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隐瞒和欺骗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十七年前,当非典已经开始加速蔓延时,中共的大小官员们却隐瞒了这一真相。

十七年后的今天,武汉肺炎已被发现之后,当地政府居然明确表示不会“人传人”,并且还搞了四万人新年聚餐,发免费的活动券搞数万人的游园,对于存在肺炎传播可能视而不见。

十七年的轮回

回顾二零零二年年底的情况,非典出现,从广东到北京、到二零零三年开两会,中共一直未公布疫情真相。直至无法隐瞒时,二零零三年四月中共卫生部才正式承认存在非典疫情,但是卫生部官员却声称:“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事后大家知道,很多患者及医护人员死于非典,或者治愈后仍有严重后遗症。

同样,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武汉肺炎出现,从武汉、到广东、北京,甚至香港、新加坡、泰国,感染人数从个例到十位数、百位数,再到全国不少城市出现疫情,一月二十一日突增超过三百,十六位医护人员被感染,实在隐瞒不住了才采取紧急措施。这距离疫情出现已有四十多天,错过了最佳控制时间。

再看美国,一人从武汉飞回美国后感到不适,经检查发现肺炎,第二天就公布了疫情。而中国的官员在疫情蔓延时还表示“不会人传人”,在公共场所不用戴口罩。目前来自卫生部门最高机关的口径依然是:“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直到一月二十一日武汉市才给政府系统下通知,除特殊情况不能离开武汉。

二零零三年,中共将对付萨斯上升到关系到政权“生死存亡”的高度。中共内部传达了江泽民的命令“任何地方再出现萨斯瘟疫扩散,当地政府党政官员就地免职”。由于中央“就地免职”的铁令,各地政府官员层层下压,都千方百计地歼灭和隐瞒萨斯,非常普遍的手法是更改萨斯病人死亡通知单的死因。武汉亦如此,主要领导都没有给百姓一个交代。面对牵涉到民众安危的公共卫生安全,政府不仅不能尽责,反而为了维护自己的乌纱帽而隐瞒实情。

武汉疫情刚开始出现时仅仅是个例,老百姓以为有了非典的教训,政府能有效控制疫情,也不会再象当年一样隐瞒疫情。但是错了,大家又一次被欺骗。十七年过去了,象一个轮回,中共在真相与谎言面前,没有任何变化,在世人的生命与所谓的“维稳之间”,中共大小官员的眼中只有“维稳”,没有对于生命的敬畏与尊重。真相再一次被中共的铁幕掩盖。

谎言与真相的较量

在过去的十七年当中,何止“非典”这样的重大疫情被中共隐瞒?

对于谎言成性、奉行“假恶斗”的中共来说,其最难容忍的无疑是不与其同流合污者。武汉刚开始出现疫情时,有八位市民因说出实情而以“造谣”被抓。疫情升级之后,人们才明白过来,有人写文章称,向“造谣者致敬”,他们才是敢说真话的人。

就在中国大陆的土地上,就在我们的身边,每天每日都上演着一幕幕的悲剧,从无数上访者以寻衅滋事罪被关押,到正义律师以颠覆国家罪被抓捕,再到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都突显了中共与人民为敌。中共所谓的危害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其实是害怕执政者的利益被动摇。法轮功使人道德升华,使社会和谐,在世界上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不能被中共所容忍,几乎每天都有中共法庭非法判决法轮功学员。

当有人揭露法轮功学员在遭遇酷刑转化时,中共主动让外界与媒体到监狱参观,看到的是春风化雨,吃穿住用,一应俱全,证明现在是“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然而当参观的人一走,法轮功学员就从小黑屋释放出来,因为这时无论你如何呐喊,都没有人听得到的了。

当有人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告诉国际社会时,中共卫生系统正式开始建立器官捐献体系,然而直到现在这个体系也无法澄清过去十余年数万例的器官移植的真实来源与供体记录。在二零一九年,英国独立法庭正式宣判,中共活摘器官真实存在。

当我们把目光移到稍远一些:

在一九六一年,由于大跃进、跑步进共产主义炼钢铁的人祸,而导致数千万人饿死时,直至现在中共官方仍未正式承认。

在一九六六年,文革批斗中,多少人被斗死、自杀,到最后有多少人遇难,中共领导的回答是,这永远是一个谜。

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广场枪杀学生时,从第二天声称未杀一人,直至现在中共一直从未改口承认哪怕一丁点儿错误。

难道行恶者,可以一直这样残暴下去吗?古人有一句话,人不治天治,还有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坏事做多了,就得偿还,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仍然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恶之人,如不知悔改,抓捕、绑架、拘禁、非法判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恶报就在眼前。

所谓离头三尺有神灵,上天在看着这一切,有的人与灾难近在咫尺,但安然无恙,有的人远在天边,却瘟疫上身。

善恶只在一念间,福祸从来由心定。还在执迷跟随中共迫害好人,自以为聪明的糊涂人,该清醒清醒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