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叙永县不法人员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迫害后,四川叙永县的公检法人员多年来也一直迫害当地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叙永县政法委书记黄邦华在洗脑班上咆哮:“江伯伯说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不让你们炼,你们就不准炼。老子是当过兵的,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们几个炼法轮功的。你不服随便你告到哪去,叫你来学习转化思想,没叫你来宣传。”现将叙永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部分事实曝光如下。

一、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关押、罚款

二零零零年二月至四月,叙永县城有赵生云、范小琴、陈桂珍、黄殊兰、黄静兰、李家卫、陈启华、丁启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地公安非法截访,把他们押送回来直接投进看守所非法拘禁,并每人非法罚款五千元以上。

叙永商贸局职工陈桂珍在北京上访因不报姓名和住址,被北京公安用多种酷刑折磨。如:转圈:两腿、手臂抻直,两手各提一个很重的包包转圈圈,直至转晕摔倒在地上;其二“飞”:腰弯成七、八十度,两手往后向身后抬起,两腿、手臂抻直,也称作“飞”;其三“苏秦背剑”:把一只手从腋下反背过去往上,另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反背铐在一起;其四,就用拳打脚踢;导致她的小手指一年多都没有知觉。

叙永县公安局警察与其单位外贸公司经理李富华等陈桂珍押回后,非法关押看守所十五天,罚款六千元(向家人罚款五千元,陈桂珍身上的现金全部被搜光)。

叙永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打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剥夺公民的信仰权,依法上访的民主权,导致法轮功学员名誉受损、经济受损、身心受损、家庭受损。每个家庭因自己的家人上访遭到政府、公安的打击而深感恐惧。

二、洗脑迫害

叙永县政府、政法委、各级六一零、公检法,迫害一开始就在公安局内的消防中队里举办了两期洗脑班。洗脑班非法拘禁他人,强迫他人在失去人身自由等强大高压下放弃修炼法轮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叙永县城遭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袁仲英(七十多岁)、黄殊兰、陈桂珍、范小琴、王治中、甘宗义、朱湘玲、赵生云等。

赵生云是叙永县通机厂的职工,她抵制洗脑被非法劳教。她回忆说:我是第二批进洗脑班的。二零零一年二月十日,我单位的主管部门五人多次到我家守候,非要带我到洗脑班去“学习”,我坚决不跟他们走。可怜我丈夫禁不住邪恶的恐吓,他也催促叫我跟着来的人走。叙永政法委六一零头目黄邦华任意调集县公检法、政府人员、教师,国保人员郭定义、黄炳轩等人参与洗脑班迫害,还设有戴红袖章的门卫。

洗脑班的“教员”每天拿着攻击大法的文章来宣读。我是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者,知道真相,绝不接受谎言洗脑。一天晚上,公安一科打电话威胁我丈夫说:你家的赵生云,问题重大。最好你先给她做做工作,叫她先写个“保证”表示悔过,不然……于是我丈夫就立即给我施压,对我说,你想好,做好准备,今后我可没时间来看你。

我在洗脑班上说: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使人真修向善,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有何不好?这时政法委书记黄邦华气势汹汹地说:江伯伯说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不让你们炼,你们就不准炼。老子是当过兵的,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们几个炼法轮功的。你不服随便你告到哪去,叫你来学习转化思想,没叫你来宣传。并大声吼:把她带下去。在场的国保警察及洗脑班人员将我关进看守所。此时,黄邦华还逼迫我丈夫到看守所来做我的“思想工作”,要我配合上电视,现身说法污蔑法轮功,遭到我严词拒绝。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政法委、六一零、国保迫害升级,对我实行逮捕。我绝食反抗,于是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强行插管野蛮灌食。女所长罗辉玲还给我注射不明药物,令我昏迷。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十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县六一零政法委人员拿出泸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非法劳教一年的通知来叫我签字。我不服此决定,分别向四川省劳动管理委员会、泸州劳教委员会申诉,结果石沉大海。

陈桂珍是叙永县外贸职工。她诉说: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公安国保队长郭振宇带队,其中有政法委的一个高个子,还有商贸局范泽贵,西外社区刘二妹,及四个警察闯入我家。进门声称:陈桂珍,今年天气热(那时气温43度)我们特来送你到古蔺黄荆老林去乘凉。我答: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其中一人说: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非去不可。

此时我还穿着室内休闲的短衣短裤,光着脚,他们就开始强行绑架,拉手的拉手,抬腿的抬腿,抬着我快速的飞跑,我的身体在楼梯间撞来撞去的,从六楼抬到楼下,塞进警车。我立即高呼:警察抓好人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急忙关上车门飞快的开走。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古蔺黄荆老林的一家宾馆—洗脑班所在地。据说古蔺县的,泸州市江阳区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到了这里来洗脑,封闭式的单个隔离关押。

