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被绑架 武汉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逾二十年的迫害中,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体被迫害得极差,今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七月中旬武汉天气暴热,王浩身体受不了,到利川市去避暑。他本已买好了八月三十一日回武汉的高铁票,却于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东城派出所赵姓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

王浩
王浩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接到了办案人员赵艾的电话(从拘留书上看到他的名字),说王浩被他关进了利川看守所。王浩的妻子告诉他王浩的身体很不好,到利川去调养的。赵艾说:抓王浩是因王在这儿宣传法轮功,称国家不让炼,是违法的。王浩的妻子告诉他:炼法轮功不违法,公安部定的十四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你可上网查。可对方不听,问他:你是办案人员吗?王浩是你抓的?他说是。赵自称王浩的案子是他一手经办的。

九月一日,王浩的妻子接到了赵寄来的拘留书,看到拘留证是下午一点开的,就是早上她给派出所打了电话之后,他们才开了拘留证。

王浩的姐姐现仍被非法关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到期;其父亲已中风;其母亲也被多次迫害,年岁已高,八十多岁,身体也不好,曾中风过。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因修炼法轮功,曾十三次被迫害,身体还在伤残中,没法正常睡,行走有时都困难。

王浩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一日生,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七零九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身心愉悦,在单位工作认真,对同事友好,不计个人得失,在名利上不争不斗。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浩坚修大法,先后被非法抓捕关押达六次,被非法关押在各类洗脑班、劳教所等地方,并被单位开除。经历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身心受到伤害。

王浩分别于二零零二年和零五年两次被非法劳教。特别是零五年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时遭酷刑折磨,曾被强制三昼夜、七昼夜、九昼夜连续罚站不准睡觉,以至大脑出现幻觉、全身发高烧、小便尿血、大便阻塞、双腿肿胀青亮、双脚底溃烂流黄水。

二零零七年元月,非法劳教一年半到期后,劳教所拒不放人,王浩被洪山区610及关山派出所绑架至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时间长达一个月,期间他受到恐吓、殴打、罚站、羞辱、剥夺睡眠时间、强制洗脑等迫害。关于王浩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武汉市王浩六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回家后,王浩的身体就一直没恢复到正常状态,人是浮肿的,不能干重活,胸口经常痛,头痛等等。

二零一九年初,王浩身体很不好,几乎在床上躺着,很难出门。到七月中旬,王浩对妻子讲:说他人受不了,人冒虚汗,站不住了,浑身难受,武汉太热,他要到利川去调养一段时间,问妻子去不去?妻子说:你看我人都这样了,走路还很困难,不去了。王浩说他一人去,妻子很担心地问:你一人去行吗?就在家用空调不行吗?他说用空调他更受不了。

王浩一人去了利川,住了近一个月,身体恢复了,比在武汉时好很多。八月二十七日他去买了三十一日乘高铁的返程车票。可是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王浩的母亲接到了利川东城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抓走了王浩。王妈当时就什么话都不会说了,也不知问王浩的人关在何处。

自从二零一五年九月,王浩的姐姐因在外面挂真相横幅,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这期间其母亲家就不断的被警察骚扰,王母为救女儿,还曾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现在是女儿未回,儿子又遭绑架,对老人的打击很大。

王浩的母亲已八十多岁了,今年又被警察骚扰了几次。王母在二零一八年有一段时间曾中风在床,后坚持修炼,身体慢慢的恢复了。今年上半年,王的父亲突然中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现在好一些(半瘫)。王的母亲说:她没办法去利川给儿子送衣服了。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去不了利川探望,她走路有时都难,也在被迫害的魔难中,长期被警察骚扰,就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还被警察骚扰。

现在利川的天气已转凉,王浩家属请善良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哪个要是方便的话就到看守所帮她们送衣服和被子。帮助好人度过危难,老天会给福报。


利川东城派出所:
电话:07187285110
办案人员 赵艾 手机号 13997753003
办案人员 邓阴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3/第七次被绑架-武汉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关押-392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