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赵桂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江西南昌市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桂兰女士,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逾二十年的迫害中,曾经三次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下面是她自述其经历:

我叫赵桂兰,原江西南昌市客车厂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久,胃炎、心律不齐、多发性全身性节节性动脉炎等病都痊愈了,从此沐浴在佛法中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上北京为法轮功讨回公道,在火车上被乘警拦截下车,后被南昌市西湖瓦子角派出所绑架,随后被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回家后,瓦子角派出所陈姓警察和白衣庵居委会主任经常到我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单位南昌客车厂保卫科干事周平、罗志强强制将我送江西省洗脑班迫害。洗脑班设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内,时任劳教所所长宋波、副所长吴冬英、干警石琼英和姓陈的医生,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强制洗脑,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被蹲坑的八一桥派出所协警绑架。我拒绝非法审问和拍照,被一胖警察打了一个耳光,牙被打出了血。该警察还狂言说:“送你到苏家屯活摘器官”,然后几个警察一起狂笑。当晚十一点他们将我劫持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被非法送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因拒绝“转化”被延长劳教期七天。

在劳教所的一年零九个月中,每天超负荷做奴工十多个小时,有时还加班。大队长吕秀英、教导员罗凤香等强迫我看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轮番对我进行洗脑,还指使吸毒犯经常谩骂、侮辱我,连上厕所都要受到限制,大便还没解完,包夹人员就叫嚷着时间已到,只好强忍着不解,久而久之造成便秘、肚子发胀。坐凳子只让坐半边,真是苦不堪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示意图:中共监狱、劳教所中的奴工迫害

而且当时在劳教所干活做的事是检查发霉的手套,手套成袋从仓库拿出来时,气味很呛人,手套上好多黄绿色斑点。警察只求数量不管质量,如停电,大队长周细琴让我们用嘴吹,检测有无漏气,根本不管我们死活。手套也没看见经过什么消毒处理,检测完直接打包,这样的手套拿去医用。

二零零七年二月我的婆母去世,劳教所毫无人性的不准假,最终我没能参加婆母的葬礼。

在迫害期间,恶警们闯入我母亲家和我家非法抄家,把师父的法像及大法书、光盘、资料等私人物品抄走。参与的人员有:西湖区国保大队和八一桥派出所警察。

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牵扯到我。一天下午四~五点钟有人敲门。一般有人敲门我都会问是谁,那天我没问,直接看猫眼,发现门外站着三个穿统一制服的人,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任凭他们怎么敲门,我没开,就是一直发正念。发了将近两小时正念,看外面没动静,等天黑到亲友家暂避。警车在我家门口守了半个月,还逼迫我先生交人,半夜骚扰我家人,我被迫流离失所半年。

在这期间,青山湖国保、西湖国保大队和广润门派出所八、九个人,晚上闯入我母亲家,象土匪打劫一样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十多本和资料。还对我母亲大吼:“站一边去,不准动!”年迈的母亲哪能受这种惊吓,从此生活不能自理,弟弟为照顾母亲,不得不辞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生活陷入困境。这场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的亲人精神和身体造成巨大伤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与同修们去南昌县幽兰乡渡头发神韵光盘,让那里的众生明白真相得救度,却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渡头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被南昌县国保大队长冯小刚及同伙将我们七人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有六人被绑架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一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我包里的两百多元钱,同修包里的真相币大约两千多元,还有几个手机,均被县国保掠去。

非法劳教一年十个月后,因劳教制度被取消,提前释放。在这次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做奴工、站军姿、坐小板凳。中队长袁丽民,警察秦丽、谢世清等对我轮番洗脑:强迫看诽谤大法师父录像,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想动摇我对大法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采用各种手段迫害我,限制上厕所、洗漱时间。分批洗澡,轮到我洗时,衣服浸放盆里,正在洗澡,谢时清就叫停止,不让洗了,只得擦干水穿上干净衣服出来,门马上就锁上,换下的衣服在洗澡间不让拿出来洗,连拿出来晾干都不准,她们就是要我第二天继续穿脏湿的衣服,百般刁难我。没完成任务,就罚我用手抹地,她们用卫生纸放地上试我擦干净没有,若她们说没擦干净,就要继续擦。还经常谩骂我。

参加迫害的单位及人员:
南昌市“610”头目
南昌市西湖公安局、瓦子角派出所、广润门派出所警察
南昌客车厂厂长及保卫科干事
南昌市青山湖国保大队警察
南昌市西湖区国保大队警察
南昌县国保大队大队长冯小刚、渡头派出所警察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所长宋波、邓俭,副所长罗香凤,大队长吕秀英、周细琴,中队长袁丽民,分队长谢世清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