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大法改写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我出生于农村一个多子女家庭,在我读大专一年级时就感觉到身体不对劲,心跳心累,拖到结婚后一年多才去全国一家权威医院去检查,弥散性甲亢,长期精神上的焦虑引起的,是甲亢病中最严重的一种。当时就在医院里喝了一小杯透明液体,可能是碘131,九百多元,拎了一大包药回家,医生还叫定时回医院检查。临走时,大夫嘱咐我们这群患者说,目前这种病没法根治,只能平着,别急别累,否则又会复发,而且久而久之,会伴发糖尿病和风湿性心脏病。

回家后的一年多病情是平了下来,没继续发展。但几年的病使我的免疫系统下降,身体抵抗力下降,稍不注意就感冒了,六月间的天气20来岁的我穿毛线背心睡,夜里睡着睡着就感冒了。一急一累,眼睫毛又扎眼球,流眼泪。即使是大雪纷飞的日子,晚上睡觉,脚还要伸出被子外,因为脚心烧啊,手心也烧。爱出虚汗,大冬天里吃顿饭,头发根都要被汗水打湿。还有胃炎、卵巢囊肿、小叶增生等毛病不断,这里好了那里来,基本上没消停过。

最要命的是,结婚后自第一个小孩流产后,后来怀上的小孩每到两个月,无论多么小心,都要流产。我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次,婚后五年一直没成功怀小孩,后来医生告诉我,那是习惯性流产。

那时候我真实的体会到“绝望”的滋味是什么样了,整天病怏怏的,工资又低,还要还我读书时欠下的债,有点钱就医了病了,家里没有一点积蓄,公爹说我们穷到连好多农村家庭都赶不上。没有小孩,公婆只有丈夫一个儿子,长此以往,能允许这种状况继续维持吗?以后的日子不敢想象。我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我有未来吗?我看不到一点希望。

有一次,我站在还是小青瓦的屋檐下,从心底里发出沉重而无声的叹息:假如能让我恢复健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但当时知道这只能是奢望,怎么可能重回健康。

可是老天待我不薄,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真的会恢复健康,不,比以前更健康。我幸运的遇到了师尊传授的法轮大法——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

能够走進修炼还有一段曲折呢。我在大学学的是马克思的哲学、唯物论、辩证法,不相信有神,党文化很严重。妈妈笃信佛教,妈妈讲说不得菩萨,我偏要乱说,把妈妈急得够呛。一九九七年,好心的乡亲看我病这么多,跟我妈妈说让我修炼法轮功,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可好了。我当时一笑了之,那怎么可能医好我的病。

一九九八年冬,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乡亲家无意中看到了正在播放的师父教功录像,当时正在播放师父演示的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我一看就有好感,因为我在大学里为了治病,专门买了气功书看,我就对女主人说:“这挺好,挺科学的嘛,哪天把书也拿给我看看。”

不几天,善良的乡亲把师父的宝书《转法轮》给送来了,当时,我只是带着了解一下的心态看,并没有按乡亲所叮嘱的看第一遍要一气呵成心不带杂念的看,所以并不怎么用心,看完后就想还书。邻居大妈说了一句:“你们老师怎么会看这种书嘛。”一语中的,她说到我的心坎上了,受党文化的影响,总觉的别人会认为是搞“迷信”, 总觉的如果我炼了这功别人会怎么看我,有点不好意思。说来也怪,就大妈这句话,我象受了刺激一般,我下决心要从新认真看一遍。我回去后就开始认认真真从头看,心无杂念。

恰恰那两天有空,我除了吃饭睡觉外就看,第二天下午我已经看了一百四十几页了。奇迹发生了,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我坐在窗前的方桌旁看,突然我意识到右边整个乳房有一种热热的麻酥酥的怪怪的痛,还有旋转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是师父打出法轮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当时很惊讶,以为是错觉,不是,我人很清醒。我停下看书,静静的感受这种感觉,这种热的麻的旋转的感觉持续了大概十秒钟后,消失了。我马上摸右边乳房,布满乳房的大大小小的疙瘩没有了,手接触之处也不痛了。

要知道十几秒钟之前,我的右乳房上有很多的疙瘩,痛的厉害,手挨着皮肤就痛,为这,我还看了两个有名的医生,从乡镇到城里,已经吃了大半年的药了,有个医生说是小叶增生。有个有名的老医生没说什么病,我在她那儿吃了半年的中药,我看她给我开的中药方子里有“炮甲”这味药,我在资料上查了,这是化肿瘤的,但是一直不见效,一直痛。可就这么十秒钟左右,疙瘩消失了,也不痛了。

我无法描述我当时的感觉,从来不相信有超自然的玄妙的力量,以前从不相信的东西居然在我身上显现了,这完全颠覆了我以前所受的教育,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我呆呆的在桌旁伫立良久,慢慢的我回过神来,心底里发出一念:天哪,这居然是真的,这本书上说的都是真的,打死我也要炼法轮功!

这以后,在我看《转法轮》的过程中,师父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第二年开年我开始炼功,正式走入修炼。两个月之内,我所有的病都好了,脸色转白,体重增加,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脸上,家庭又洋溢着快乐。

后来,我就有了一个健康、漂亮、可爱的宝宝。准备怀孩子之前,丈夫不放心,硬要我到大医院检查,医生听了我的病史后,说我是习惯性流产,即使导致流产的病好了,也要流产,所以怀上孩子以后,要保九个月的胎,吃九个月的保胎药,要打保胎针,要躺在床上保胎。但是我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后早已是无病一身轻了,怀上这个孩子以后,我照常上班、做事,直到满月。有一次,还在母亲的陪同下,徒步走到十几里外的大姐家,又从大姐家徒步翻山越岭去了二十里外的舅舅家。回来后,整个院子沸腾了,丈夫担心得够呛,有位同事说:某某,你可以上房揭瓦了哟,言外之意,我胆子太大了,但是我没有任何意外。朋友们都说是奇迹,因为我有位好朋友,流了两胎孩子,后来怀上孩子后,两个月时就来红的,检查说是先兆性流产,要保胎,吃保胎药,打保胎针,躺在床上保胎。她躺了三个月,咳嗽不能咳重了,婆婆守在床边,吃葡萄时,婆婆把皮剥了,喂到她嘴里,然后婆婆又把手伸到她嘴边吐出果核来。偶尔坐起来,要婆婆扶,自己不能使力。这样小心翼翼,到六个月时又来红,又有流产的危险,又保胎。

修炼大法至今二十年了,我两毛钱的感冒药都没吃过。我能有这样一个棒的身体,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能有一个豁达、慈善、安宁的心境,能在这眼花缭乱的红尘中保持纯净,不迷不惑,这一切得益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如果没有幸遇大法,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会是多么的糟糕!

师尊啊,是您改写了我的人生,用尽天下最美的语言,无法表达弟子对您的感恩。感谢伟大的师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