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三轮行万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记得是诉江那年,我走在街上,一个开三轮车的人在招呼我。这人我认识,当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他是一个普通事务犯。碰到就是缘,我就给他讲了真相,他很爽快的退出了邪共组织。

当时我没有工作,他就建议我也买个三轮车拉客。他说一天找一、两百元还是容易,又比较自由,想拉客就拉客,想休息就休息。我一听正合我意:生活问题解决了,讲真相又不受工作时间的限制,真好!

打铁还得自身硬,要做哪一行就得熟悉哪行。一个会驾驶的同修陪我去买了车,在他的指导下,我开始认真练习驾驶技术。我小时候患严重类风湿,四肢残疾,根本没有想到能够开车。坚持修炼法轮功,四肢就灵活起来。

几乎有大半年的时间吧,我只是在练习开车。出了几次事故,有时搞得手上都没有钱了。同修就借钱给我,并鼓励我,终于坚持了下来。这里发自内心的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大城市,人们都是在赶时间,叫不到出租车的情况下才叫三轮。由于现在社会道德下滑,开三轮的就趁机漫天要价,所以开三轮拉客的人在人们心目中多有不好的印象。

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指导,当然不会象一般人那样。我尽量按照出租车的价格收费,坐过我的车的人经常是这样的话:“你这个价格很合理。”“您是个好人。”“师傅真耿直!”……

有的三轮车驾驶员为抢时间,仗着自己车小、特殊,就在马路上横冲直撞,或者逆行,或者闯红灯,不文明的行为比比皆是。我是法轮功修炼者,知道人的一切是天定的。李洪志师父讲:“所以在修炼上一再讲要顺其自然,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经过努力就会伤害到别人。”[1]这样,我基本上都是按照驾驶规则行车,收入也一直比较稳定。

现在的人为了追逐利益,情况不好就甩客,或者趁机加价,而我总是把客人送到他满意的地方为止。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明白修炼就是修心性,如果人人都随波逐流就会使整体环境变的不好。

有一次我拉了一家人,婆孙三代到动物园玩耍后回家。拉到一个天桥处,女儿说行了,过天桥就到家。但婆婆因为游动物园把脚走痛了,要我把她们拉到天桥对面去。这样就必须绕一大圈,到前面立交桥下调头。我什么也没说,一直把她们送到目地地。婆婆非常感激,说:“这个司机好,要活一百二十岁!”我听了只是笑笑。

三轮车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平台。顾客坐上来,距离一下就拉近了,搭上话就可以讲真相。而且我哪天真相讲得好,生意就好,这已经是百分之百的概率了。

有一天我一开出去生意就很好,顾客一个接一个。我觉的奇怪:我还没开始讲真相呢,生意这么好?那天最后拉的是一对父子,上车我就给他们讲共产党的丑陋经,那位父亲很感兴趣。我又送一张《九评共产党》的光碟给他,他说回家一定好好看。

每天收入的零钱我都精心筛选,好的留下来附上真相短语。找钱给顾客的时候,我就使用真相币。顾客来自四面八方,这样真相也传到了四面八方!

在炎热的夏天,三轮车拉上器材,去给人家安锅看新唐人电视节目。有次在大山深处,路实在太烂了。三轮车的消声器和后保险杠完全挂变形了,我好心疼。但是回来只花了一百元钱就修好了。

在寒冷的冬天,三轮车穿行在区县的公路上,把一本本制作精美的年历送到乡亲们家里。一次出发后,发现缺水,不知什么地方漏水了。为了尽早送福给乡亲,我还是坚持上路。开了两百公里回到家,经检查一切正常!

寒来暑往,秋去春回。搞技术,运耗材,载着同修奔忙,三轮车就象《西游记》里的白龙马,陪着我走在通天的大道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