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生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在生命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瞬间,但这却是让我刻骨铭心、永远难忘的岁月。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一路慈悲保护,使我能在那铺天盖地红色恐怖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做事能为别人着想,身体健康、与人为善的人,大法重塑了我。我发自生命深处对师尊无限感恩!

今天说说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一段心路历程。

一朝得法 心诚志坚

从记事到得法前,我一直相信世上是有神佛的,特别爱听老人们讲的神鬼故事,人生不如意,很羡慕、向往天上那些神仙的美好生活。特别是结婚后,因和丈夫的性格不同,经常为家庭的琐事吵嘴打架,加之工作和生活的诸多压力,使我心力交瘁。儿子几岁时,我就得了多种疾病,尤其是严重的神经衰弱,结肠炎和胃窦炎,三十刚出头就未老先衰。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人活在世上到底为了什么?来去一身光有何意义?

在气功高潮中,为了找到能解脱人生苦难的功法,我到处去拜师学气功,几年中学了近十种功法,时间耽误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结果一无所得,原来多病的身体反而更糟。就象师尊所讲的那样:“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1]我心灰意冷,觉的人世间再没有值得我追求的东西了。

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九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我得到了神圣无比的法轮大法。我见到宝书的一刹那,激动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来自生命深处的声音: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大法啊!师父啊,弟子终于找到您了!同时,一个坚定的信念扎在了我的心田:今生跟定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兴奋使我一夜无法入眠。天没有亮,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公园的炼功点。很快五套功法就学会了。第七天的早上,正在炼第二套功法时,一股来自东北方向强烈的热流直冲我而来,瞬间从头顶灌入全身,因力量太大我站立不稳,慢慢的倒在地上。后来才明白,是师尊给我灌顶清理身体呢。从此,折磨我多年的一身疾病一扫而光,我变的无病一身轻,至今二十多年没再吃一粒药。

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佛家大法,随着不断学法修炼,我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变的年轻、开朗,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庭中,我不计个人得失,不争不抢,能善待他人。在单位里连续几年都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也荣获直属局的荣誉嘉奖。一次,我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后,我们单位退休的老书记知道后,急忙从家中赶到大街上,当着多人的面愤怒的大声说:“法轮功好坏我没有炼,不能随便说,但抓某某某(指我)我就不服气,她在我们单位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工作勤勤恳恳,认真负责,人家炼功身体没有病,没做任何违法乱纪的坏事,抓这样的好人你们公安算些什么东西。”这是后来其他人告诉我的。

家中的好儿媳 “楼里最好的人”

在婆家和娘家,我是长女也是长媳,我和丈夫一直孝敬、关心双方的老人,就是在我们生活很困难的情况下,自己省吃俭用也要为老人尽孝,特别是退休后,弟弟、妹妹都上班,我们俩尽量的多为老人承担,让弟、妹们能安心工作。我俩和双方的兄弟姊妹多个小家庭相处和睦,都能相互关心和帮助。

我修炼后的行为得到了人们的好评和尊重,了解我的人都称我是好媳妇和好女儿,这为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打下基础,多数人都能相信和接受。

我与邻里之间关系溶洽。每年冬天下雪后,我都主动的去清扫楼前的雪,我居住的楼里,楼梯多年也只有我一个人扫。一邻居几次对我说,他老伴生前多次跟他说,咱这楼上的所有人,我是最好的人。我说:“是法轮大法让我做好人的。”

在这些年我被迫害时,我的邻居们都真心的帮助我,有的为我保存大法书;有的给我通风报信;有的斥责抓捕我的恶人,没有一家人在看我的笑话,更没有幸灾乐祸的。我很感激这些正义善良的邻居们,我也把大法的真相都告诉了他们,相信他们都会有好的未来。

得法后的前几年,洪扬大法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份,亲朋好友,同事熟人,只要见到能搭上话的人就一定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把大法的福音广传四方。我的多位家人、亲朋好友也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中,婆家和娘家的村里相识的也有多人修炼了法轮大法,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

放下生死 進京讨公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大法发动疯狂的迫害,惊闻此事,我心中产生了坚定的一念:必须進京为师父与大法讨还公道,尽一个大法修炼者应尽的责任。想法单纯,没有犹豫和怕,没有想自己会如何。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三次顺利到达北京。

“七·二零”当天進京时,出现一个插曲:路上截访的警察很多,关卡一个接一个,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拦截回本地。我和一同修坐车出了本市不多远,就上来了一个警察,他不在座位上坐,一直站在车门旁,每当遇到关卡时,他就把头伸出去,告诉截访的人:“这车已查过。”下面的警察一摆手就过去了。他一直这样陪我们通过了很多的关卡后才下车。当我们天亮前到达北京时,车里有人很兴奋的大声说:“我们今天不知是借了哪个高人的光,这么顺利,不然可麻烦了!”我们大法弟子心里清楚,是师尊在一路护送着我们呢,我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尊!