洗脑班全是封闭的,我被关进一间卧室,四十多度高温,没有电扇,还不准我开窗子。姓陈、姓雷的两个警察,和两名中年妇女二十四小时轮流包夹我。他们可以轮换出去透气。我分别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三人都默默地听着不作声,只有那个姓陈的警察不听,还扬言说:我干了多年转化法轮功的事,在我手下没有谁不转化的(此人第二年遭恶报死亡)。

我告诉他们我曾多种疾病缠身,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炼功后不久,多种疾病痊愈,给单位和家庭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我脾气也变好了,家庭更加和睦了,工作也比原来做的更好了。我往哪里转化?我坚决不 “转化”,绝食反迫害。绝食四天半后,出现严重高血压,人都变形了。他们怕出问题,才叫我儿子把我接回家。野蛮绑架时,胸口和膀子撞出的瘀血,回家后十多天都没有散。这是我遭到的第二次洗脑迫害。

曝光叙永县正东乡洗脑班恶行

叙永正东乡也是苗族乡,普遍信神。一九九九年以前,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有二百多人有缘得法修炼,那时集体炼功、学法,形势非常可喜。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这个小县城的一个乡,二零零零年腊月底也办了二期强制洗脑的所谓学习班,每期一星期。由叙永正东乡政府和乡派出所执行。参与人员有乡政府的:村长李育华,支书罗永康;乡政法委书记罗应全;乡派出所所长白定寿,警察罗勇等。被强迫绑架到洗脑班的有法轮功学员李学华、李俊华、张有权、先韦兴、李高云、李高岗等;家属被洗脑班叫去训话的有罗远秀、宋品芬、罗应平、罗应英、先韦兴等。

李高云被洗脑班双手吊到树上受刑十二小时;李成贵的家属被叫到洗脑班训话,李成贵、李俊华还被洗脑班送到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张有权被非法拘留一个星期;支书罗永康骂五保的孤寡老人、法轮功学员先韦兴:“政府给你的,你吃多了,想造反了。”

洗脑班结束后,凡进了洗脑班的人被强迫每天每人都要按时到乡派出所报到签字。这个黑规定持续了好几年。每到邪党敏感日这些法轮功学员还遭到敲门骚扰。

三、非法劳教迫害

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非法劳教是最方便的。不用法律程序,就可以任意的把法轮功学员投进去进行剥夺信仰的身心的摧残。叙永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叙永政法委、六一零等机构非法劳教迫害。

陈桂珍遭劳教所药物迫害左眼失明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早上七点钟,陈桂珍正在喂孙女牛奶,经贸局范某某、黄烦宣来敲门,陈桂珍把门打开,说叫她到办公室去谈几句话。结果把陈桂珍骗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几个公安强行把陈桂珍拉到警车上,再拉到新区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叫她签字劳教一年,陈桂珍不签、绝食,待第二天一早就把她送到劳教所。

陈桂珍被劫持到劳教所不久,陈桂珍的父亲就悲愤去世,死前还叫着她的名字。

在四川省资中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逼迫陈桂珍放弃“真善忍”信仰,安排三个杂犯包夹她,对她进行体罚:面壁罚站、蹲军姿,坐军姿,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晚上双手交叉背铐在床头铁架上。陈桂珍仍然不“转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一天下午,他们用小碗装了半杯冷豆奶强叫陈桂珍喝,当时陈桂珍认为他们是好心就喝了。到了晚上她心速加快,好象心都要蹦出来了,全身抽筋,走不动。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把陈桂珍弄到医院里强行打针,打的什么针不晓得,过后她大脑失去记忆,然后三个包夹强行把笔拿到陈桂珍手里,就抓住她的手写“三书”。吃豆奶、打针后,没几天她的左眼发痒,慢慢就看不见了,到现在完全失明了,一点都看不见了。

四、非法判刑迫害

不完全统计,叙永县城至少有付清明、王满群、王建胜、李群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迫害。

1、傅清明被非法判刑三年

付清明,叙永水泥厂职工,被诬判有期徒刑三年。二零零四年四月,傅清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个月。二零零七年四月,傅清明被马岭派出所绑架、抄家,非法拘押了二十五天,又骗他媳妇交了五百元罚金。

二零一二年五月,傅清明到太平镇向林讲真相,被向林派出所绑架,叙永国保冯光勇、马玉良、罗中平与公检法合伙构陷,诬判三年。在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里,坐三年冤狱,受尽残酷折磨。

2、王满群被非法判刑两次

现年七十岁的王满群,原叙永县糖业烟酒公司退休职工,门市出纳员。二零零六年曾遭叙永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又被叙永法院秘判三年零六个月。七十高龄的王满群遭受到非常严重的迫害,身心备受摧残。

