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过程中的几个神奇故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有许许多多的修炼体会,但不知如何说起,在此我就谈一谈修炼过程中所经历的一些神奇的故事吧。

一、师尊帮我清理身体

炼功之前,我风湿性关节炎特别严重,黑瘦的腿,皮包着骨头,就好似两根骨头支撑着身体,整个腿脚无论冬夏都象冰块一样,三伏天盖了三床棉被也暖不热乎,更不用说出汗了。要是阴雨天气了,每时每刻腿都钻心的难受。脚底烂的都是豆大的深坑,里面流着胶粘的黄水,脚趾粘在一起都掰不开,脚烂的不敢走路,坐在办公室里穿着鞋,都臭气熏人。每天泡脚也不起作用,奇臭无比。当时我在机关工作,我们宿舍安排了四个人居住,我搬進后,第二天,另外三人都悄无声息的搬走了。

修炼后,第一天去炼功点上炼功,就听到有人说:“谁的脚,这么臭啊!”炼功两、三天后,我感觉到脚趾缝处很疼痛。下班回家后洗脚,发现大拇趾和二脚趾之间的脚趾缝下部有一个黑泡,此部位挤不着,踩不着,磨不着,也碰不着的,这个黑泡是怎么出来的呢?就觉得很奇怪。洗完脚用针戳破后,前后窗户都是开着的,可屋里臭的都呆不了人。这时我才悟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使我能够正常的参加集体炼功。

从此以后,我的脚再也不臭了,脚气痊愈了,折磨我多年的风湿性关节炎也不翼而飞了。

二、遭雷击身体安然无恙

我们作业的单位是个新开发的油田,是荒蛮的海退之地,杂草丛生,芦苇遍地,狐黄白柳也随处可见,甚至成群结队。

一九九六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值班休息的时候,睡得正香,在枕头的里侧,感觉有一个象猫一样的动物趴在我的脸上呼哧呼哧的嗅我的脸部,我伸手一抓,扑啦一下子,动物的爪子扒着床腿就跑了,并听到扒床的声音吱咯吱咯的响。我立即坐起来打开灯,门和窗户都关的很紧、严丝合缝,房屋中只有我睡觉的一张床,没有任何动物能藏身的地方,我查看了整个宿舍,却也没发现屋子里有任何东西。

同年的六月,又是晚上值班的时候,忙完工作,学法后我就上床休息了。夜间我被轰隆隆的雷声震醒,雷鸣电闪响个不停,从窗子向外看去,看到天上的炸雷一个接一个,围着我宿舍一路之隔的大会议室,一圈一圈的打着转的劈。让人感觉好象非常着急的样子,因为我早就发现在我的宿舍周围有不好的东西存在(就是有狐黄白柳这些东西)。我就想,如果我这里有东西,那你就劈吧!这念头一出,瞬间,一个霹雷“咔”的一声就在我身体周围炸开了,火光冲天,我感到非常美妙,就觉的我的灵魂象一股烟儿一样,飘飘渺渺的出来了,几秒钟后逐渐又回复了意识,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身体里,象怒号的电闪雷鸣也即刻消失了。就这样,师父为弟子清理了修炼的环境。

三、铁块砸烂雨鞋 脚却完好无损

一九九八年我被调到基层防砂队工作,因为该油田出砂严重,油井防砂就成了油田开发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主要采用的就是水泥砂防砂,就是将水泥和砂子搅拌在一起,用水携带到井底,凝固后起到防砂的作用。因此,我们就和水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天与水打交道,不管冬天还是夏日都必须穿着雨鞋干活。对此我的妻子为我买了一双牛筋雨鞋,既厚又结实,耐磨、耐酸、耐碱又防晒。

一天,我们十多个人一起向解放卡车上装水龙带,因为解放卡车槽子比较高,水龙带扭劲太大,不小心水龙带连同近二百斤重的水龙头(铁疙瘩)从车槽子里弹了下来,我来不及躲闪,带着棱角的水龙头一下子正好砸在我的脚面子上。这两股力量加在一起有多大的劲啊!当时,我的脚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皮儿都没破。我们的刘班长看到了,他看了我一眼,看着我没有任何反应,接着就上井施工去了。到井上干活的时候,我就对刘班长说:“你看到了吧,水龙头砸在我脚面子上,我要不修炼,这么重的水龙头,我的脚早就砸碎了。”他说:“是啊,我看见了。”这件事情我也没在意就过去了。