二零零零年底,我第三次進京,因上访无门,只好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为大法伸冤。当我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在头顶,发自肺腑的喊出“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的时候,我感到自己高大的身体屹立在苍宇间,真的象一个顶天立地的宇宙保卫者,内心发出强大的一念:“宇宙大法决不允许邪恶迫害!”一会儿,一群警察扑上来,抢去了横幅把我拖上了警车,拉到了北京朝阳看守所。

在那里,我目睹了那些警察的种种暴行。他们象魔鬼附身似的,心狠手辣,已经没有人性可言。有的同修被抓后不报姓名,被绑在一个木制的大十字架上,几个恶警用带高跟的皮鞋狠抽他们的脸和全身,瞬间头脸变紫肿大,嘴鼻流血不止;有的被扒光外衣,只穿一件单薄的内衣内裤推到零下近二十度的雪地上、在露天的放风场冻;有的被从衣领里向身体内倒雪和凉水;有的被恶警用皮带、棍子抽打得脸肿大变形,满脸淌血;有的被恶警拳打脚踢,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有的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差点丧命;一个年轻的同修被一个恶警用弹弓把脸弹的道道血痕……

我心寒到冰点: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警察!”

我也非常的气愤,心想:有机会我一定揭露他们的恶行,不允许他们这样迫害我的同修。几天后师尊果然给我安排了一个机会。

这天有上级部门的二十多人到该派出所“检查”工作,那时我正被警察叫去所谓“提审”。一会儿,这些人去了审我的房间,有人拿着录像机,有人拿着聚光灯照着我。面对这一群人,我心里非常的平静,没有一点怕,知道是师尊给我机会,在加持着我。

一大堆人围在我的周围,一个好象是头目的人叫警察给我解去手铐,比较客气的对我说:今天给你说话的机会,有什么话大胆的说,有什么要求也尽管提出来,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没等我开口,他突然表情有些严肃的对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来北京这么多的人,会给北京的交通、秩序造成多大的混乱?给国家领导带来多大的麻烦?这是违法的,是国家不能允许的。我意识到他的话具有很大的欺骗和煽动性,我不能让他再继续说下去,我眼睛紧盯着他,口气有些严肃的对他说:“你好象是个领导,相信你也是个有头脑的人,有个问题向你请教一下。”他赶快说:你讲。

我说:“在这寒风刺骨的大冬天,为什么能有这么多的人不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而非要跑到北京这里来上访呢?不分年龄职业,没人组织和号召,没人逼迫,都是自愿的不远千里的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跑到这里来,挨冻挨累不说,还要被抓被打?”他听后一愣,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我:你说为什么?

我说:“起码有两点是肯定的。”他急忙说:哪两点?我说:“一、人多说明了法轮功是个好功法,这个功法从传出来,没有经过官方的任何形式的宣传,都是人传人、口传口的在民间快速传播着,一个人得了,受益很大,自然叫自己的亲朋好友也来学,不好不会叫自己的亲人上当的。因为这个法太好,才能有这么多人来学。”他听后赶快问我: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什么?我说:“因为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是冤案,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亲身受益者,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人都有责任来为蒙冤的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澄清事实真相。再说,北京是人民的首都,打压法轮功的政策也是北京的领导制订的,人民有冤情不来北京去哪里?下面能解决吗?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们就是依法上访,没有做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违法乱纪的坏事,你说我们错在哪里?”

在场的二十多双眼睛都紧盯着我,静静的听我讲,没有一个插话的。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我们老百姓相信政府,希望能尽快改正错误的决定,还大法的清白,对国家和人民都有利而无害,别无它求。倒是这些穿着警服的警察才是真正的在违法。”他说:你能具体讲一下吗?

