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师朋友三退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来稿〗我在一所私立学校教书,初认识这位同事,印象就比较深,他个头比较大,无论冬夏,始终系一条领带,身子笔挺的,是学校的一个中层领导,大家都叫他老H。

听同事们议论,说他课讲的好,只是,每节课都先骂中共一顿,然后再上课。时间长了,接触的多了,我就奇怪,因为从没见他骂过人,连说话都特别斯文,尤其分析起问题来,非常的理性和客观,却总能够说到点上。原来他上课前并没有骂中共,只是经常就时局進行理性分析而已。

我俩越来越熟,渐渐成了好朋友。有一天,我给他讲法轮功,想给他翻墙软件。他笑了笑说,他好些年之前就在看动态网了,要不怎么知道那么多真实的信息呢?奇怪的是,尽管他知道这么多真相,我几次劝他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他都是一个回答:“不着急,不着急。”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一次,我们一起到外地学习。晚上,老H问我有时间没有,说要办一件大事。我去了,老H却说:你先等等,我去洗个澡。我很奇怪。老H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打上领带,才说:“现在行了,可以办了。”让我上到动态网,找到三退的地方,说要退党。就这样,我给他办了三退。办完后,老H感叹道:“今天终于办完了一件大事。”

老H一如既往地认真上班,也一如既往地帮助学生理性分析中共。可有一天,一个家长把他告了,告到了教育局,因为家长不明白真相。学校非常的为难,开除他吧,他工作那么好,不开除吧,顶不住教育局的压力。最后学校采取了一种折中的办法,保留了他的老师身份,而把他的领导职务拿掉了,好向上面交差。这样一来,老H一年收入损失了好几万。

从学校到街面,有一条比较宽的马路,马路边上有一排房子,一年多都没有租出去。那天,老H走在马路上,突然来了灵感,想租下这排房子,因为他妻子会做生意。于是就联系了房主。可是往往你不租的时候,人家也不租,你要租的时候,租的人却多了起来。老H出的年租金是九万,可人家出十万,还有出十一万的,这怎么办?老H也没有加价,随其自然。可是最后,房主却对他说,愿意把门面租给他,说:“我就看着你觉的可信。”这是房主人对他说的。定下来之后,老H觉的九万也有点高,就给房主说了。房主竟然同意再让一万,年租金八万租给了他。

这门面很快就租下来了,可他又着急了,为什么呢?因为门面有好几间,他妻子用不了那么多。于是他只好又贴出广告,转租部份门面。这可有趣了,剩下的几间门面很快就转租出去了。不仅如此,价钱上也很可观。怎么可观呢?就是他转租门面的租金,基本就是他租下所有门面的租金,也就是说,他留下的两间自己用的门面是零租金。

这都是几年前的事了:一次老H请我吃饭,就在他自家的门面开的饭馆。他告诉我,这几年下来,每年的收入都比他原来的那点职务工资高多了。老H用赚的钱又投资了另外的行业,又赚了钱;他的神奇福报还在延续……老H一直在传播着真相。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