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入菜窖椎骨裂 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我丈夫接到亲戚的电话,说十月一日邪党要“大庆”,最近对当地大法弟子要如何行动。我当时听到后,出了怕心,赶紧在家收拾大法资料,让同修A帮我一起送到朋友家仓房。由于害怕,慌忙中,没有看到朋友家仓房有个菜窖没盖盖,我拿着东西,一脚踏空,掉到一房多深的菜窖。当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过来后,我知道自己掉入菜窖里了,感觉浑身疼痛不已,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我喊着同修的名字,同时求师父救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抓住梯子,忍着疼痛,一步一步的爬上来。这时,同修A找来附近的同修B,打车把我带到同修B家,進屋后,我躺在同修家的沙发上就起不来了。后脑勺磕出一个大包,整个人很虚弱。上厕所都需要同修A用力托住我的腰才行,不然整个人就会堆在一起,腰直不起来。

第二天,同修B又找来同修,跟我在法理上交流,后来决定到医院拍个片子,看看到底伤到哪个位置,这样也能避免家人不理解。片子拍出后,看到腰坐骨以上的腰椎有裂缝,医生说要手术,因为有一块骨头扎到骨髓。我当时心里一点也没有医院诊断出的概念,我又回到同修B家。

虽然心里一直排斥自己腰摔坏的念头,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可是正念并不强。这时,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给你多少钱,你住在医院里后半辈子起不来,你能舒服吗?”这段法一直在脑中回想,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弟子正念啊!

晚上,又有同修来,跟我交流说,问题出现了,首先要向内找,同修帮我指出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隐蔽很深的人心。比如,我一直抓着对丈夫的情不放,因为以前曾经在邪党迫害期间,丈夫对我的关心和帮助,让我对他产生依赖,我潜意识中认为关键时候,还是他能帮我,我这是把情摆到大法之上了。

还有,狡猾的自我保护的私我,表现出来就是我很善良,这次我深刻认识到,这个“善”是变异的,是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是旧宇宙生命的私我为了不被触及而表现的狡猾。因为这个“善”表现出对销毁邪恶都不忍心。这个东西,真的不容易发现啊。

再有,我学法开始时,师父就给我开了天目。有时候,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分不清,有时会以看到或听到的为准,偏离了大法而不自知。

还有因为在邪恶的迫害压力下,对时间的执着,产生对师父不信的念头。和同修配合时,有争斗心、妒嫉心、色欲心等。所有这一切隐蔽很深的人心在,怎么可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呢?这多危险啊!

同修走了以后,我静静的反思,这时,慈悲的师父点悟我,所有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思维和来源,都不是真我,要全盘否定,彻底清除!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不断的在发正念中清除销毁这些败坏的生命和因素。

同修们每天都要抽时间来跟我交流、学法、发正念。过程中,同修没有因为我找到那些人心而指责、埋怨,而是不断的鼓励和帮助我。B同修为了照顾我,远方来看她的叔叔都让她安置在亲戚家。同修A放下家里的一切来帮助我,和同修大姐换班照顾我。同修无私的帮助,形成了一个圆容不破的正念场,大法在我身上展现出神奇!第四天,我就戴着腰带能起来和同修一起炼动功,也能坐起来学法了。第七天,我就能走着下楼,在同修的帮助下,打车回家了。就这样,这场来势凶猛的邪恶迫害解体了!

回家后,家人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展现出的奇迹!同时,对同修对我无私的帮助感到敬佩!

我回家以后,在打坐中,师父帮我调整身体,帮我清除了那个一直干扰我的邪恶生命。我现在已经行动自如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