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走出来营救亲人同修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那年九月,包括我家在内的四个亲属被非法抄家,四名同修(C、D、E、F)被绑架,得知消息时我正在上班,急忙请假回家,在路上负面思维不断往出返。一时间怕心控制了我的主意识,不敢去派出所要人。晚上亲属A和B(未修炼)去派出所了解情况,警察指名道姓的让我去,这更加剧了我的恐惧,家人们也都劝我不能往“枪口”上送。我跟领导请了几天假,就把手机关机拔电池了。

当时我已经得法修炼十年了,虽然在明慧网上经常看到迫害的消息,亲人也遭受过非法拘留等迫害,但是这样的直接迫害还是第一次。家不敢回,只好去找同修,我指着颤抖的大腿给同修看,同修笑呵呵的安慰我:“跟我一起背《论语》吧,能想起师父吗?”我惊魂未定说师父好象离我很远,同修坚定的说:“师父就在你身边。”当时我的泪水就流下来了。同修给了我一个U盘,上面存了师父的讲法,让我多学法,向内找,充实自己之后去营救同修。

走出来营救

那段时间,我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忙于常人工作,修炼上放松了,迫害的发生让我猛醒。警察非法抄家时,如果我在场可能也被抓走了,那我执著的好工作、优越的生活、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这些名利也就在一瞬间失去了。我知道自己要在修炼上迎头赶上。

明慧网上很多交流文章都提到第一时间去派出所讲真相要人的重要性,可是修炼不是照搬公式,真要迈出那一步才知道自己心性的差距。一开始,怕心象一条毒蛇紧紧缠着我,满脑子都是想着自己怎么躲开这场迫害,请了两天假到期了我去上班,走到门口看见停着一辆警车,转身又跑了;同修C和D被非法拘留到期时,我不仅自己不敢去接人,甚至还大哭着阻挡别的同修去。在外游荡了一星期后终于敢回去上班了,当天下班就听亲戚说他去找六一零的熟人打听消息时看见了写着我名字的拘留单,如果我早听到这个消息,可能就不敢回去上班了,那时候思想中反应的是不敢面对警察,怕他们问我“炼不炼”,怕自己说出不该说的话。

不好的消息不断传来,同修E和F已经在被绑架当天晚上就被送到市看守所了,当时邪恶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所谓“司法程序”都“一路绿灯”,批捕、起诉……A说要找人花钱把E和F救出来,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众生,要在最后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救度众生,大家想想有多难?你们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1]我坚定的说,“我不会给绑匪送钱,他们不是要逮捕吗?我宁可拿钱跟他们打官司!”因为在学习师父的讲法中我知道,请律师给大法弟子辩护是师父肯定的做法,在有条件和有能力的情况下,运用人间法律制止邪恶。

法理明白,可是如何联系律师,没有经验。我在网上查到维权律师J公司的电话,联系上他后,他说自己不方便代理,但是很热情的给我推荐了其他三个维权律师。这期间,看守所打来电话问E是否有医保卡,我非常担心同修的身体状况,亲情时时折磨着我。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还有身边同修无私的鼓励,我知道自己必须放下人心,迈出面对面讲真相要人这一步。有个同修鼓励我说,师父时时在看护我们,看着我们如何走好修炼的路,就象是父母教孩子走路,他伸出臂膀在保护着你,可是蹒跚学步的孩子必须要自己去迈步,自己往前走,真的要摔倒的时候,父母一定会保护你。

第一次走出去是去区政法委办公室,那天下着小雪,我在心里求师父:弟子要去做该做的事,请师父加持保护。我跟着家里亲戚一起找区政法委书记。那个书记虽然不承认负责这个案件,表面上表现的也很和善,但却语带威胁,用眼睛审视我们,我记着同修的提醒,直视恶人的眼睛,解体他背后的邪恶。从政法委办公室出来后,我在附近商场里绕了几圈才回家。

这次走出去,去掉了很多怕的物质,从此以后,我终于结束东躲西藏的状态,开始跟同修配合着走出来面对面找各级部门。

曝光邪恶,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我们写文章曝光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制作不干胶真相贴,制作语音电话稿,邮寄真相信,也鼓励家人利用法律找各级部门。营救过程中不断修去各种人心,因为我知道,这是修炼过程。

比如,同修被非法刑事拘留的时候就有常人说这下子可完了,她们要是被判刑的话,退休金都没有了,以后生活都成问题。我跟同修交流,坚决否定邪恶的干扰和迫害,不允许经济上、肉体上的任何迫害,所有损失到此为止;邪恶还操控常人诱骗,让她们放弃修炼以换取自由,我们也坚决抵制,不让邪恶去干扰黑窝中同修的正念。律师来了,一开始却并没有接受委托,只看了一下人,我找到了依赖律师的心,大法弟子才是反迫害的主角。当受到很多推诿和恐吓,生出求结果的心,觉的无奈、委屈的时候,家人就开始埋怨、妒嫉、怨恨,我把看到的家人的表现对照自己及时向内找,去掉自己的人心,鼓励家人继续走面对面要人的正路。

