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大陆人在外国的见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从小中共谎言就灌输:中国好,外国不好,中共解放了中国人,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共还要去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正在被压迫受苦受难的人。

一位在澳大利亚外企的打工妹,一位在日本生活几年的大陆妹,这两位大陆人在外国的亲眼所见,让我大开眼界。

一、澳大利亚的企业人

2003年6月,本人认识了一位大陆在澳大利亚外企打工的打工妹(化名小美),那年她三十多岁,当时在澳大利亚的一个外企打工,员工当中只有她一个是亚洲人。她为解决外债,自学了英语,在北京一家外语学院学习一年,取得专业证书后,先在大陆深圳打工,年薪8万。后在澳大利亚一家外企打工,年薪20万。

小美在澳大利亚打工已几年,她说:她为挣钱走到外国。她挣到了钱,几年后,外债没了,更重要的是挣钱的过程中学会了做人。她说:她出国开始是为了挣钱,后来是为了学做人。

小美讲了几个澳大利亚外企中平常人的故事:看到电视中播放有人意外事件,需帮助时,员工中有人立即写汇款单,这样的事很多,不出奇;平时员工聊天,都是这的风景,那的美景,没有人际关系内容。至于老板家在哪里,工作几年后都不知道。外国人活的轻松,上班就是工作,没有任何人际关系。

每年,此企业与大陆加工方面的业务往来,老板安排小美来办,照顾她可顺便回家。她看到的是:外企船只进港口时的刁难;大陆冷冻加工行业员工工作环境的恶劣、工资的低下。

一次,一个大陆人想用几万金钱的筹码,求小美帮忙签一份违背外企利益的合同,她坦然地告诉对方:如果在大陆那时的我,可能会考虑做这件事,而现在不可能这么做,钱再多也不能做,因为我学会了做人。

二、日本人现实的生活

60年代初上小学的我,从小在党文化灌输下,对日本人的印象,就是“日本鬼子”、“烧杀掠抢”,除此之外,好象没有别的了。

二零零几年,我认识了一位东北人小丽(化名),她的公公是日本人,战后流落在大陆,后来中日关系改善。她的公公回了日本,丈夫和她也去了日本。因丈夫会厨艺,很快有了份适合的工作。小丽因语言不通,呆在家中。丈夫怕她寂寞,给她买了条小狗,供其玩养。一日,小狗死了。小丽拿着小狗的尸体,发现无处可扔,到处干干净净的。就在门口路旁树下挖个坑,把狗尸体埋下。

几小时后,当地保安到家来找她。因语言不通,保安用手机与她丈夫通话后,丈夫在手机中问小丽:“小狗呢?”小丽说:“死了。”“尸体呢?”小丽说:“埋在门口树下了。”丈夫说:“你以为在大陆,这样做挺好了,可是在日本不行,因为狗尸体腐烂后会影响公众健康。所以需将狗尸体取出,随保安去火化场火化,然后放在指定地点。”小丽这才明白保安找她的原因,于是按当地规定办理了此事。

小丽说:日本民族喜欢赏樱花。常常是休息日,全家乘车,带上烧烤机、烧烤食料,去樱花树林赏樱花。在樱花树林,选好地点后,铺块大布或塑料,放好机器,边吃烧烤边观赏樱花。走时,所有垃圾全部带走,呆过的地方好象没有人来过一样。

小丽说:日本的公路旁,夏天是带状养鱼池,池水里金鱼不少,但无人去捞,也无人往池水里扔东西;冬天马路两旁的柿子树树叶脱掉了,金黄色的柿子挂在树上,供人观赏。

小丽亲眼见到的日本人的生活故事,我听着一愣一惊的。原来日本人这么会生活呀!原来日本人的道德水准这么高呀!

(当然,当年日本侵华战争所犯的罪恶我们不能忘记,其实很多日本人也没有忘记那段历史,日本一直以来的对华援助也是一种悔罪的表现。我们也不能忘记,中共当时是假抗日,在国军浴血奋战时,中共在扩大势力,日后窃夺了政权,给中国人带来深重的灾难。)

后记

2003年6月,我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被非法关押、判刑。在看守所被迫害时,因不能炼功,身体虚弱,被送到医院抢救,在病房内,认识的小美,她在邻床陪护她住院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黑窝时,认识的小丽。今天提笔写出两位小妹讲的故事,也许会从不同角度帮人开阔视野,走出中共封闭的陷阱,跳出坐井观天的思维,让思维去世界旅游!

大陆的今天,有人形容假的程度:除了母亲不是假的,剩下的都可能是假的;有人形容流氓的程度时,学某个企业厂长的话:“你是流氓,我比你还流氓。”连中共喉舌自己都承认中共党员干部的腐败。

比一比:你说谁的好?看一看:谁今天还在被压迫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