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市原国保大队警察王琪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王琪,原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国保大队警察、“610”人员,二零一二年左右离开“610”,现在龙口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侦察大队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琪积极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卖力迫害龙口市法轮功学员,参与了对大量法轮功学员的骚扰、抓捕、绑架,其本人也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

在王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十余年间,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其构陷送至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遭受残酷迫害,给无数家庭造成巨大损失及无法弥补的痛苦。

王琪个人及家庭信息:
王琪,男,身份证号码 :(明慧网已收录)
出生日期:1972年11月1日生
原工作单位: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国保大队
现工作单位:龙口公安局食品药品与环境犯罪侦察大队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东城区怡园南区
妻子:金玉
工作单位:龙口市税务局第一分局
儿子:王苗宇(身份证号码:明慧网已收录),就读于山东警校

以下是王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罪行:

1、参与迫害殷淑贤

龙口市东江镇九里村法轮功学员殷淑贤,多次被龙口市“610”、东江派出所迫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送山东王村劳教所。二零零二年期满回家后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被恶人举报,二零零三年正月被龙口市“610”专案组非法抓捕,遭到恶人王琪、李树强、王仁干、邹林等残酷折磨,迫害的神志不清、精神恍惚,一个月后又被冤判关押到王村劳教所。

2、参与迫害李玉君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王琪、王应乾、邹林等七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玉君家,抢走大法书及录音带、DVD机等。李玉君被判非法劳教三年。送劳教时检查身体不合格,当地公安给了劳教所1000元钱,强行将李玉君投进劳教所。

3、参与迫害王洪玉

二零零二年底,龙口市法轮功学员王洪玉被王琪、邹林、王应乾等人从亲戚家抓走,他们将王洪玉抬到龙口市洗脑班门口,当时要放假过年,洗脑班头子王成会拒收,其中一警察小声嘀咕:有“油水”的敞开门要,这样的(没油水可榨)他不要了。他们只好将王洪玉送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前后,王洪玉在集市上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北马镇派出所恶警便衣非法拘捕并抄家,而后被非法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在看守所内,王洪玉坚持讲真相,拒不配合邪恶,遭到毒打,致使原已遭迫害留下残疾的王洪玉身体状况急下。王洪玉六十多岁的母亲多次到张家沟看守所及公安局各部门,告之王洪玉已被迫害致腿有残疾,身上钢板未取,要带她取出钢板。可中共邪党人员互相推诿。二零零七年一月,王洪玉老母亲上告无门,身穿要求释放女儿的外衣,在看守所门前喊冤,被龙口市国保王琪恐吓,强行拖入警车送回当地派出所。恶人王琪直到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才让她们母女见上一面,而第二天,王洪玉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济南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九死一生。

4、参与迫害徐茂玉、姚淑珍夫妇

徐茂玉、姚淑珍夫妇因坚持信仰遭迫害,在外流离失所三年多,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六点多钟,徐茂玉下班回家,在租住的楼道里被王琪、闫加运等人强行抓走,五、六个恶人又非法闯入家中到处乱翻,连锅底灰都倒出来,在什么也没翻到的情况下,又强行将姚淑珍绑架。

5、迫害于希柳

于希柳是龙口市下丁家镇下孟家村人,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王琪、孟之义等人跑到于希柳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于希柳。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多,于希柳正在自家理发店给顾客理发,下丁家镇派出所和龙口市公安局和“610”人员共五、六个人强行逼迫于希柳回家把门打开,要进行抄家。恶警王琪等人到处乱翻,翻出大法书、炼功磁带,家中柜子当时锁着,他们打算撬开柜子,被于希柳拒绝。他们找村委主任到地里将于希柳的妻子陈淑红(法轮功学员)叫回家中,恶警王琪急不可耐的叫赶紧打开柜子,抄了几本真相传单,把好端端的家翻得乱七八糟。接着强行将于希柳抓到张家沟看守所。

三月二十九日上午,恶警王琪同下丁家派出所一人拿照相机到于希柳的理发店内到处拍照,企图想找证据。

于希柳在看守所期间绝食抵制非法关押,恶人对他以灌食的方式进行迫害。后将他非法劳教两年。于希柳的儿子当时才十五岁,正上初中。此事对孩子打击巨大,以致出现精神恍惚状态,又因在学校遭受嘲笑、歧视,他无奈辍学,到处游荡,家人担心他的安全,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