我们去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人大、各级法院、检察院、监狱管理局,用各种方式去接触这些人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有个狱警小声问我:“今天就当我脱下警服问你句不该问的话,这些人为啥遭这么大罪还要炼功啊?”我就给她讲修炼大法,人心向善,心宽体健,许多患有绝症的人都通过修炼大法而康复了。当我慈悲心升起的时候,用善心而不是对立和争斗去面对这些有缘人,他们的善念也在苏醒,也在帮助大法弟子。

E和F被非法判刑,刑期快到时,因为监狱没有达到“转化”的目地,区六一零打来电话说到时候要去接人。为了防止邪恶直接把人抢走,我们邀请了街坊邻居、同事、朋友十多个人一起去黑窝接她们,我们是想让更多常人知道真相,知道大法弟子是被冤枉的,让行恶者看见,他们暗箱操作非法开庭冤判大法弟子的行为不会把我们吓倒,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见不得光。当天有很多不认识的同修听到消息都去了,大家静静的站在那里发正念。在正念场中,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同修坐着自己家的车回家了,回家后也几乎没有遭到任何骚扰,很快恢复身体,走在正法之路上,她们的退休金不仅没扣,还涨了不少。

大法弟子要做好救人的事

邪恶操控常人对大法犯罪,然后毁掉常人,我们要反迫害救人,在营救过程中让常人了解大法真相,把坏事变成好事。家人同修被绑架,常人家属承受了很多。我们得到很多同修的无私帮助,尽量在生活上照顾好他们,精神上安慰他们,及时化解他们对难中同修的怨恨,帮助他们认清:家人修炼做好人没有错,是共产邪党在迫害好人,应该支持家人。我们鼓励家属去找各级部门。开始时,A说,我要坚持“两条腿走路,不能听你们的”,意思是直接面对面找他也去,但也想给邪恶送钱换人。我用常人能理解的话劝他:“如果你给他们钱就算把人换回来,他们就更加认为咱家人是罪犯了,以后隔三差五的来骚扰人,咱们这几个家庭都被跟踪了,能躲到哪儿去,以后还能好好过日子吗?”所以我不给他找人托关系的钱,后来他找的人许诺的放人时间一拖再拖,让他终于看明白了邪党欺骗的本质。

G(未修炼)在维权的过程中越来越看清了中共迫害大法的无理,他去找人大解释刑法三百条,对方告诉他法轮功的问题不归人大管,归六一零管,G恍然大悟:“我一直听法轮功(弟子)说六一零,还真有这个部门啊!”他看清了中共对待法轮功是不讲法律的,而大法修炼者真的也是修心向善做好人,并不该遭受无理迫害。这期间在同修的帮助下,G同意退队抹去兽印,在营救过程中越来越明白邪党的邪恶,大法弟子的善良,正义感升起,从怕到理直气壮,甚至后来在公园等公开场合讲大法真相,讲邪党的恶行。

A和G都得到了大法福报,A在后来几年经历了两次手术,有一次肛瘘手术,别的患者都痛苦不堪,他却几乎没什么感觉;G更是身体康健,还曾去台湾看神韵演出。

知道我家遭遇的亲友,见证了我们走过的过程,都很钦佩大法弟子的勇气,感受到只有大法弟子才不被邪党的迫害吓倒,敢于反迫害。

亲身经历了家人同修被迫害后,我理解了家人的痛苦,也悟到师父要的是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破除邪恶害人的谎言,世人明白真相后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全民反迫害。我开始参与鼓励被迫害同修的家属,用我的亲身经历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亲人是无辜的,不要被邪党的淫威吓倒,邪党的手段都是见不得光的,不要给邪党人员送钱,应该堂堂正正找他们要人,走正路会得到神的眷顾。在师父有序的安排下,很多昔日学过大法后又放弃修炼的家属因为参与营救亲人从新走回修炼,更多常人明白真相后,不再无奈委屈怨恨亲人,走出来参与营救家人,摆脱恐惧,选择支持大法。

回首参与营救家人同修的过程,从最初的恐惧、愤怒、只想逃避到能升起对公检法司各级人员的慈悲,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智慧讲真相,虽然同修的刑期没有减少一天,但是我们没有象常人那样行贿,而且让更多的包括公检法人员在内的世人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看到了大法弟子身上的正气,帮助同修平衡好家庭环境,减轻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而我自己更是放下了很多人心,在修炼上有了提高和升华。

感恩师父,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