庄村苏应心。三月份又绑架了马军寨村苏秀会及景县火炬乡的法轮功学员白志红。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恶警邵力、翟洪军等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建平家妄图行恶,王建平正好不在家,它们绑架未成。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邵力、翟洪军等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张金生的家,抄走录音机、炼功带、大法书籍及大法真相资料,强行绑架张金生,它们拳脚相加,到了公安局进行酷刑虐待。

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周桂兰、刘元珍向邵力索取被非法扣押的五百元,邵力不给。几天后,郑口镇派出所找到周桂兰和刘元珍,说让她们去公安局拿钱。她俩信以为真,便上了警车。不料警车没去公安局而是直接开到了看守所,恶警不由分说,连拉带抬把她俩拖进看守所。恶警不管刘元珍家中有年幼的孩子需要照管,劭力等人硬把她俩关进看守所,扬长而去。

周桂兰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身体几次出现休克状态。邵力等人不管周桂兰死活,非法劳教她2年,送往高阳劳教所。在劳教所体检时,周桂兰心脏病发作,昏死过去。按法律这种危重病人不符合劳教条件,但邵力一伙还是强行送她劳教。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孙桂兰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二个月后,送高阳劳教所再次被非法劳教,因病劳教所拒收,恶警邵力勒索家人一万多元后才把人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邵力、翟红军带人闯进商店绑架沈英芹把她关押到看守所,送衡水洗脑班未得逞,继续在故城看守所关押,至二零零六年七月底止仍未放出。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上午十一时,邵力、翟洪军、徐辉三人,协同郑口镇太兴镇村书记王增庆、张会中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振青家中,把屋内东西全部录像,搜走所有大法书籍及真相资 料,把王振青诱骗到太兴镇村委会,然后强行送到故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省衡水市张金升女儿的求援信
衡水的历史见证(3)
衡水的历史见证(6)
衡水的历史见证(7)
衡水的历史见证(2)
河北七旬老人刘增林被迫害致死
河北故城县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警察绑架勒索案例
河北故城恶警邵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河北故城县恶警邵力、翟洪军等人仍在犯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