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窝里的明白人(2)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接上文

(二)劳教所L队长说:“法轮功平反是早晚的事”

二零零零年我進京证实法,被绑架回当地,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开始时,我被非法关押在集训队,又被单独关押在三大队。由L队长做所谓的帮教。为开创修炼环境,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L队长和W教导员当班时,我依然如故。他们就分头找我谈话,希望我不要炼功,最起码不能在他们俩当班时炼功,算是给他们所谓的“面子”。我就借此告诉他们,因患不治之症我才修炼了法轮功,终于能活到今天,如果不让炼功,等于逼我去死一样。我还把我见证到的法轮大法的超常神迹也一一讲给他们,向他们揭露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编造的种种谎言等,告诉他们,我最初在当地给单位领导和公安局领导讲真相时,他们说,“我们也了解法轮功,但是我们决定不了这件事,我们得听中央的,如果中央让你们随便炼了,我们就不再管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去北京上访,也是无奈之举。这次被非法劳教,就因为去行使了公民被赋予的拥有信仰、信访自由的权利。既然我能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条幅,就是想告诉中央和国家领导人,我们就是要做好人,坚持修炼到底。劳教所还有比他们更大的官吗?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我炼功,我们炼几个缓、慢、圆的动作,就能把共产党给炼垮台了吗?一个强大的政党怎么还害怕好人多呢?我炼功真能把劳教所房子给炼塌了吗?而且那些劳教人员要因此而真能了解到法轮功真相,都相信法轮功,不用你们“改造”,他们会从本质上改邪归正的。当然我也理解你们的难处,并不想让你们为难,你们可以如实的将我说的这些情况和我的表现反映给你们的上级领导。

一天深夜,看我刚一炼功,两个“包夹”就上前按着我,央求道:求求你别再炼了,不然我们都会被加期的,就回不了家了。我说:好好,我今天就不炼了,但是明天请你们告诉布置此任务的那些人,劳教所的饭我就吃到今天为止了。那一刻,心里有种超越生死的释然。

第二天,我一直躺在床上。中午时分,教导员進前俯身在我耳边说:对不起,M大哥,我代表L队长来向你赔礼道歉,大家都说不应该这样对待你,自你分到我们队后,大家都挺尊重你的,通过你的教化,劳教学员闹事的都少了。这是一场误会,希望你能理解L队长,他也有很大的压力。最后大家都同意,今后你愿意咋炼就咋炼。他接着又说:今天队长特意吩咐食堂给你做的菜,烙的饼,你就给我们个“面子”吧。教导员称我为大哥,这还是第一次。此后,我利用劳教所要求写所谓的周纪实之际,每周写一篇真相送给他们,有一天牢头(称坐班的)告诉我,你写的周记实,队长看的可认真了,还夸你说,你看这老M不但字写的好,这道理说的也清楚,这法轮功里真有人才啊!我还是每天坚持炼功,那时我所在的三队还没有监控器,值班警察一看我要炼功,就主动把监控窗口的布帘给拉上。“包夹”告诉我:“这就是暗示你,我们(指狱警)没看见,你随便炼吧。”

一次,L队长找我,说他目前很为难,因为全劳教所都没人敢再炼功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坚持炼,他的压力很大。看他想用人情来说服我。我向内找时,发觉是因为自己对他也有情了,他才以动情的话来动摇我。我告诉他:我很感谢你一直在支持我炼功,你知道我是好人,此时能为好人提供方便,你也是好人,将来一定会得福报的。此后我仍然是坚持每天炼功,他也没再来阻止我。

后来,因为劳教所一大队两个劳教人员在出外工时逃脱,就把一大队和三大队合并了,我与被非法关押在原一大队的三位同修相会在一起。L队长又找我谈话说:把几个法轮功学员和你放到一起,你帮我带好他们,但你不能带着他们老炼功。你一个人坚持炼功,我的压力就够大了。我说:我们修炼是修自己,炼与不炼都是每个人自己的事。不过,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好人,也都是因为坚持不放弃修炼才被非法劳教的,你最好还是和我一样来对待他们吧。不然,你让我炼不让他们炼也不是那么回事。

当晚半夜,我依旧按时炼第五套功法,三位同修一看,也起来和我一同打坐。值班犯人一看制止不了,马上报告给值班狱警,值班警察过来看看说:先别管了,明天再说。但此后一直没人来阻止我们炼功。

尽管当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整体迫害还很严重,但我们几位同修的这个小环境还是日渐趋于好转。原来洗澡时用冷水,后来就让劳教所食堂给我们烧热水洗澡。每当L队长带劳教犯人出外工回来,就给我们带回在外面买的饺子、包子、烧鸡或香肠等食品来改善伙食。那时劳教所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除了集训队,都是单独封闭关押,可我们四位同修却吃住都在一个监号。

一次管理科科长值班突然来查岗,看我们四位同修在一起吃饭呢,咆哮道:“这是怎么管理的?法轮功(学员)怎么聚会了,还在一起吃上饭?!”还扬言要去找L队长、W教导员“算账”。当时我很担心L队长会有麻烦,就和管理科科长说,你不要找这个那个的,你就对我来吧。他一看我没被吓唬住,就灰溜溜的走了。晚上,W教导员当班,过来跟我说:没事儿的,你不用担心,L队长的业绩在所里是被公认的,大所长很器重L队长。

一天,牢头告诉我:L队长表扬你们了。L队长说:你看李洪志(先生)能教导出像老M他们这样的大法弟子,法轮功平反是早晚的事。

教导员一天在点名时说:L队长有交代,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的劳教学员,不是负责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是负责照顾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室的暖瓶里如果只有一杯水,警察可以不喝,也要给法轮功(学员)喝。

回到监号,一个牢头感慨道:看来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是大爷了,看来我也该炼法轮功了。L队长还将队里出板报的事交给我办,说是我字写的好。对此我欣然接受,每一期板报中只要涉及布控迫害或诋毁法轮功的内容,我都将其删掉。神奇的是,没人为此提出过异议。

在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我闯出了劳教所。听说劳教所其它各队后来接连出事(恶报),唯有三大队一直很平稳,相信这是L队长的善行积下的福报。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