一个星期后,在進行防砂施工的时候,感觉雨鞋里進去水了。我到没水的地方把鞋子脱下来一看,水不是从鞋筒里進去的。再仔细检查,发现雨鞋的脚面上有方圆4、5厘米的一块已碎成了麻花,全是杂乱无章的细裂缝。我就在想,新买的牛筋雨鞋,另一只鞋好好的,怎么这一只鞋脚面子上碎了呢?感到很困惑。我忽然想起来了,这应该是那次往车上装水龙带时,被掉下来的水龙头砸的。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牛筋雨鞋被砸碎了,脚却完好无损!

四、正念的威力是无穷的

(一)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当时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非常疯狂,油田各级单位层层机关都设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那里关押着大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当时,有许多学员已邪悟,而邪悟者在邪恶610的操控下到处作恶,成群结队的在街上到处乱窜,只要是炼过功的,他们就找去進行转化工作。

那时这些人,单位也允许他们可以不上班,整天满街到处转,在家的大法学员都到处躲着他们,因为一旦被他们碰到,就会对你没完没了的折腾,对不转化者甚至被他们告到中共610那儿去,就会被拉去洗脑班,甚至被拘留、被劳教。当时的修炼环境非常恶劣,那真是黑云压城啊!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我刚从洗脑班回家不久,就接到明慧网“发正念”的通知。一天晚上我和妻子同修坐在床上发正念。不长时间,妻子一碰我的胳膊,我睁眼一看,一个大火球从楼顶上飞过来,就象初升的太阳一样大,红彤彤的,到了楼前的空场上就销毁掉了。我们又继续发正念,呆了一会,在楼的前面从西边往东又飞来一个同样的大火球,到了我们的前方就销毁了。

六月份的一天晚上,我的妻子出去办事,我就到楼前面路边的配电房处,在配电房的门台上盘腿打坐发正念。配电房的周围全是杂草,蚊子滚成了蛋往我身上扑,我也不管它,我只管发正念,发了很长时间,我拿下腿的时候,身上一个蚊子也没有了,根本不知道蚊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而且身上没有任何蚊子叮咬的痕迹。

我回家后,妻子同修也回到家了,她问我:“你是不是刚才出去发正念了?”我说:“是呀,你怎么知道?”她说:“我看到从西边来了一个大火球,到了这儿就没有了。”从此以后,那些人就再也疯狂不起来了,销声匿迹了。

(二)二零零二年二月底,我和妻子一起被邪恶抓捕,经过多个洗脑班,最后双双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在强制转化的过程中,在被酷刑折磨的时候,我们都一直在发正念。有一次,我被邪恶洗脑迫害的时候,在晴空万里的情况下,劳教所里面一个惊雷突然炸开,轰隆隆巨响,把恶警吓的都在打哆嗦,好长时间才定下神来。

还有一次,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很多被所谓转化的学员都去前边院子的菜地里种菜,我在严管班被迫害,他们怕其他人知道了我被迫害的状况,把对着楼道里边的门窗全部都封堵死了。空隙间,我站在外边的窗台前,对着外面我立掌发正念。时间不长,狂风大作,天昏地暗,黑压压的乌云翻滚着从西北方向就压过来了。种菜的人们都赶紧往回跑,刚跑到楼道口还没来得及進楼道,“咔嚓”一个震雷劈开,瞬间乌黑的天空,烟消云散,邪恶警察都非常的惊恐。

(三)二零零二年七月,也是所谓劳教所的电影周的其中一天,劳教所里放映污蔑大法的片子,通知所有的所谓劳教人员必须都去看电影(放其它的片子,不转化的不让看),一个不能少。当时,我们出去的比较晚,邪恶的电影已经开演了,我们坐下就开始发正念,七月份晴朗的天空中,月亮已经开始往上升。我们发着发着正念,感觉到腿下一阵凉风吹过。瞬间,狂风大作,一下就把邪恶的幕布刮开了一边,接着幕布就起来了,好似投降的白旗在左右摇摆。邪恶的电影不得不停下来,恶警从楼道里抬出了很长、很重的铁椅子,把幕布拴了个结实,又开始放映邪恶的片子。大法弟子们还在继续发正念,不长时间,豆大的雨滴“啪啪”的响了几下,紧接着瓢泼大雨就象天漏了一样,一下子灌了下来。此时,所有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也不听邪恶的招呼了,一下子全都跑到楼道里去了,外面场地上只剩下了邪恶的警察,以及所有的放映设备,他们全部成了落汤鸡。回屋后,大家都开怀大笑,有的所谓转化者就指着我说:“你又发正念了吧?”我也不答理他 。