6、迫害唐祝龙、解云兰夫妇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六,龙口“610”恶人到家抓捕唐祝龙和解云兰夫妇。夫妻二人离家出走,在外面一个月后回家。回家后夫妻二人被要求每天去派出所报到,不准上班。六月份解云兰又被庞军抓到当地“610”,一个月后放回。之后他们经常受到骚扰,夫妻二人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底离家出走,在外地打工。二零零五年回家过农历新年,大年初一晚七点多公安王琪、于建军等又非法闯入家中抓走二人,家中老母亲被他们吓得心脏病发作,他们毫无人性地不管老人死活,强行将二人带走,关押在当地拘留所。一个月后唐祝龙被劳教两年,解云兰被放回家。

7、迫害徐世柏

徐世柏,一九八七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在济南二中、滨州市胜利油田十六中、五十中、龙口市船舶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十八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至七月二十二日左右,徐世柏被非法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32天。恶警王琪、王应乾将徐世柏背铐,拳打脚踢,用皮鞋底打脸致肿胀,并指使刑事犯毒打他,徐世柏后背被打伤,每天还被逼强迫劳动18~20小时,肉体与精神受到了严重摧残,被勒索300元。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十二日,徐世柏被非法关押在下丁家洗脑班52天。强迫洗脑,强迫转化,被勒索1200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至七月十六日,徐世柏被恶警王琪、王应乾等十几人非法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30天,被抄走大法书籍多本和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四次戴镣铐遭非法提审迫害,被王应乾、王琪绑在铁椅上,不让睡觉,夜里喂蚊子,稍一眨眼就用电棍击打头部,被熬过3天3夜。左腿根部肌肉被王应乾用皮鞋跺裂,不能大小便,不能坐、蹲,脸被邹林打肿打破,勒索500元。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8、迫害徐德宝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法轮功学员徐德宝被龙口公安局的王琪、于立辉等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张家沟看守所。非法审讯中,恶警把当时年近60岁的徐德宝绑在铁椅子上,3天3夜不让睡觉,把家人送的棉衣换成破的。徐德宝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非法押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强行转化。加上单位陪去的一个人的费用,一个月他共被勒索3000元。

后来,徐德宝又先后被非法关押到下丁家洗脑班十几天、烟台芝罘区洗脑班2个月,然后又被劫持回下丁家洗脑班非法关押40多天,在洗脑班不“转化”,恶警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被吊铐。

9、迫害徐静兰

徐静兰原是龙口造纸厂工人。一九九七年二月修炼法轮大法,多种疾病全都消失,身心受益,无以言表。大法遭邪恶迫害后,徐静兰因坚持信仰,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被龙口市公安局的阎加运等一伙强行绑架、抄家,然后被非法关押在张家沟看守所28天。这期间和刑事犯关在一起。一月伙食费仅60元。因她坚持修炼,又被非法送到烟台芝罘区洗脑班迫害,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不让坐,不让上厕所,实施人格侮辱。被非法关押28天,勒索2000元。

10、迫害李秋梅

法轮功学员李秋梅,修炼前是个癌症患者,37岁那年在青岛肿瘤医院做了手术,术后大量化疗药及各种偏方无济于事,精神上及身体上到了崩溃的边缘。自从一九九九年三月份修炼了法轮大法,一切病状不翼而飞,体验到了法中讲的作为一个人真正没有病的滋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李秋梅被人诬告,遭王琪及下丁家镇派出所梁健等五、六个人非法抄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送王村劳教所。因多次受迫害身体出现异常不好的状态,劳教所不收,办了所外执行。

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丁家镇派出所恶警在“610”王琪的指挥下,非法闯入李秋梅家中抄家、抢劫,当时李秋梅不在家,恶警将家里每个角落都翻到,非法强拆了她收看新唐人的大锅,抢走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及一些真相资料。又到李秋梅的新房子去翻。将李秋梅的儿子绑架到派出所,强迫他在非法搜查出的物品清单上签字后放回。恶警们没抓到人不甘心,便在李秋梅家附近蹲坑,第二天早五点多钟,李秋梅刚回到家中,就被绑架关押。

11、迫害丁学山、孙翠芳夫妇

一天,孙翠芳刚回家,就被恶人王琪、邹林、王应乾抓到看守所,一同被抓的还有孙翠芳的丈夫丁学山、法轮功学员李秋梅。在看守所提审时,也不知道恶人们给她用的是什么刑,进去时好好的,出来时是被架出来的,立即被狱医抢救。恶警知道孙翠芳送劳教所肯定不能收,就把她的丈夫丁学山非法判了3年劳教,在看守所被迫害了一个月。丁学山查体时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劳教所不收,恶人们把丁学山拉回来给他吃降压药,打吊瓶,企图等血压一降下来再送劳教所。结果越治越坏,最后不得不把丁学山放回家,他身上的240元钱被抢走。

