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霞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3年 累遭冤狱近12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被冤判三年,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原判。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她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这是张淑霞第六次被非法关押,累计共十一年九个月。

张淑霞女士,五十五岁,家住铁岭市清河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家庭、单位、邻居中,有口皆碑,婆婆特别喜欢她。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张淑霞因信仰,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三次,累计八年零二百七十五天,近九年的时间,遭酷刑折磨,丈夫难以承受迫害,与她离婚,母亲临去世,也没能见上她一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张淑霞因向村民免费发送明慧台历,被恶人构陷,又被铁岭市清河区法院冤判三年,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

辽宁女子监狱的迫害

1.欺骗洗脑、生活虐待、殴打

在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小队,一开始就强制“转化”,写“不炼功保证”。白天出工,晚上关入仓库小黑屋“学习”(即洗脑),由两名包夹看着。晚上,不让张淑霞在床上睡,只能在地铺上睡。

一包夹犯人王美对张淑霞说:“我有罪,我也不想活了,你要不写五书,我就一直给你跪着磕头,直到头破血流。”张淑霞当时懵了,违心的抄写一遍,心里痛苦极了。

后来张淑霞反悔了,几名犯人围攻谩骂张淑霞,姜秀华打张淑霞脸,罚张淑霞蹲着,后来罚蹲马步,张文英还拽着张淑霞头发往铁架子上使劲撞,还掐张淑霞。后来上狱政科验收,张淑霞向狱政科警察揭露了她们包夹迫害她的事实。回去后,负责“转化”的科长张璐鹭很恼火,大声训斥张淑霞,张淑霞正告她:“强制转化是违法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张淑霞向队长白旭揭露挨打之事,白旭问张淑霞:“打你了,谁看见了?再说你挨打咋不说呢,现在监控查不到了。”张淑霞也没想到警察竟如此对待善良的修炼人。张淑霞要求换包夹,她说:“换两个还不如原来的呢!”言外之意,只能换更凶的不能换善良的。

她对张淑霞施加更大的压力,白天在车间仓库洗脑,由一个犯人看着,有时坐着,有时罚蹲,晚上收工后,九点才让回监舍休息。

五个多月不让张淑霞上水房洗漱,张淑霞进水房,张文英就打她,还在走廊、监舍等处打张淑霞,有一次,把衣挂都打折了。

每半个月一次集体洗热水澡,也不让张淑霞去。晚上,张淑霞起夜,叫张文英陪,张文英不跟她去,还骂她(监狱有三人一起行动的规定)。

2.羞辱、打骂

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四日,张淑霞拉肚子,犯人张文英说张淑霞装病,问张淑霞:“一天拉几次?”张淑霞说:“三次。”她说:“你现在就在洗脸盆里拉,看你能不能拉出来,队长让你吃饭、拉屎都在这里。”

张淑霞忍着屈辱,在自己的洗脸盆里拉屎。张淑霞没有洗脸盆了,有人给张淑霞一个盆,张文英就把写着张淑霞名字的盆放到厕所里冲厕所用,以此侮辱张淑霞的人格。不管她怎样,张淑霞都拿她当孩子,后来逐渐她对张淑霞好了,彼此站在对方角度为对方着想,说心里话。

王美不分场合经常骂张淑霞,逼张淑霞骂师父。有一次,在晾衣间,她脱了鞋,拿鞋打张淑霞的脸;一次周日在监舍休息,王美不让张淑霞盖被,让张淑霞穿棉袄把手露在外面,被张淑霞拒绝。

在车间,张淑霞两手自然放在腿上,王美就说张淑霞炼功。她多次对张淑霞进行人格侮辱,那痛苦胜过打骂多少倍。张淑霞写“思想汇报”,揭露迫害,她阻挡。

3.身心伤害

张淑霞每天都在痛苦的深渊中煎熬,都承受不住了,身体越来越差,心难受,心电图检查心脏有病,高压达到200多,低压120多,有时血压计量不出来数。狱警逼张淑霞吃药,张淑霞没吃,都偷偷的扔了。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早晨,张淑霞的右脸突然一下子歪到耳朵根,吃饭、漱口困难、左眼二十四小时闭不上,洗头时,用左手拿毛巾捂着眼睛,否则就往眼睛里灌水,去医院做脑CT检查,医生说是血压高引起的,是脑血栓的一种,叫面瘫。

警察和犯人逼张淑霞吃药,张淑霞说我也不迷糊,她写了一个后果自负的书面材料。后来通过在苦难中修心找自己、归正自己、背法、炼功,张淑霞嘴逐渐的好了,现在左眼还有点小。

长期的不公正对待,张淑霞很痛苦,张淑霞就找张科长,调走了王美,来了个孙同春。她是鲜族人,有时比汉族人还会骂人,根本不讲理,张淑霞对、错,都挨她骂。有时张淑霞干活连热带累,满身是汗,也挨她骂。

4.拒绝劳动 被示众

还有四个多月张淑霞就回家的时候,张淑霞开始拒绝劳动,反迫害,监区长汤艳把张淑霞叫到办公室,逼张淑霞蹲着打报告词,张淑霞不配合,张淑霞说:“我没罪,你们公、检、法、看守所、监狱都在执法犯法!”汤艳说:“你告我去,我叫汤艳。”张淑霞没有屈服,汤艳就让张淑霞在前边坐着示众。

5.强制洗脑

晚上,在闷热的二楼仓库里洗脑“学习”。从那天开始,全屋十多个人不得不陪着张淑霞停饭箱,就是自己买的食品不让吃,监狱警察经常用停看电视、停购物、罚坐板、罚写监规、罚站、罚蹲等等手段折磨犯人。

东北的八月,正是炎热的夏天。第一天,张淑霞不配合洗脑“学习”,回监舍了,第二天是周日休息,张淑霞不上二楼,坐在自己的床上,把两脚插在二层床的梯子里,几个犯人硬把张淑霞拽到楼上,把张淑霞关到炎热的仓库里,逼张淑霞站着。第三天,没让张淑霞洗漱,没让她洗热水澡。渐渐张淑霞严格修炼自己,后来警察不管了。

警察和犯人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还在违背人的道德良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伤天害理的事。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张淑霞已回家。

张淑霞多年来遭受迫害的详情,请见《曾遭九年冤狱 辽宁张淑霞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近九年冤狱酷刑折磨 辽宁铁岭张淑霞控告江泽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