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77岁赵文秀被枉判七年半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近日确知,失联了数月的四川泸州市法轮功学员赵文秀,已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被投进四川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这是这位善良的农村妇女第三次被非法判刑迫害。

赵文秀被劫持到监狱后,监狱打来电话说,人到了监狱,什么时候可以见人要听候监狱的通知。家人接到电话很吃惊,就说,赵文秀年岁已高,又有病。监狱说,检查过的,没有病。现在已经四个月了,家人还没见着赵文秀。

赵文秀,今年77岁,泸州市泸县奇峰镇人。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前总感到身体不舒服,说不出是什么病,每天打饱嗝,很难受;修炼大法后,这些折磨了她多年的顽疾消失了,从此身体健康,精神矍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赵文秀遭到各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拘留关押、非法拘禁洗脑、抄家、被注射不明药物等,还三次被非法判刑。

长期遭各种迫害、三次非法判刑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伺机绑架,赵文秀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二零零四年以前,赵文秀遭跟踪、绑架、抄家、拘留、洗脑,各种迫害至少十九次。

二零零四年二月赵文秀又被跟踪,被非法抓捕、抄家,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四年赵文秀三次被绑架、拘留,在看守所被戴手铐脚镣,关了多少天,赵文秀记不得了。二零一四年七月赵文秀被非法抓捕,八月被泸州市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监外执行。

二零一五年七月,泸县奇峰镇国保、警察又将赵文秀再次绑架、拘留,赵文秀绝食抗议一个月,被狱警戴脚铐、手铐,并且注射了两支不明药物,一下子就记不起以往的事了,尽力回想,也只记得个大概。而原来她的记忆是最好的。赵文秀这次被迫害后,身体非常虚弱、吃不下东西、全身发软、心慌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二零一七年皇历五月初八,四、五个身着制服的警察闯进茜草镇赵文秀家中,问他们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来干什么。除一人说自己姓刘外,其余的一律不开腔。两人守着赵文秀老太太不准动,另外的人就到屋里四处乱翻,凡是有关个人信仰的东西,如大法书、真相资料、《明慧周刊 》等,全部抢走,连有相关信息纸片都没留。

二零一九年三月,赵文秀被泸县海潮派出所绑架,随即被泸县法院判刑七年六个月,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目前情况不详。

家人从没有得到过开庭通知与判决书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一场血腥的残酷的、反人类的违法犯罪运动,迫害者自然要掩盖迫害的罪恶,封闭迫害信息。三次非法判刑,赵文秀的家人都没有得到过开庭通知,不知庭审情况;两次送监狱前都没有得到家属会见的通知,秘审秘判,秘密劫持到监狱。

二零零四年二月赵文秀被抓后,家人一直不知赵文秀的情况,等到十二月份去问,奇峰派出所却说“搞不规一”(搞不懂),推法院,法院含糊其辞,说判了三年,八月份送走了,其它的什么也不说。

二零一九年三月赵文秀被抓走,家人得不到开庭、判决的消息,一次次打电话询问,法院统统不予理睬。最后的判决结果家人连口头的通知都没有得到,别说看判决书了。问到法院,法院回答,判决书从来都是只发给本人。(赵文秀两次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家属都未能得到判决书)。

经家人向看守所打听才知道,77岁的老人被判七年半,已被送走。泸县法院重判的说法是:二零一四年江阳区法院判的五年监外执行刑期未满,加上二零一九年再判,刑期就累积成七年零六个月。如此秘判重判,如此累积年限,又如此封锁信息,这显然是一桩见不得人、掩盖着诬陷罪恶的冤案。

泸州市江阳区两名法轮功学员,69岁的农妇丁国琴,与64岁的原工商局公务员梁文德,被劫持进监狱时都是体检合格的健康人。丁国琴入狱十个月不到,梁文德入狱仅一年半,在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月相继被监狱迫害致死。龙泉女子的罪恶可想而知!从明慧网曝光的监狱黑幕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不讲人伦,灭绝人性,不管年老还是年轻,手段同样是残忍的,血腥的。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黑窝里,赵文秀老人的境况堪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