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青年学员俱乐部:要做真修弟子(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明慧加拿大多伦多记者站报道)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青年学员俱乐部(Practitioner Youth Club)成立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他们每个星期都有一次集体学法交流,在二零二零年新年之际,他们给师父拜年,恭祝师父新年快乐!同时还举办了一次整天的学法交流活动。他们表示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修弟子,在新的一年里更精進。

多伦多青年学员俱乐部由年龄十三岁以上的中学生、大学生和在职工作者组成,成员全部是法轮功修炼者。有的是从小跟随父母修炼,也有的是到海外以后开始修炼,还有的曾因为受中共当局的谎言宣传欺骗,对法轮功有误解,之后通过了解真相,开始修炼法轮功;有的是观看了神韵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在新年来临之际交流了一些修炼体会。

'图1: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青年学员俱乐部成员在二零二零新年之际恭祝师父新年快乐!'
图1: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青年学员俱乐部成员在二零二零新年之际恭祝师父新年快乐!

修去安逸心 坚持晨炼

'图2:青年法轮功学员Rina'
图2:青年法轮功学员Rina

Rina是一名在读的大学本科生,她二零零六年与母亲一起在海外开始修炼法轮功。

Rina交流了自己是怎样克服安逸心,并每天早上坚持晨炼的:

在大学的前两年,我的生活作息渐渐变得和周围常人同学、朋友一样,晚上熬夜会熬到很晚,早上如果没有早课就不起床,一天天下来觉得并没有做多少事情,可是时间总是不够用,好象必须复习的课本和作业都还没看完,又挤不出时间来学法炼功,长期下去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我也觉得这样下去不对劲儿,但总下不了决心改。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家人同修交流中,得知现在大部份同修都会早起晨炼,有人甚至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我听后觉得很震动,但是心里想:等到我毕业以后就参与进来。同修说:不应该一拖再拖,师父让我们“修炼如初”[1]。

我决心开始做些改变。以前我安排晚上炼功,后来发现晚上的时间很不稳定,有时要复习和做作业,有时会有室友在旁边,有时自己犯懒就不想炼了。我觉得应该改成早上炼功,于是晚上提前了半个小时睡觉,但是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又是该上课的时间了。第二次我提前一小时睡觉,并且定了三个闹铃,但是隔天早上闹铃响的时候困得根本就睁不开眼,觉得浑身都没力气,好像熬了一个通宵一样。心里很着急,可是又不明白怎么回事。

过了一周多,我和同修交流,同修问我是不是在坚持晨炼。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说:“别说晨炼了,我现在每天起的更晚了,都没法保证炼功。”同修听完很严肃的和我交流,让我多学法、发正念。我们一起学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在早上要起床的时候,当脑子里冒出不高兴、不舒服、觉得起早了上课会困的念头时,我都尽量否定它们,告诉自己早起炼功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同时我尽量睡觉的时间提前,不再因为自己高兴就熬夜,并且每天保证学法和背法,和同修们一起在网上学法。这样,我现在基本都能早上炼完功,觉得比以前有精力,不会容易犯困了,而且每天保证五套功法都炼全。我希望我以后能和其他同修一样参加全球大法弟子统一的晨炼。

修去抱怨心 前途无限好

'图3:青年法轮功学员Jackie'
图3:青年法轮功学员Jackie

Jackie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在没有开始修炼之前居住在法轮功学员的家里,经学员的介绍观看了神韵演出,并于二零一三年开始正式走入修炼。

他交流了在学习过程中怎样去掉自己的怨恨心:刚开始在大学读研时,我对周围的环境都不怎么适应,甚至有不屑和抵制的情绪,觉得自己不该属于这里。可理性上觉得既然都来了,肯定有安排吧?一天在学法时,我这才意识到读研只是表面,在这里用研究生的身份修炼,并与众生结缘,才是来这里的目的。所以,我开始尝试接受现在的环境,并且利用自己可以当助教教学生的机会跟他们交流对真善忍的理解,并向他们讲真相。渐渐的,学生们都喜欢上课了,学习也很有积极性。

研究生的第一年做了很多次实验,有许多失败的经历,这很大的打击了我的信心。教授希望我在研究中有成果,可一年了还没有进展,便非常着急,对我态度也渐渐强硬起来,经常当众批评我。刚开始会觉得是去我的面子心之类的,所以还能把握住,可多次这样对待我,让我感觉自己很委屈,觉得自己做了很多努力,可就是没有进展,能怎么办呢?这种委屈影响我的情绪,逐渐生出了怨恨心,有许多负面想法。

不过理性上想:“自己的能力不够,不要怨别人。”就努力抑制着。另一方面,当教授把给我的任务交给别人时,别人也做不出来,教授的态度不但不怎么强硬了,反而说:“那好吧,不用再花时间了。”这让我心生不平,这种事情出现了几次,负面情绪积累越来越厚,让我很难解脱出来。理性上虽然认识到了自己有怨恨心作祟,也有妒嫉心在捣鬼。想发正念摆脱这个状态,可长期处于这个状态,我很苦恼。

这时候有同修在我耳边聊到了密勒日巴的故事,感慨密勒日巴的经历。我回到家里开始读。密勒日巴的师父让他修房子拆房子然后再修再拆,往复多次,还对密勒日巴又打又骂。密勒日巴却不生一丝怨恨,反而一直悔恨自己罪业深重。这十分触动我。教授对我的态度和取消研究课题,还真有些类似密勒日巴的经历呢。他不生恶念反而反省自己,我却在心里愤愤不平,还觉得自己没啥问题。真是太不应该了。想到修炼中出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都有师尊的慈悲安排,我应该坚定的去这些不好的心,以后不要再怨自己的教授了。课题取消了,也会有新的课题给我吧,不必垂头丧气了。

