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求之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修炼中发现,思想中发出的每一念都是有求的。都是对名利情的执著向往。这个想要,那个想得,每一念都是贪求。这个贪求之心又是非常隐蔽的,往往发现不了,因为早就习以为常了。

有一天在向内找的过程中,突然抓住了每天都在“求师父”的一颗心,惊出一身汗!家中事、工作事,只要是难事,就在求师父。难道求师父替自己修炼吗?如果师父不能管,那不就等于招邪嘛?!多少年来,以为家里供着师父法像,自己和家人就百邪不侵了,还把求师父当成“信师信法”的正念,心性多差啊。

急躁心

由于珍惜修炼时间,只想心无旁骛做好三件事。一做家事心就急,一遇到麻烦心就急,潜意识里人中所有琐事都是干扰,心里沸腾着急躁,随后便是怨恨、争斗。一刻都难得平和。被急躁心煎熬了很多年,摔了很多跟头,才发现急躁心背后是一个根本的私心在作怪:自己要做的事最重要。没理悟修炼的本质:同化真、善、忍,无私、为他。当懂得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时,其实才是在修。随之,心胸扩大,没了怨恨,心中只有慈悲和善良,心也舒服,做事也顺畅了。不知不觉少了急躁。体会这才是修炼人该有的心态。

幸灾乐祸

谁都知道幸灾乐祸是恶,妒嫉心所致,自己也切身体会过它的伤害,非常厌恶它。修炼后我感到了这颗心,很想去掉,但它老是赖着不去,我甚至感觉控制不了它,只能任其卑劣。现在终于明白了,我一直把它当成自己的不好的人心在去它,所以很难去。其实它根本不是我,所以才不受我的控制。当我明白了它是魔性表现的时候,突然哆嗦了一下,很害怕的感觉,两行泪水瞬间落下。这些表现让我分辨出另外的生命,它不是我。这颗心必定依托着一个生命,一个魔性的妒嫉的生命,当我意识到它的存在,它害怕了,它知道自己要完了。我在这里曝光它,天天正念清除,直至灭尽。

清除邪灵

以为声明退党了,就脱离了邪灵,甚至《九评》都没有系统看过。近两年也想投稿,写了若干篇,都没有被采用,心里有点失落。原来一直被公认文笔好,怎么修炼了许多年,连个体会也写不出来呢?刚开始帮同修写了几篇交流稿也没有发,感觉同修事迹挺感人的,怎么就写不好呢?

一撂笔几年过去了,这期间经常阅读同修交流文章,每每被感动落泪。朴实的语言、平淡的叙述、触及心灵的那是大法弟子大善大忍慈悲救人忍苦精進的觉者胸怀。

渐渐看到差距,那是实修的差距。

修炼了二十年,自以为很善良,但是别人感受不到我的善,想到这,难过的流泪。静心内视,看到满身的邪党因素,那是从小到大被邪党灌输形成的习惯,浑然不觉。所以竟然不看《九评》,以为自己很善良很传统,其实离真、善、忍相差太远。从内心到思想到言行都有很多的邪党假、恶、斗的表现。下面把它们曝光出来,正念解体它们,从修炼人圣洁的载体中清除它们。

假:心里想的和口中说的不一致。往往想真心交流,话到嘴边就变了,怕得罪人,保护自己。

随口应答时,有时会说假话。在车站讲真相,有人问我坐几路,没过脑子就答了,就想应付一下。刚说完,车来了,只好上车,坐两站再下。

在常人堆里,听着他们开口就是假话,有时也附和,忘记了修炼人的原则。

恶:妒嫉心很重。看不惯别人、愤愤不平、幸灾乐祸、容不下别人超过自己的恶者心态时有表现。强制别人遵从自己。必须这样、必须那样。生气时,语气强硬、大声指责、完全是魔性的表现。对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或事心生抱怨,嘴上没说但物质很重。

斗:表现自己,经常在交流中抢话打断别人,好争辩,不服输,总想压过别人。在常人中的表现是:听我的。我什么都行,我永远是对的。不能认错,不肯道歉,感觉太难受了。现在知道是争斗心在心里顶着。表现在修炼中,也是用争斗心在去执著,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没毅力,悔恨交加都是人心在挣扎,执著累加。

惑:明知恶党坏,在劝人退党时,为了让世人能够理解,能够接受,往往还会跟邪党党员说我也曾经入过,大家都是为了好好工作才入它等等,说着说着竟感觉这曾经是一种荣誉,是因为自己优秀才能加入它,现在它做恶太多,迫害修炼人,天要灭它,别跟它一起倒楣去,谁做恶谁扛着云云。好象它曾经好过似的,甚至跟就认为邪党好的常人说,好人杀人也得偿命呀。潜意识中默认它曾经好过,被恶党邪灵的某些假相迷惑了,没认识到它的邪恶本质就是旧势力造就的毁灭人类的恶魔。这是思想认识上的根本大错!而且,不时说起我也入过,就等于给它增加了能量,使邪灵的因素在我这里有存留的物质场,才使自身邪党文化的表现那么严重,是该彻底清除它决裂它的时候了。

不去感受

人其实就是在感受中生活,什么甜酸苦辣、什么痛苦幸福,都是对名利情的执著追求和对人生百味的感受。

在感受中想去执著是很难的,只能是强硬的割舍,表面的放下。经不住根本的考验。从理性上认识到为什么要放下,怎么才算是真的放下了,那才能修去执著。

修炼中体会,不去感受、不动心、不产生喜好厌恶之念,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在这个空间中就是这样的物质表象。我们不刻意取舍,顺其自然就行了。因为感受就在形成观念,加强执著。

自身的修炼关系着众生的去留

曾经看到过众生被淘汰时的凄惨景象:众生身着古代服装,排着队,前面似乎都是女子,三、四十岁的样子,互相搀扶着,都在低头哭泣,以长袖抹泪,中间好象有孩子和年长一点的,很长很长望不到头,她们走到一条江边后,稍稍的停留了一下,默默的走入江中,瞬间就沉没了,没有谁强迫她们,可是谁也没有挣扎,依次不停的往江中走,只是悲伤哭泣,沉没沉没沉没,这时仿佛听到一个男声:因为她没修好,好多生命被淘汰了。那一刻我心很痛,好象从似梦非梦的状态中哭醒了。这个很多年以前看到的情景,让我知道了自己修炼还关系着好多好多的生命,我不好好修对不起他们,等于毁了他们。

谁在修?

长久以来,在思想中常常因为一些事没做好而责备自己,而且是叫着自己的名字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等等。最近一两年,常感到这个念头不对劲。看似没错,但它好象不是我的意念,我跟自己在对话,为什么用“你”呢?那么把自己叫作“你”的生命是谁呢?有一天突然明白了,这个意念中有个很深的误区,它让我从来都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它蒙骗了我许多年。

现在想起师父从一开始就叫弟子“找自己”、“修自己”,“谁炼功谁得功”[1],听着直白却有很深很深的内涵。连自己都找不到,我们修谁啊?现在才明白,真的是有副元神一直在同一身体里在修炼。师父经常告诫弟子:“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2]“过去无论什么修法都是修副元神”[3]。旧势力只有那样的智慧。从法中我们知道师父要度的是修炼人的主元神。师父经常告诫弟子“找自己”,让弟子的主元神真正在修炼。

现在我想激励自己的时候,就这样发念:主元神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身体,我自己要争气要按师父说的做。渐渐的在学法、发正念、炼功时反复加强这一念,渐渐的我找到了自己。才真正的开始实实在在的修到我自己,感觉到了修炼的变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