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应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岁了,农转工早已退休。我是被抱养的,从小干农活做家务,吃了不少苦。由于长年农耕劳作,落下了很多疾病,特别是低血压、失眠、月子病等,真是让我苦不堪言。

一九九五年底听人说,现在好多人炼法轮功,病都好了,于是我也开始炼功、学法。通过学法,使我明白这不只是炼功,而是修炼,所以我这些病很快就好了。二十几年了,我从未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与镇压,上亿人的正信受到迫害,由于坚信大法,遭中共残酷迫害,许许多多家庭支离破碎,很多大法弟子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因为张贴真相资料被人恶告,二零零五~二零零八年初,二零零八年底~二零一零年,我被非法劳教关押两次。在被关押期间,受到非人般的折磨(在此不赘述),但仍未改变我修炼的坚定信念。

二零零五~二零零八年,在大兴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恶人多次逼迫我在大风口处冷冻,并在食物中放入不明药物,我每次吃完饭后,感觉头晕、咳嗽,这时,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药物不起作用。有一次,因为持续咳嗽一整夜,狱警强制让四、五个人把我架到医院,在去的路上我就在想: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没有病。经过各项检查,所有指标一切正常。

出劳教所之后,咳嗽越加严重。由于家人长期被当地派出所、刑警、居委会骚扰,害怕我再次被迫害,所以坚决反对我继续修炼。家人对我的身体情况非常着急,帮我联系医院找医生,但我不为之所动,并告诉他们医院治不好我的病,大法师父会救我,你们放心,我很快就会好的。师尊的慈悲救度让大法的神迹再次出现,很快从我体内几次排泄出浓状、絮状连着血块及血的东西,从此症状消失。家人看到我的变化,由反对变为支持,无不赞叹大法神奇。

自二零一零年回家后,居委会让四个居民平时监视我,特别是中共所谓的敏感日居委会还要派工作人员跟踪,给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特别是老伴。每次他们骚扰的时候,老伴不让他们進门,并且对他们说:“为什么总是拿我们当敌人似的!”由于长期承受这种精神的摧残,老伴的糖尿病越加严重,在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去世。

老伴去世之后,儿媳妇在无法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和长期以来被骚扰的恐惧之中,患上了抑郁症,不能做饭,也不能工作,甚至不能做任何家务。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之下,我深知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停下救人的脚步,每天都坚持做三件事,学法的时候,让儿媳妇在旁边听,渐渐地儿媳妇从痛苦与恐惧中摆脱出来。

二零一八年四月底的一天,儿媳妇主动想跟我出去买菜。因为邪党开会,我们一出门,就有一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跟踪我们。儿媳妇见此情况,就大声地对他说:“我妈这么好,你们老跟着她干嘛?别再跟着她了,你们走吧!”居委会的人听后,立刻掉头就走了。

从那一刻开始,儿媳妇彻底摆脱了抑郁症的困扰,一切恢复正常。古人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儿媳妇因为保护了大法弟子,制止了这种行恶,得到了福报,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抑郁症是很难治愈的,这展现了大法的神奇。

因为中共的迫害,使我对平时监视我的人充满了怨恨,觉的他们都是不可救药的人,无法被救度的生命。其中监视我的一个邻居的老伴愤愤地跟我说:“我们单位某某也是炼法轮功的,要不是一个单位的,我早举报他了!”不久,此人就得了癌症,在手术的过程中,碰到了神经,每天都承受着疼痛的折磨,痛不欲生。开始我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暗自欢喜,心想:“活该!谁让你们不干好事,这就是报应!”但是师父说过:“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是修善的,你们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们都要慈悲的对待,你们都不能够与常人争高低、用常人心来看待众生。你就慈悲的做着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1]师父还说:“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揭穿邪恶是为了制止行恶为目地的。”[2]

通过学法和同修之间的交流,我意识到这是一颗怨恨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炼的人要去掉的心,我想:他们也是被欺骗的众生,也是被中共利用的棋子,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有责任把大法的福音传递给他们。当我再次遇到监视我的人的时候,我主动询问了她老伴的情况。她对我说她的老伴每天都疼的嗷嗷叫,没有任何药物可以缓解这种疼痛,真的太痛苦了。我对她说:“大法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帮助你们的唯一的方法!”对方当时很茫然,然后就走了。

大约过了两个月,突然有一天,这位邻居跑到我家,兴奋的对我说:“快给我几张护身符!”我很好奇的问:“你怎么突然跟我要护身符啊?”她说:“在你跟我说完之后,我回家就让老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疼痛已经减轻多了,原来疼痛持续要三十分钟,现在也就几分钟。”我对她说:“一定要让你老伴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把护身符拿在手里,象宝贝一样捧着,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今年三月,邪党召开“两会”前,她特意来找我,并且告诉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居委会已经给他们开会了,让他们继续监视大法弟子,她还对我说:“我跟居委会说了,人家多好啊,每天都乐呵呵的,身体又那么好,人家也没有做坏事,老监视人家干什么啊!”她还跟我说:“居委会要是有什么事,我提前告诉你。”听到这番话,我知道这个邻居是想保护我,我更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的保护,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幸运的人。同时我再一次感受到大法的无边法力让明白真相后的世人得到了福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