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平谷区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北京市平谷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有很多遭到恶报,下面仅举几例。

▼杨宝山,男,原北京市平谷区“610”主任,遭到现世报应,于二零一五年死于癌症,死时五十八岁。

在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六年之间,平谷区“610办公室”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十多对夫妻被绑架关押至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还有被判刑关入监狱,有的家里孩子和老人无人照顾,有的家中老人因此而离世。二零零三年十月,平谷区“610”办曾在韩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韩素英、纪桂霞、王克曾、罗海英、赵彩云,除赵彩云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外,其他人都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平谷区计有百多人次的绑架,是经杨宝山策划和参与下进行。

▼王广生,男,北京市平谷区镇罗营镇上镇村治保主任,二零一九年正月过后得喉癌死亡。王广生生前在村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张玉红、杨小凤到镇罗营镇上镇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村治保主任王广生等人围攻并恶意构陷。张玉红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天。杨小凤遭平谷法院非法判刑。

▼李新春,男,任北京市平谷区刘店镇行宫村邪党书记十四年,二零一七年底死于肺癌,时年五十八岁。

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行宫村法轮功学员张久海在开车路上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张久海一直单独与七十四岁的老父亲生活在一起。张久海被绑架后,老人受到很大打击,神思恍惚,于二零一七年六月摔了一跤,胯骨摔断,有人报告给村委会,村委会的人却说检查了没问题。老人因无人照料,自己又不能动弹,生活不能自理,造成全身大面积溃烂。因家中没有收入,没钱去医院看病。直到九月三日才被好心人送到医院。医院检察发现老人股骨颈骨折,本来想动手术,但是因为皮肤溃烂严重,有些部位甚至长出蛆虫,后来医院也不敢收治了。张久海的辩护律师曾到行宫村村委会要求开证明让张久海办取保候审出来照顾老人。但李新春掌权的村委会推说需要镇里盖章,而镇里主管领导又不在,不予办理。几个月后,张久海遭非法判刑,老人盼子归无望,在绝望中离世。

张久海曾数次被绑架、抄家,多次被劳教、监禁迫害,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张久海的母亲因承受不住打击,早于几年前去世。张久海一家人家破人亡,与村书记李新春配合邪党迫害有关。

▼张元军,男,北京市平谷区峪口镇兴隆庄村治保主任,于二零一九年畏罪自杀。

张元军任职期间一直积极配合警察绑架、抄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致使该村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一九年上半年一天,张元军和其哥哥发生冲突,用勾杆子勾破了他哥哥的脖子,流了很多血,惨不忍睹,他害怕而逃跑,他侄女随后报了警。几天后有人在邻村蔡坨村一家闲置房中发现他已上吊身亡,身上都烂了。

▼张元福,男,北京市平谷区峪口镇兴隆庄村原书记,于二零一七年冬天中煤气死亡。

张元福在任期间刁难法轮功学员,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说不好听的话,带领政法委警察等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二零一七年冬天张元福夫妇双双中煤气,张元福中毒死亡,而不反对大法的妻子却安然无恙。

▼关亚民,女,北京市平谷区峪口镇兴隆庄村前书记,二零零九年左右死于癌症。

关亚民的丈夫在平谷区看守所工作,她配合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抄家、骚扰,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抓进洗脑班摧残,有的承受不住身心痛苦放弃修炼甚至死亡,使多个家庭遭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或家庭破裂的痛苦。

峪口镇兴隆庄村另有几位村委成员,当时稀里糊涂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也干了不该干的事,遭报身体出现重症,但了解真相后主动不干了或者不再参与,身体得以恢复或维持原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