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兰州市的一份“内部文件”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最近几年,甘肃省兰州地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为营救他们,向兰州本地各级公检法部门递交举报信、控告状,以及其他法律文书,要求各级公检法部门依法还法轮功学员公道,还自己家人公道,并追究参与绑架,以及实施起诉、审判的直接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可是,家属无论走到哪里,都被“我们不管这个”为由回绝。

之所以各级公检法部门的工作人员,能够不约而同地说出同一个理由,回绝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是因为近几年兰州邪党部门给本地司法部门有一份内部文件,文件内容是:对法轮功(维权)的案件一律不答复、不受理。

这份内部文件使更多司法工作人员,面对被无辜伤害的民众时,无法施以正常的职责内的帮助,使参与迫害者更加肆无忌惮,在沉默中,做了这些行恶者的帮凶。然而,人的良善是与生俱来的,公检法人员,也不例外。这种良善又能使人更清晰地看明白是非与对错,能分辨出善恶与真假。虽然有内部文件的约束,但是人的良善也使这些公检法人员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二零一六年,有家属到兰州市公安局,找到接待室,要求依法对基层公安局的非法拘留提起行政复议。当电话接通,工作人员一听到是法轮功(学员的)案件,直接告知家属他们不管。家属问什么部门在管?该工作人员在电话的那头,笑着说:这法轮功(学员的案件)现在谁管,我不知道,你们问问办案单位,他们应该知道。

家属来到兰州市市政府,找到行政复议部门。里面一个看似负责的人很认真地翻阅家属递交的复议申请,很认真地询问公安违法操作的细节。当最后听到是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时,这个人一反常态,一下子很激动地坐到一边的椅子上。除了说句“这个案子我们不管”以外,多一个字都不说,不说法轮功好,也不说法轮功不好。他的表情只是为了证实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多说话,对家属无丝毫恶意,他的行为只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他自己认为的最权宜最为自己好的做法。当家属告诉他:“你这样做,我们可以以你的不作为控告你。”他很爽快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并告诉家属,被告是市政府,家属可以去告。他了解法轮功真相,所以不愿意说诋毁法轮功的话。他也知道这份内部文件的邪恶,所以才对家属从头至尾无丝毫的恶意。他恐惧的是邪党的邪恶和不讲理。

二零一七年,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向各部门举报、控告的过程中,在省检察院递交材料的过程中,里面接待的两个人,其中一人看到警察给家属的法律文书中有法轮功的字样,立刻站起来喊保安,让把来人赶走。他们是省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连听一听家属陈述的过程都不敢。保安听着里面的工作人员一遍遍地喊,只是在那里站着,没有什么行动。

后来家属来到另一个司法部门,递交材料后,工作人员很认真地看了材料,对家属的态度非常客气和礼貌,让家属稍等片刻,有专门的人会给予答复。等来人来了后,依旧对家属的态度非常和善和礼貌,看完材料内容,来人告诉家属,无法受理,因为有内部文件,要求他们不答复、不受理。家属讲述家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无辜迫害的过程,对方不但听,也很理解。当家属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时,他们微笑着接受了。

在另一个检察院,家属递交控告状后,工作人员告知家属:这类案件他们不管。家属就给其讲法轮功真相,并说道,现在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纷纷落马,就是天惩。这大老虎也快被抓了。该工作人员问,这大老虎是谁?家属说:(元凶)江泽民。听到此话,该工作人员一下子站起来,双手紧紧握住家属的手,重重地握了两下,显得很激动。后来在家属给巡视组递交材料的时候,又遇该人。那天是他值班负责接待来访者。他悄声告诉家属,这类案件材料巡视组不保存,即使留在这里,也会给你毁掉,而且内部有规定,不得接受法轮功(学员案件)的材料。

也是这个时候,在别的家属找法院询问案情时,接电话的法官说,让律师来,只给律师说。家属说,请律师费用太高,我们请不起,但我们想知道案件的进展。电话的那头,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你们这个案子近期不会安排开庭。

上诉的时候,家属打电话给法官,要求请律师。该法官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在电话的那头说:不要请律师,没什么用,判决书都已经打印好了,只需要给本人送达。你请了律师,我只是把时间往后推一推,没多大意义。后来家属得知,原来一审的判决内容就是中院决定的,上诉只是一个给法轮功学员维权的程序幌子,是骗人的。

也就是这份内部文件出来的时候,法院的法官,直接告诉家属: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随时问。因为开庭的时间不是我们说了算,是“610”及中院在定,我们之前跟你们一样不知道具体时间。判决内容也是“610”及中院在定,不是我们做。随时打电话,我们知道情况也就能够及时的告诉你们。

近期,一位司法工作人员说道:对于全国各地出现的针对法轮功学员案件退卷、放人的事,我们也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