12、迫害隋淑英

隋淑英原是龙口造纸厂生产管理人员。因患有胃窦炎、胃粘膜脱垂、高血脂性头疼、便秘、关节炎、肩周炎、眩晕症、严重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不得不在一九九二年(时年45岁)就办理病退。整天与针药打交道。去医院成了家常便饭。每年都得花四到五千元的医疗费。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有时真想一死了之。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恶警王琪一伙又去隋淑英家抄家、抓人。因无人开门,便打电话给她女婿,声称给两天时间把人送到公安局,否则不客气。她和家人不配合恶警,不了了之。

13、迫害于芝兰

于芝兰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人,不久,先前的一身疾病,奇迹般的不翼而飞。当时她近六十岁,身上背着五个多月的孙子,天天在葡萄地里干活。儿媳出海,早上她把孙子接来,晚上又把孙子送给儿媳。完工后,就学法炼功。身体健壮,家庭和睦。四邻屋舍都称赞于芝兰修炼法轮大法后判若两人,脾气变好了,不说脏话了,思想变好了,由一个药罐子变成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并说:法轮功真好!太神奇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上午九点多,恶警李树强、王军、王琪、邹林、于立辉等,象土匪一样闯进于芝兰家葡萄园,把于芝兰和小孙子一起绑架到乡派出所,于芝兰的老伴及家人去要人,被恶警打了。此时,村治保胡守先带恶警到于芝兰家,砸开门锁,撬开箱子,抢走现金四千元,其它的东西不算。于芝兰和恶警讲理,恶警反而打伤了她的右眼。并强行把她非法刑事拘留,把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年妇女吊在窗棂上,让她坐铁凳子,夜里让蚊子咬她,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14、迫害李志军

二零零七年一月中旬,龙口市七甲镇李家沟村法轮功学员李志军,推着摩托车在路上行走,被邪恶之徒王琪等人追着上前盘问并非法搜身抓捕,将其关押在张家沟看守所,用伪善及谎言欺骗李志军说只要说了就没事了。李志军听信了他们的谎言,大约一月二十二日晚上,龙口市公安伙同七甲镇派出所将李志军家及其二老家非法抄家。

李志军的弟弟为了哥哥能早日回家,不知给了王琪多少钱财,在王琪的构陷下,李志军当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其妻子也知道是受了恶人王琪的欺骗,但出于对恶人的恐惧也不敢说出真相,只能和孩子默默的忍受这无名的痛苦。

15、迫害郭维东、郭爱东兄弟及家人

郭维东、栾可芬夫妇,家住龙口开发区,二人都做个体生意。郭维东和家人一块做铝合金加工,栾可芬卖服装,都是一九九九年前修炼法轮大法,是实实在在的好人。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晚,恶警王琪带一帮警察翻墙跳入郭爱东(郭维东的弟弟)家中,绑架了郭爱东夫妇二人。第二天,恶警王琪又回来准备绑架郭维东、栾可芬夫妇,正好当时他们二人没在家。以后恶警经常到他们家骚扰,逼迫他们流离失所,生意受到很大损失。这次被绑架,栾可芬的母亲被惊吓,住进了医院,对全家人打击很大。

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晚八时左右,龙口市公安国保大队以王琪为首的三十多名警察偷偷包围了法轮功学员郭维东、栾可芬夫妇的住处。二人从楼上下来正准备开栾可芬妹妹的自家轿车去拉水。恶警们一拥而上,野蛮绑架了他们夫妇二人。当场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并且还强行开走了栾可芬妹妹的自家车,二人被非法关押在张家沟拘留所。

16、迫害姜丽梅

姜丽梅是龙口市医院的一名护士长,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十点,姜丽梅正在上班,王琪带人突然闯进医院把她绑架到城关分局,当时她还穿着工作服、拖鞋。姜丽梅要求上厕所都不被允许,期间他们对她进行审讯,姜丽梅拒绝签字。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姜丽梅被劫持到张家沟看守所的十监室非法关押。

七月二十九日,王琪、李军和一名女警王伟(音),强制给姜丽梅戴上手铐、脚镣,拉到下丁家“610”基地,自此不准她睡觉。他们将姜丽梅的双手分别铐在铁床的两头,呈一字形分开。姜丽梅一直在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希望他们明真相、少作恶、好有未来。中午李军对着姜丽梅的右脸狠狠的打了三个耳光,王琪也凶狠的用刊物猛击她左脸,打的她头晕脑胀,面部胀痛。他们强制姜丽梅站一会儿,坐一会儿,李军不时地打她的头和脸,就怕她睡着了,可他们三人轮流睡觉,轮流看着姜丽梅。