五、长期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叙永政府、街道办、社区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迫害持续不断。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劝善讲真相也持续至今。

1、大队书记恐吓李燕珍老人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叙永县大石乡通知大队邪党支书将八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燕珍带到乡政府恐吓,说威胁继续修炼法轮功要影响儿子孙子的前途,引诱老人签字、拍照,完成他们的“交差”。

2、国保警察马玉良惊扰九旬老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叙永县六一零国保警察马玉良,带领西城社区的片警及其他人员到法轮功學员何继蓉家去骚扰。何继蓉没在家,在路上碰到何继蓉九十高龄的老母亲,马玉良抓住老人的手就不放,说要上她家去给她女儿拍张照片。这位老人吓的全身发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3、袁中英、张亚云、艾会、王满群遭到敲门骚扰

4、写真相标语朱显才被西城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叙永县西城派出所来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朱显才家骚扰,问他是否炼法轮功,并拿出搜查证企图搜查。朱显才严肃的说:谁也不能动我家的一根毫毛。其中一警察问:你在你楼下写什么话吗?朱显才说:我没有做坏事。警察就把拍的视频给他看,问:这是否是坏事?朱显才说:这是救人的,佛普度众生,要人人都知道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错在哪儿呢?朱显才一直给警察讲真相。警察将朱显才非法询问了六个小时才放回家。

5、邮寄真相信魏淑贤被骚扰、抢劫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社区人员与兴文县国保人员四人,说来证实一下魏淑贤是否邮寄过两封真相信。说着,一个警察读完一张纸片上的东西后几个人就动手抄家。魏淑贤前去制止被警察社区人员三人强拉着不准动弹,然后,他们把魏淑贤带到兴文县公安局非法讯问,强按手印。直到晚上九点过后才送回家。

在回家的车上,魏淑贤就对他们说:我给你们公检法司人员寄公开信,是为你们好,你们不能反面理解。不要再听信江泽民的谎言了,不要再受他的欺骗了。我们法轮功学员是为你们在历史的关头明辨是非、明辨善恶,有个正确的选择。为你着想,为你们的家人着想。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请你们赶快醒悟!回头是岸,善恶必报是天理。请你们顺天理而行,才是最好的选择。

回到家还未等魏淑贤开门进屋,警察就咔嚓照相,照人头,照家门外的环境。

叙永政府、社区、公安追随迫害二十年来,不断的骚扰法轮功学员,不完全统计,县城,及周边至少有三十五人以上受到长期的骚扰迫害。

六、其它形式的迫害

公民参加法院的开庭,监督法律的执行,是正常社会的司法活动。叙永政法委、国保违法阻止正常的司法活动,绑架参加开庭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五月,古蔺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廖挺开庭审理,叙永县一法轮功学员进入了法庭参加旁听。庭审结束,法轮功学员被叙永国保马玉良和一名女警绑架(作案人还有一小学校长何卫明),塞进一辆白色的小车,带回叙永,由政法委书记李勇现场监督审问。

法轮功学员抵制其侵犯公民权利、破坏司法的违法行为,询问、笔录、拍照,法轮功学员一概拒绝。快到晚上六点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叙永县县委打着6﹒26戒毒日幌子诬蔑诽谤法轮功,毒害民众。当日上午八点半,叙永县邪党委主办,东、西城派出所配合,在城区的闹市中心杨武坊、春秋寺大门前搭台污蔑法轮功,还僱用社会上游手好闲的男青年拿着话筒喊叫,诋毁大法、毒害众生。

结语

以上所述,只是四川泸州地区叙永县各级政府、公检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大量违法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迫害法轮功的大清算早已开始,最后的审判即在眼前。当年叙永政法委书记黄邦华说,“江伯伯说好就好”的那个邪恶时代已经快结束了。希望叙永县各级政府、公检法人员能明白真相、停止迫害,这是能看清形势的人的聪明选择。

叙永县及泸州市检察院中级法院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分人员: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 黄邦华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 李勇
叙永县国保 马良玉 郭定义 郭振宇 黄炳轩
商贸局 范泽贵;西外社区刘二妹
叙永正东乡村长李育华,支书罗永康;乡政法委书记罗应全;乡派出所所长白定寿,警察罗勇
叙永法院审判长 刘远平,代理审判员 张勇 彭霄霄,书记员 李财源
叙永县法院审判长 龙兴明,审判员 魏兴才, 王元彬,书记员 靳斯琴
叙永县检察院 检察员夏忠文 书记员陈登蓉
叙永检察院 检察员黄勇 曾笋
泸州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 万晓波 ,审判员 程德朋 徐翻翻,书记员 杜宏丽
泸州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 马兰 ;审判员李旭东;代理审判员 雷刚
泸州市检察院 检察员 黄勇 曾笋
泸州市检察院 周瑶 李彬 夏忠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