我口气有些严厉的说:“我原以为你们北京警察素质能比地方高一些,原来素质更差,打人心狠手辣,执法犯法。”我刚说完这句话,那个提审我的警察一下冲到了我的跟前,凶巴巴的说:“你胡说!谁打人了?”要动手打我似的,被那个头厉声制止了。我说:“领导你看看,这个警察当着你们这么多人的面对我都是这样,还要动手打人,可想而知,在没有人的地方,你们不知他们还会做出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大坏事呢!我说素质差难道不对吗?”那个当官的表情有些尴尬。

稍停,他叫我继续说。我就我看到、听到的天安门派出所、朝阳派出所的警察打人行凶的那些暴行罪恶统统都揭露了出来,也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及我得法后心身的变化等,我讲了很多很多,我觉的那时我就象老师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课似的。话语流畅,不卑不亢,想说的基本上都说完了。屋内的气氛平静,都在认真的听我讲,相信他们也都听明白了。

停了一会儿,还是那个当官的打破了沉默,他转身问身边的那个警察:“她(指我)是什么文化成度?”我是高中毕业。那个头对我说:“你没有说实话,你不但有文化,而且文化成度一定很高,不然你不会说出这些话的。”我说:“并不是我的文化有多高,因我说的全是事实,是真话,所以能把事实讲清楚。”最后,那个当官的问我:“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我不假思索的说:“立即放我回家,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我们只是来向领导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领导尽快改正错误决定,我们没有犯法。”他说:你一个人走不安全,你可以告诉我们你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叫他来领你回去,我们才放心。我说:“我能自己来就能自己回,不用你们费心。打压法轮功一定是错误的。希望你们不要继续执行错误的政策,不要再迫害在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你们首都的警察也真应好好提升一下自身的素质,不然会败坏警察在人民心中的形像。”他说:我们会考虑你的建议。

谈话到此结束,我感到心身格外的轻松,我深知这并不是我如何,都是师父给予我的智慧和力量,让这些人通过这种特殊的形式明白大法的真相,停止对大法犯罪。我在心里深深感恩伟大的师尊!

回到监室没有几天,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就被无条件释放了。当时监室共关了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来自六个省,只有我俩是同省同地区又是相邻市的,其他的人有的继续关在那里,有的报了姓名被拉回本地继续关押。是我当时的想法符合了法,师尊加持我保护着我,让我做了应该做的事。“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历经魔难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進京上访到二零零七年春,我先后被警察绑架十多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开除公职。关在洗脑班时我糊涂过,向邪恶写了不上访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大错事。表面上几次是被同修牵连,也有和同修们交流时被人构陷,也有是讲真相发资料发到了便衣手中。多次被抓后,都是在师尊慈悲保护下回家了,使邪恶想毁掉我的阴谋没能得逞,但因多次被抓被关,我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零一年初,我们组织了一次五十多个人的修炼心得交流会,遭人构陷,被抓到本地看守所,随后我们八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他们让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时,我不加思考的签上:“这都是诬陷,我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我不服!”几天后要往劳教所拉我们时,早晨起床后我突然昏迷,不省人事了,送医院抢救,整整一天我才醒过来。警察也只好放弃了送我去劳教,其他七位同修都被非法劳教了。

那时,我不知什么是正念,但心里就有一个念头: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下世救人的,我修大法没有错,无论什么情况下,我也不能背叛师父和大法,一定跟师父走到底,这一念牢牢的印在了我的心里,后来我想,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关键时刻保护加持我,才使我在后来的一次次的大难中能活了下来。感恩师尊!

跟头一个接一个的摔,我也没有真正的反思一下自己,只是单纯的认为:得大法了,什么也不可能动摇我修大法的心和信师信法的心。即使在洗脑班糊涂时,也没有对师父和大法不对的想法。修炼状态长期处于一个模式:抓了放,放了抓。不会悟,也不会修。自己也觉的好象不对劲,可就不知怎样往深处想。

悟道归正

二零零七年,我最后一次被抓到异地洗脑班,回家后的一天,我在母亲家,一个亲属表情严肃的对我说:“知道你对法轮功是铁了心的炼,我们也改变不了你,但如果炼法轮功的人都象你这样,动不动警察说抓就抓,工作也丢了,家也不顾了,全家人都跟着你遭罪,有谁还敢再炼?你见人就告诉法轮功这么好、那么好,我们没有看出好在哪里,监狱能关好人吗?好好反思一下吧。”