第二个星期,教授果然给了我一个新课题,让我去试试。这个过程当然还有些曲折,过些日子,我得到的结果还不错。于是在组会上交流了成果。教授对我说:“你的这个反应还刚开始,结果还不错,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反应,你应该感到兴奋呀。”我点头表示感谢。心里想着:“这一关算是过去了,谢谢师尊给我的安排和点悟。”

放下越多的自我  生出更大的慈悲

大学毕业后在多伦多一家大银行工作的青年学员Vic 从小就和家人同修一起修炼,但是,自从中共开始疯狂打压,以及在大陆时目睹母亲被绑架之后放弃了修炼,后来出国大学毕业工作后,于二零一七年Vic又重新走入了修炼,并且开始参与神韵的推广工作。

她说:“前一段时间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浅悟配合》,在如何修去自我的方面让我很受启发。虽然自己在这一方面还有很多要修的,但是我深深的体会到,随着一步步的修炼,似乎所有的执着心向根源里找都牵连着这个‘私’。这个‘私’好像是一个根,滋养着自己很多的执着。‘私心’淡了,所有其它的执着心也跟着淡了,甚至没有了。一点一点,一层一层去除‘私’的过程就是修去自我、找回真我的过程。放下越多的自我,就生出更大的慈悲,这两者也没有先后,此消彼长,是相辅相成的。”

她谈到了师父是怎样帮助她修去这颗自我的执着心:

十一月份的时候我去一个神韵票点卖票。当天我准时到了,但是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修A还没有到。还好另一位同修B很早就在票点了。

同修B跟我讲起,第一次和我合作的时候,对我的意见非常大。因为那个时候,我说了一句不是很在法上的话,同修B认为我说的完全是错的。她说:“当时内心非常的生气,但是没有发作,憋在了心里,想以后有神韵的事情绝对不会找你做!”

听到这里,我很震惊,我还从来不知道同修B对我有这么大意见,我也很久没有听到这么严厉的批评了。那一刻我心里很难受,感觉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转了,但是紧接着下一刻,就觉得自己无限的惭愧,发自内心想把自己摆的很低很低,要无条件的接受同修的批评。

后来同修A迟到了整整一小时,一直连声道歉。我自己心里明白,这次同修迟到是师父的安排,要不然我也听不到前面的批评了。同修之间如果产生了间隔,在另外空间可能就是很不好的物质,直接阻挡着众生得救。正在这时,我收到了邮件,我工作的那栋楼批准了神韵票点的申请,一月份我们可以去那里卖票了。这封邮件我已经等了一周了,在这个时候收到,真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和鼓励。

Vic说:“其实把自己摆低是一种很美妙的感受,没有了‘私心’,你不会去妒嫉别人。发自内心的为别人考虑时,才能有一颗纯净的想要救他人的心,这颗心比什么都珍贵,这也是大法弟子的真我真愿。把自己摆低了,境界却提升了,境界提升了,法也会赋予你更大的智慧,从而把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做的更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我希望能借自己近期的一点修炼体悟,带给其他同修启发,在修炼上大家共同提高,救度众生的事我们自然会更主动的去做,做得更好。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学法入心很重要

'图4:青年法轮功学员Robert'
图4:青年法轮功学员Robert

读大学三年级的Robert 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得法修炼,他自己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是在二零一七年年底。他针对自己在上路开车时出现的心性考验、所出现的执着心进行了交流:

近几个月来,我遇到了多次开车时的心性考验,由于有时学法不入心,导致这个关过的时间比较久。通过这次考验,暴露出了自己许多隐藏很深的不好的心,从中我悟到:学法入心很重要。

我开车已经两年多了,之前偶尔会遇到不遵守规则的人,心里虽然有很多不快,但是心里还有一念“我是修炼人,不和这些常人去争去斗”,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会稍微好一些,慢慢心里可以平静下来了。但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就很触及心灵。一次,在高速路上堵车了,我莫名其妙多次被同一个人逼到急刹车。当时心气的怦怦跳,甚至脑子中出现许多不好的想法,还好我在理性上控制住了自己。等不堵车了,那个人也不见了,我心里就后悔的不得了,觉得自己做的太差了,当天一整天心里都不舒服,消沉。当从法上去想这个问题时,我却只停留在没有做到“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没有纵深的去想:为什么连着几次都会发生在我身上。

在之后的学法中,我了解到了去一个执着心没有那么容易,师父帮我把执着心暴露出来了,我却一直没有想正面的去掉它,都在找别人的问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修炼人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连续出现这方面的考验,就是让我尽快的去掉这个心啊。之后每天学完法都在向内找,想办法把这个路怒症的执着心的根挖出来,我找到了争斗心,看不上他人的心,不符合自己观点气的不行等各种心。

随着一点一点学法的深入,正念的加强以及有这个愿望要去掉这个路怒症,明显的感觉到师父帮我拿掉了很多。在发现并去掉很多这个路怒症的执着心后,虽然还是会遇到一些人乱开车,心里还是会有波动,但是没有之前的愤愤不平了。我知道这个执着心也是一层一层的,过一段时间之后考验还会反复。

我还悟到一点:形式上学法,和学进去法有很大的差别,前者只是走形式,而后者是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就像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听着挺容易做到,其实并非如此,特别是年轻大法弟子,要看在刺激到心灵的矛盾发生时,能不能做到不动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