七月三十日半夜一点左右,王琪让姜丽梅站起来,将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上下铺的床)。姜丽梅站了约十分钟,感到胸闷、憋气,眼前发黑、头晕耳鸣,王琪不得不把她放下来,躺在床上。他们有些害怕,可李军却说是装的,不停的打姜丽梅的脸、扒她的眼睛。王琪打电话叫来了一名男大夫,姜丽梅告诉这名男大夫说自己是市医院的,因修炼法轮功被他们折磨造成的。那名男大夫推说没有心电机便走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架上罚站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架上罚站

姜丽梅要求将她送到人民医院去,他们却不敢,将她送到了北海医院。路上李军不准她闭眼,一直用手扒她的眼、打她的脸、扭她的上肢。到了医院,一名女大夫给她做了心电图,开了一瓶药。在医院走廊里,他们强迫姜丽梅吃治疗心脏病的药,造成姜丽梅心慌、憋气,全身大汗淋漓。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上午十点左右,王琪等三个警察在看守所提审了姜丽梅。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龙口市公安局拟对姜丽梅劳教一年六个月。八月二十日烟台市公安局来了三个人进行聆讯。八月二十一日晚九点,王琪、李军等又将姜丽梅劫持到下丁家(“610”基地),每天派一男一女两警察看管。

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晚,姜丽梅又被拉到张家沟拘留所,并出示了对她劳教一年六个月的决定书。姜丽梅坚决反对,未签字。姜丽梅于九月十二日早被非法送王村劳教所继续遭受非法关押迫害。

17、迫害曲向华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下午,“610”人员王琪伙同下丁家派出所警察,闯入下丁家镇孟家村曲向华家,将曲向华绑架。并将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财物抢掠一空。八月底,曲向华被劳教一年半,非法关押于王村劳教所。劳教所和龙口市“610”狼狈为奸,折磨曲向华,逼迫她出卖其他同修。

18、迫害马道宾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一天的早晨,王琪带二十多个警察闯入龙口市开发区法轮功学员马道宾家中,绑架了马道宾,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拘留所一个月后,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后马道宾被关押在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马道宾和家人开了一个小饭店,因为待人和气,价格合理,处处按着“真、善、忍”做好人,所以生意红火。被绑架后,饭店关闭,家里的大人、老人和孩子都受到很大的伤害。

19、迫害王春玲

王春玲,女,家住龙口开发区。一九九九年前开始修炼大法,没修炼前经常和丈夫打架,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后,不但身体好了,夫妻二人也非常和睦,二人以卖蔬菜水果为生。王春玲被绑架后,丈夫担惊受怕,无心做生意,造成很大损失。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王琪等一帮恶警,绑架王春玲非法关押在张家沟拘留所,一个月后,王春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检查身体发现有心脏病症状,后回家。

20、迫害战淑红

战淑红,龙口市下丁家村人,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导致离婚。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号去济宁被绑架,后被送到兖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期间战淑红一直反迫害,不报姓名。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战淑红被龙口市“610”王琪等从济宁带回,非法关押在张家沟看守所。在此期间,经常遭提外审,邪党人员先后在南山派出所、北马派出所、芦头派出所等地下室折磨她。有一次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电棍电她。因不报姓名,在南山地下室受刑罚“烤全羊”(戴上手铐吊在空中,象烤羊似的,从脚底将绳子掏出,吊在一个木柱子上,游荡起来)折磨。这种刑罚恶警自说一般人都受不了。在南山地下室电刑逼供,吓唬她,威胁她,让她承认做过的事。迫害中多个部门都(据说有人民医院)参与了。在“610”转化基地里,恶党人员几条电棍一起电她。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一次,王琪、王仁乾又将战淑红拉到下丁家镇原来的洗脑班,对战淑红说:你放心,这次保证不用电棍了,好吃好喝的陪着你。因战淑红身体十分虚弱,他们还专从城里人民医院抽调的医生每天换人跟着,有公安一人、“610”一人、电信一人、国保一人,还有一个女的,加上一个做饭的,六、七个人一班陪战淑红说话,看电视,就是不让她睡觉,从星期一出来直到星期六,陪着的人中有的男青年谈对象,有的女子孩子小,都不愿意住外面,王琪也有点泄劲了,对战淑红说:你放心,有的是人,我们不行另请高明,已经这么多人整着你,你什么不说也能判十年。

后来他们非法开庭冤判战淑红七年半。并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将战淑红发往济南监狱。

