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迷雾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近日,我地区六一零,派出所,各乡镇各社区等派人打电话或上门骚扰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有的还录像录音,邪恶企图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并毁了这些不明真相的参与迫害的众生!根据此事,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一点体悟,希望互相借鉴,共同提高。

我是在两个多月前从邪恶黑窝回来的。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有个人给我丈夫打电话,说是让我去社区填表签什么所谓的保证,我拒绝了。此后他们几乎天天打电话要我去,不然就到我家来,再不填就把单子交到派出所。我丈夫被带动的压力很大,怕我出事想让我去签。我当时也觉的压力很大,但悟到逃避不是办法,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他们要是来了,我就给他们讲我在监狱遭受的迫害,启悟他们的良知善念,化解迫害。所以就和我丈夫说,如果再打电话让他来找我。虽然这样想但有时还是不稳,怕自己达不到那样的慈悲、正念。

又过了两天,我丈夫承受不住骚扰恐吓,就让他打给我母亲。在他的威逼利诱下,母亲就象变了个人,连哭带闹,差点以死相逼的让我签字!那时真感觉象一座山一样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我哭着求师父我该怎么化解这场魔难啊?结果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家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山一样高的大土堆在向我这移动,所到之处的高楼,车辆,人全都被它吞没。我赶紧告诉屋里的人,这里太危险了,咱们快点离开!这时我已看到外边狂风呼啸,遮天蔽日!可是这些人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还告诉我说一会就过去了,天就晴了。而这时我再望窗外,就真的看到了曙光!梦醒后心想这大土堆不就是我正在经受的魔难、业力吗?而我已在梦里看到曙光了。

就在当晚六点发正念时忽然想到师父的一句话:“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1]于是我求师父把我神的一面也调动起来,一起除恶救众生!随着这一念的发出顿时就感到能量巨大无比,大到简直可以覆盖整个天宇!也深切的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加持!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精進!丈夫看到我在发正念说,你发的正念可真强!这才象个样!你又找回自己了。

在长时间发正念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人心,执着自我,怕再被迫害的心,还有求安逸的心,其中包括刚回来时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又下载了微信,被骚扰前夕还热衷于网购不能自拔!当同修告诉我明慧通知卸载微信,我还侥幸的想我这刚回来,监听监控应该没那么严重吧,等等再说吧!完全没顾及到上次出事就是因为手机被监听(监听长达十个月邪恶才动我们)!而这次回来又对它放不下,这是多大的漏啊!虽然现在已换成老人机,但心里总还有一些遗憾和不情愿,还有虚荣心在作祟,这些龌龊的心我一定要清除它!还有对常人平静稳定生活的向往,和对家人的情,对母亲的担心和害怕,这些心都在牵绊着我,而我也好久没有这样长时间的好好的发正念了,所以让我在魔难面前心力交瘁,举步维艰,想到这我明白了,曙光真的就在眼前啊!

第二天,父母又早早的来到我家,并拿着邪恶的文件让我在各种所谓的保证上签字,我严词拒绝,母亲又故伎重演,我为了拖住母亲再给自己除恶争取点时间,就说再容我考虑一天,明天一定给你答复。父母走后我又陷入了沉思,为什么昨天那么强的正念下,今天又来这么一出,难道是邪恶在垂死挣扎?那我就连它垂死挣扎的表现都不承认!

下午和同修交流时,又找到一个漏,就是想通过强大的正念使母亲发生改变,从而让邪恶自灭,让魔难解体,而不想直接面对母亲,面对这个环境!这也是面对表面强势的母亲而表面弱势的我一直所惧怕的!因为在未修炼大法时,我就很怕母亲,母亲性格强势,也很严厉。我修炼后,怕她的心也一直没去干净,这次邪恶干扰,母亲血压升高,我又担心她犯病,更严重的想法是怕她死。对母亲的情这么重,再加上平时对家人讲真相不到位,导致邪恶抓住母亲不放,稀里糊涂的配合邪恶来干扰我。想到这我坚定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有面对一切的勇气,用法中给予的智慧和力量去冲破层层假相,直达问题所在!

就在当天晚上,母亲叫我和丈夫过去吃饭,一進门,看到母亲的态度巨大转变,平和的说:这字你不签就不签吧,我不逼你了。明天就让他拿回去,咱们都好好的,就当啥也没发生。此时我心生无限感慨!其实这一切都是假相,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啊!大法弟子的心正了, 一切都顺了,表面的人也改变了,迫害也就烟消云散了 。

今后一定要实修自己,尽快去掉人心,不被假相所迷惑,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