五、清除污蔑大法的横幅

二零一一年五、六月份,管理局邪恶的“610”制作了许多污蔑大法的横幅,强制各个单位悬挂,致使一段时间里,在各社区门口、机关大楼门口等等很多地方都悬挂有污蔑大法的横幅,用以毒害世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而且,在悬挂横幅的地方都在门岗的附近由值班人员看守、还设有摄像头、并有巡逻人员不定时地巡逻,甚至还有蹲坑人员,清除邪恶横幅的难度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地大法弟子同一时间集体发正念清除邪恶。展开了对镇区内以及周边镇区邪恶横幅的清除活动。

我们几个人组织起来一块清理,有在旁边发正念的,有在一边准备接应的,各就各位。某单位的院子里,在办公楼门口的厦檐上方挂着一个邪恶的横幅。大门上的推拉门是关着的,只有侧身才能進去的一个窄道,并且值班人员在门岗上把守着。我们仔细观察现场,听到值班员在听收音机,我们准备好工具,就悄无声息的通过小过道,進入了院子来到大楼门口,举起了长竿子上的镰刀,这边勾,那边勾,很快的把它拆下来了。邪恶的横幅顺利的清除了。

在七、八十里地以外的一个地区,清理时也遇到了很大难度。这个横幅被挂在了五米多高办公楼门口上边的厦檐横梁上,因为这是一个较大单位的办公楼,所以整个晚上進進出出的人接连不断,再加上它是使用宽胶带整个封在了台上的,很难找到下刀的地方,所以给我们的操作增加了很大难度。

为了安全我们只好一个人先進到院子里,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将工具递到院子里,另一个人再進入院子,拴好工具做好准备。我们就坐下来发正念等待时机。在师尊的保护下,发正念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总算進出大楼的人员减少了,我们就以花池子作掩护,来到大楼门口,开始了我们的拆除作业。

我们站在门口的一边清理,横着勾、竖着勾,怎么勾也勾不着边缘,清理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清理下来,镰刀就是勾不着边,插不進去。我们就求师尊帮助,忽然间,逐渐的在右上角上勾出了一个口。找到这个突破口,我们插進了镰刀慢慢的把头勾下来了,很快就把它销毁掉了,迅速撤离了现场。

在这频繁有人進出的大楼门口,并且还有值班人员,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没有一个人進出或路过,没有任何干扰因素,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吧。这都是师尊早已给我们铺垫好,只等我们去做了。

六、清除邪恶标语牌的经过

某单位职工公寓中,在走廊里挂了三个诬蔑大法的标语牌,标语牌一端的三米处是二十四小时值班的门岗,另一端三米处就是单位的队部,两端还各安装了一个摄像头,其方向直接对着标语牌的下方走廊,所以处理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一天,在下午下班的时候,有两位同修去我们那儿办事,我们就一块去清理这三块邪恶的牌子了。到那儿一看,门岗上正好没人,同修進去看了看情况,并且抓住牌子拽了几下没有任何反应。回到车上说:“不好处理,很结实。”接着我就進去了,的确每个牌子的四个角都被钉子钉的很结实,钉子头被隐藏起来了。我想不管怎样我们都得把它处理掉,不能再让它毒害世人了。我就用手去掀,一掀一个角起来了,接着我又去掀另一个角也起来了,就这样很快就将三块牌子就全部揭下来了。

十多厘米长的四个钉子钉在墙上,得需要多大力量才能揭下来呀,但我感觉到没费一点力气就揭下来了。这不就是师父讲的硬气功的功能吗?我马上抱着牌子走出楼道,看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把牌子装在车上,离开了现场。大楼的门口离停车点的距离很近,正是下班的时间,却没有一个人看到我们,这不是很神奇吗?其实这一切都是师尊早就为弟子安排了。

以上谈的可以说是神奇的故事,其实都是师尊在看着我们去做的。这只是师父用这种方式增加我们的正念,树立我们的威德。在此我们感恩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