21、迫害袁玉芹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早上六点半左右,王琪、国保大队长刘永来伙同龙口开发区公安分局的一帮警察(其中有个姓曹的),乘两辆警车窜到龙口开发区北皂前村法轮功学员袁玉芹家。袁玉芹在面临恶警的非法抓捕之时,被迫离家出走。

袁玉芹的老公公八十多岁,身体多病,耳朵聋,听不见敲门声,没开门。恶警们叫不开门,就到袁玉芹丈夫的工作单位,强逼袁玉芹的丈夫回家开门,非法抄家,抢走他家的私有物品笔记本电脑两台。

22. 迫害刘海燕

法轮功学员刘海燕,龙口矿务局技校职工,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市场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并发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龙口公安分局当日值班的科长张本业派人绑架了刘海燕,非法关押在张家沟拘留所。刘海燕的老父亲到处找女儿的下落,王琪声称他们没有插手此事,不属于他们管。龙口公安分局说已送看守所和他们没关系了,老人找那个管刘海燕一事的警察孙景龙,去了五次,孙景龙都因做了亏心事不敢见老人。

23. 迫害林桂付

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晚上,龙口市七甲镇西林家村法轮功学员林桂付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七甲镇派出所绑架。国保大队王琪带人去林桂付家中抄家,发现一些大法书籍和一箱未用的打印纸。王琪说:有打印纸一定有打印机,扬言要把七甲镇翻个底朝天也要翻出打印机来。林桂付说这是自己的事,不牵扯别人。恶警根本不听,当天晚上强迫她在两张纸上按了手印(她本人不识字,不知两张纸上写的是什么),后放回。

24. 迫害陈艳、曲建芹、刘长元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龙口市法轮功学员陈艳、曲建芹、刘长元被石良镇派出所绑架,后上报给龙口市国保大队。三人被非法关押在张家沟看守所二十多天,后均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四月初,陈艳家属聘请的律师向国保大队递交了律师手续,要求会见陈艳。但国保迟迟不予答复。后家属又到国保大队,要求允许律师会见陈艳,并递交无罪释放陈艳的申请书。

四月八日一早,两位律师到公安局要求会见,在传达室外等了很久才允许进入。国保王琪故意刁难律师,不准会见。

国保大队公然执法犯法,推脱责任,两律师及家属极为愤怒,律师和家属分别写了“控告信”,控告国保大队王志东、王琪等执法犯法的事实,分别邮寄了检察院、政法委等部门。

来自家属、律师及国内外的压力,国保大队极为恐慌。四月十一日晚,为转移压力,龙口市国保大队偷偷摸摸将陈艳、曲建芹、刘长元非法劳教,并于十二日一早送往山东省淄博第二女子劳教所。

25. 迫害陈桂芝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陈桂芝在七甲镇常伦庄张贴神韵光盘海报时被七甲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禁在七甲派出所。国保大队郭富兑、王琪非法审讯陈桂芝,至晚六点左右,陈桂芝被转移到龙口市张家沟拘留所非法关押。

26.迫害伊向阳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伊向阳在张家沟村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被绑架到东莱派出所,八月二十五日又被绑架到龙口市看守所迫害。

伊向阳,龙口市新嘉街道柳家村农民。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伊向阳遭到多次绑架、关押、关洗脑班,被非法判刑,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一月,伊向阳被枉判五年徒刑,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他不放弃信仰,遭山东省男子监狱精神及肉体的种种折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抹风油精、灌辣椒水、指缝夹牙刷迫害等。二零零六年一月,监区狱警指使罪犯强迫伊向阳每天蹲十九个小时,连续蹲了二十几天。二零零六年十月,监区长李伟等狱警指使罪犯,强制伊向阳每天二十四小时蹲着,并不断的打骂,用针扎他的全身。经过近百小时的连续折磨,伊向阳除脸和手以外,全身上下皮肤都变成了乌黑色,左胳膊和大腿被打折。

27.迫害杨美娟等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一早,龙口市各派出所在烟台“610”及龙口市国保大队的指使下,统一行动,在全市范围内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恶警非法入室抢劫,强行将电脑、电视、打印机等家用电器搬走,现金及银行卡搜刮一空,将人劫持,导致几个家庭妻离子散,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刘延翠、慕香顺、陆莉克(人没在家,恶警砸窗抢劫了东西)、姜用战、杨美娟夫妇、姜训亮、唐平夫妇、苗春荣、王选母女、唐祝龙、王明亮、黄彦夫妇、庄淑花、隋玉红等。其中,杨美娟、姜用战、隋玉红、姜淑红、王明亮被非法重判四至九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