亲属的话字字象重锤敲我,想想我这几年的表现不仅没有证实大法,反而给大法抹了黑,让人也不敢炼了。监狱是人间最不好的地方,是关押罪犯的,好人是不应该去那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但我的行为让人无法理解。我感到迷惑苦恼,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我诚心求师尊点悟,那就学法吧。

“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

我豁然开朗,原因我找出来了:这些年我法理不清,轰轰烈烈的做事象闹革命似的,并没有真正实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在同修面前只是一个精進的外表,不会向内修,不修心性,才被邪恶钻空子多次遭迫害。

我得法不久,就参与了本地区的一些协调工作。一九九九年以前,我和另一同修分管几个乡镇的协调工作(我们都上班),每星期都往乡镇跑,什么事也不能干扰了大法的工作,有时让家人都不能理解。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我和俩位同修主动配合,多次的和同修们交流切磋,使本地一批批的同修都去北京上访。那时我们省是上访人数最多的,我们地区是我们省去上访人数最多的,我们市又是我们地区上访人数最多的,轰轰烈烈的形势膨胀了对自我的执著。平时同修有什么过不去的关也少不了找我,我都是热诚的去“帮助”。每天忙忙碌碌,东奔西跑,家里也经常人来人往不断,接触的同修也多,在哪儿都爱谈自己的认识,使一些同修误认为我修炼很精進,不自觉的崇拜恭维我。因为我不会修自己,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自以为是等多种人心没有去,反而在滋长,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不知道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只是有个愿望动动腿,动动嘴而已,好象自己有多么了不起。现在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

不能静心学法,是对法的不敬,法的内涵是不可能显现的。对师尊也只是一种感恩戴德,对大法一直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有从理性上得到升华。认识到这些后,我感到很可怕和后悔,家中无人时,我几次跪在师尊的法像前放声大哭。在心里暗暗的向师尊表决心:师尊,我错了,我一定要赶快归正自己,求师尊加持!师尊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开始真正的静下心来大量的学法。

通过一个阶段的认真学法和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学会了向内找,法理越来越清晰了,对于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概念也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认识到自己以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路。师尊把“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都推到了最高的位置,“七·二零”后再也没有给我们安排个人修炼的关,我们的修炼全部转入正法修炼上了,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师尊说:“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3]

我悟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这场大戏的主角,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不在难中!过去度人的神被人迫害,是因为过去的旧法欠缺智慧,是层层变异的观念造成的。今天师尊传的是宇宙大法,从上到下归正一切不正的,是圆容不破的,度人的神是决不允许再被人迫害了。旧势力从久远年代就给每个大法弟子细致周密的安排了一套东西,对师尊的正法起到了严重的阻碍作用,是毁众生的,是不被师尊承认的,师父也叫我们全盘否定。我们和迫害者(那些死心塌地跟随江泽民集团与中共邪党的人除外),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而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关系。众生尊重师父和大法及大法弟子,他们生命才能得到保障。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世人又都是来源很高层的生命,代表着一个个庞大的天体和无量无际的生命。我们怎能不去救他们呢?

明白这些法理后,我的观念转变了,从“为我”转变成了“为他”,心的容量扩大了,对生命生出了慈悲心。我不再仇恨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不再抱怨那些讽刺挖苦我们的世人,遇事第一念不想我如何了,而是想是否符合法?是否对众生的得救有利?听到什么危险的消息,想到的不是自己能不能被迫害,而是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不允许毁众生。

去年一天的傍晚,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人说:你让不让我们進家?如果是前几年,我肯定不会让他们進家的,我会当作他们是来迫害我的恶人。这次,我不假思索的说:“怎么能不让你们進来呢?”我知道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我没有让他们说几句话,也拒绝他们给我拍照,就是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都认真的听。临走时,其中一个人对我丈夫说:“这是最后一次,我们再也不来你们家了。”

从二零零七年至今,我一直稳步的走在师尊给我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不断的明悟法理归正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同化大法多救人。除了参与协调一些证实法的事外,还利用打语音电话,贴不干胶,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等方式救人。我在大法中成熟起来了,但知道自己离大法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会继续努力做好。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跪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