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盐山县韩宗岱、胡连华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河北省盐山县小学女教师胡连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被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警察迫害致死。

以下是胡连华的丈夫韩宗岱叙述他们夫妇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我是个当过十来年兵的人,在军队里得了乙型肝炎,也没有任何待遇就被复员。回家后妻子胡连华也被感染,一双儿女也经常打针、吃药,家庭生活几度困难。

一九九七年,我和妻子胡连华一同走入大法修炼。不长时间,我们俩一身的病都好了,孩子们也健康了,我有一个待遇稳定、优厚的工作环境,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大法的迫害,给我的一家带来了悲惨的遭遇。盐山县、乡两级人员经常到我们家骚扰、恐吓,我们多次被绑架、抄家、关押,遭辱骂、酷刑折磨。

胡连华本是国办教师,乡派出所警察多次去学校造事,当着全班学生的面绑架胡连华。警察还逼迫学校的主课教师捏造诽谤大法的材料,这位主课教师不配合,被传唤到乡政府去。二零零一年,学校停了胡连华的课。由于他们的骚扰,我们离开家,过上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二年,我们在住处被盐山县公安局蹲坑便衣警察绑架。当时一个姓谢的便衣带着几个人,以查计划生育为借口,对我们进行排查,我被绑架到公安局,盐山县国保(政保科)队长王文平带着几个人昼夜不停地对我进行非法审问,扳着我头至仰头的极限,用加了迷魂药的水给我强行灌水,并对我骗供、诱供、逼供,对我录假口供。等我明白过来后,发现被欺骗,我要反供,被盐山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新平带去用极其恶毒的语言对我辱骂、恐吓。

在盐山县看守所,所长王文昌把我关进一个恶号,利用犯人对我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我又绝食反迫害。王文昌把我提出来,左右开弓打我耳光,直到他打累了为止,接着又把我绑到死人床上,把我的四肢、腰全部绑住,大小便都在上边,几天几夜不能动,同时对我灌食,把管子从鼻孔推进胃里,一直不拔出来,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后来我被盐山县非法诬判三年有期徒刑,在被转到监狱时,王文昌说:“这就是以前对你的目的。”

在我被绑架后,胡连华也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到劳教所查出血压高,那里不收,就被放回监外执行。

我出狱回来后,我们住在离盐山很近的一个村子。我当时买了一个电动三轮车,以载货或拉货挣点钱为生,我儿子在附近打工,我女儿已出嫁,当时刚流产,在我们那休养身体。一天,多个警察闯进来,把胡连华及女儿、儿子一起绑架,当时我正在外面载客,没被抓到。

他们娘仨被关了很长时间。胡连华绝食抗议,后来生命垂危,警察才让家人接回。当时我家人请来医生给她诊治,她肚子很硬,按不动,医生叹息说治不了,家人都吓哭了。最后我们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胡连华的身体才慢慢康复。警察勒索千元钱后才放了我女儿和儿子。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失去了比较好的工作,胡连华也被剥夺了教师工作,我们俩人为了人身安全、为生活所迫,于二零零九年去了山东省庆云县打工。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那天,我正在家里,盐山县一伙便衣,开着一辆黑色轿车闯到我家,下来四个人,没出示任何证件,不由分说把我强制塞进车里,铐紧手铐,把我的手腕勒出了血,让他们给松下,他们都不肯。

到了盐山县公安局,我才知道是盐山县公安局和庆云县公安局伙同对我们进行迫害。盐山县国保队长刘振明和庆云县的人又把我从盐山县拉去庆云县公安局。他们在前一天已经把胡连华绑架了,并抄去了我们所有生活所需物品。他们把我关到一间屋里连夜对我审问,当时我告诉他们对我抓捕是违法行为,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再问什么我一概不配合。庆云县国保队李光荣气急败坏,用笔杆勒我的肋骨缝,用棍敲打我的头,用手狠掐我肩大筋,并用恶毒语谩骂我和胡连华,几个人还强行掰开我的手,在白纸上按手印、手掌印、指纹。

他们把我关入庆云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大门,卫兵拿着大枪让我抱头蹲下,我说:我是好人,没犯法,我不蹲。他就用脚踹我,用枪托打我。到了里边,看守所所长李纪严气得两眼发红,逼我跪下,我不跪,他就用发动机三角带做的皮鞭子猛抽我的大腿两侧,我穿的是单衣,当时就出了血。随后警察给我戴上大脚镣,一戴就是十来天,他们还威胁:再硬还给你戴,一直戴到你的大腿根,让你活着比死还难受。

胡连华在我之前也被他们关进庆云县看守所。我看到她被迫害的脸色苍白,仅一天时间就完全变样子了,不知她被用了什么刑。这也是她生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警察多次非法提审我,每次提审我,我都讲修大法给我带来的好处,我没犯任何法。他们再要问什么我一概不配合,到最后他们的记录都是零口供。

大镣子磨破了我的脚踝,一碰上铁镣钻心的痛,被他们提审时走得慢,就用双手提起镣子走,他们就拽着我的衣领往前拖,我几次抢倒在地。

盐山县和庆云县警察在我家进行了不止一次的抄搜,在我家发现了几封没来得及邮出去的真相信,是整理好的揭露庆云县恶徒迫害大法弟子、对每个人勒索的现金财物的详实数据。他们看到后恼羞成怒,对我严加审问,让我写字对笔迹,但我每次都不写我自己的真实笔体。在他们一次审我时,国保大队警察李光荣、李福瑞、姚卫国都在场,姚卫国说:“别看你什么都不说,你以后永远抬不起头来了,没脸见人了,回到家也没脸见人了。”

到了晚上,李光荣提出我来,问我的所有家人和亲戚的姓名、地址、工作单位等。我说:你问这干什么?他说:你家属(胡连华)身体出现问题,和你家人联系。我问:她身体怎么啦?李光荣说:心脏有问题。我说:她一直没有心脏病。李光荣说:一进来时就查出来了。我说:为什么查出心脏有问题还不放人?还关起来?李光荣说:不够条件。我又说:我是她最亲近的人,让我去照顾她吧。李光荣没吱声要走。我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要负全部责任。

第二天上午,他们告诉我说胡连华去世了。我说我要见她,他们说得向上反映。到下午他调来几十人,有十几辆车,控制着我没有一点动的余地。到了医院的太平间,我看到胡连华的遗体被放在一个铁盒子里,我当时就木然了,不知该怎么办了。

胡连华被杀害以后,他们说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一下,我要求给处理后事,我要去送她。他们弄来一个姓染的副局长劝我三次,我都没放弃我的要求。最后他们拖到把胡连华埋了后,以劳教三年监外执行放了我。

本来我一个美满的家庭,被祸国殃民的中共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

迫害我们的责任人:

河北省盐山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队长刘振明、王文平
看守所:所长王文昌

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队长李光荣、李福瑞、姚文国
看守所:所长李希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