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现任“610”头目金祥明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大陆来稿〗甘肃省“610”办公室主任金祥明,策划、胁迫甘肃各地“610”办公室,利用舆论诽谤法轮功,操控基层派出所、街道、社区及单位等部门直接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以恐吓、抄家、绑架、判刑等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此恶行被称为“敲门行动”。参与的部门有:省、市、县政法委、610、公安派出所、维稳办、综治办等。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今,金祥明任职期间在甘肃各地煽动仇恨、欺骗世人,操控基层不明真相的人员利用舆论宣传、文艺汇演、讲座等方式诋毁和诽谤法轮大法,用谎言宣传使甘肃不明真相的民众无视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恶行,使监狱、看守所、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行为变得随意和张狂。

金祥明在职期间,法轮功学员王立河、李润花、金文玉、展学尧、蒋映斗在家中,长期遭受省610、区610、县610及单位、村委会的骚扰、胁迫、恐吓,被迫害离世;法轮功学员刘兰英被派出所警察强制采血迫害致死;赵永生、张秉武在看守所被虐杀,家人还被恐吓、要挟;王有江、许惠仙、万铭芬被监狱警察虐杀,家人不仅得不到丝毫的补偿,连如何离世的真相都无法知晓。

这一切迫害的发生,金祥明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一、金祥明的个人信息

金祥明(Jin,Xiangming),男,汉族,一九六二年三月生,甘肃榆中县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兰州市委常委、城关区委书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零一三年四月,任兰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城关区委书记;二零一三年四月~二零一六年一月,任兰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今任甘肃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现任省委“610”办公室主任 。

二、金祥明在职期间的部份恶行

据不完全统计,金祥明在职期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十七人,他们是:刘兰英,岳普玲的丈夫王立河,许惠仙,段世泽,赵永生,田多尧,关龙山的父亲,焦桂英(二零一六年八人);万铭芬,张秉武,王有江,盛春梅,杨文翰(二零一七年五人);展学尧,蒋映斗(二零一八年两人);李润花,金文玉(二零一九年两人)。

据不完全统计,金祥明在职期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十七人;被绑架两百三十六人;被骚扰四百零一人次。

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被兰州监狱迫害致死

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迫害出“强直性脊柱炎”;出狱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一二年六月又遭抓捕,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兰州监狱遭狱警虐待、殴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警察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烫,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白天强制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晚上不允许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不让洗澡、洗衣服;包夹犯人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九点多,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人已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王有江被迫害致死,遗体当天被监狱火化,卒年四十八岁。

甘肃靖远县张秉武在靖远县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晚上十点半,甘肃靖远县法轮功学员张秉武的家人都已经入睡,靖远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郝军、副队长种连荣带着十几个警察,翻墙进入到张秉武的家中,恐吓家人,又非法抄家,绑架了张秉武,将他非法关押在靖远县看守所。五月十九日晚上,靖远县国保警察又用同样的方式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思才,非法关押在靖远县看守所。

张秉武的家中只有妻子、怀孕五个月的小女儿和小女儿五岁的孩子,儿子在外地打工。国保警察突如其来闯入家中,吓坏了张秉武小女儿刚刚五岁的孩子,在国保警察把张秉武带走、家被抄,这些人离开张秉武的家中后,孩子才哭出声来。由于惊吓,导致张秉武的妻子自张秉武出事后睡眠一直不好,精神长期处于恐惧、紧张,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抖头,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不能激动。对张秉武的无理迫害,使五十岁的妻子一下子老了许多。

国保大队副队长种连荣把法轮功学员张秉武和刘思才构陷到靖远县检察院,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国保大队,种连荣又伪造了证据把两位法轮功学员再次构陷到靖远县检察院,检察院将张秉武、刘思才非法起诉到靖远县法院。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非法庭审张秉武和刘思才,后又将开庭时间改为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上午九点。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靖远县看守所所长和两个警察找到张秉武的家里,伪善地说:张秉武是脑瘤,我们上报法院保外就医,你们去法院办理手续。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靖远县看守所所长和一个警察把张秉武送回家。

张秉武回家后,目光呆滞,反应迟钝,大小便失禁。从看守所回来时就给穿的纸尿裤,大小便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吃饭没有饥饱,有多少吃多少,看到什么吃什么,说话不正常。问他什么,他答非所问。人整个痴了、傻了。当有人在他面前举起拳头、作出要打他的样子时,他就吓得赶紧躲闪。问有没有人打他,他无法回答。靖远县一个知情警察告诉他身边的人:这个人(张秉武)已经不行了,病得不行了,超不过一个月(就会离世)。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一日,家人将张秉武带到兰州在兰大医院检查,检查完后,医生问家人:这个人(张秉武)是不是吸过毒?家人说没有,医生很疑惑的问:那为什么身上全是针眼?家人此时才注意到张秉武的手上、胳膊上等处细看时全是针眼。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早上,张秉武的妻子看到张秉武眼神不对,看上去很痛苦,而后满头大汗,人就开始抽搐。家人匆忙打120送靖远县医院,到靖远县医院后,医院要求赶紧转院,当天下午三点转到兰州兰医二院,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十八日十点做了核磁,十九日一点又做了肺部CT,晚上六点又做了核磁,跟第一次结果一样。医院查出:张秉武脑袋里面有一个鸡蛋大小的恶性瘤,脑袋里面全是积水,不排除是外伤导致,如果做手术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

到医院后,张秉武的身上就开始出现不同的症状:有的地方是红点、有的是像小脓疱、有的是小红疹、有的是小疱,看上去很像是体内的毒素在往外发,医院因张秉武是在看守所遭受迫害导致的病状,医生不敢直言张秉武出现的各种病状是因何引起,对家人不给任何直接的答复,全是模棱两可的回复:需要会诊等等。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早晨,张秉武含冤离世。

田多尧被甘肃金昌市滨河路派出所迫害致死

甘肃金昌市六十五岁的田多尧,金川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号晚被国保李某某与滨河路派出所绑架,二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后全身器官衰竭,神经系统坏死,食道阻死,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号晚七点左右,田多尧老人步行到金昌市新六号区发真相资料,当发到四十九栋的小房门上时,国保李某某突然从他隐藏的私家车内冲出来,大叫着“不准动,你给我站住”,朝田多尧老人追了过去,并喊他老婆的名字,催促她快下楼。田多尧老人听到喊声,转身就走,不慎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李某某冲到他跟前,恶狠狠地咒骂着,一屁股就坐在老田身上,压着他的胸部。老田立即觉得喘不过气来,起不了身。

李某给金昌市公安局滨河路派出所打电话“抓住一个法轮功的人”,叫他们立即赶到新六号区四十九栋来。

后来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了六、七个人,李某某不但不松手,却突然猛力将田多尧老人推倒在地,使他脸面朝地趴在地上;同时几个警察一拥而上,压在他的身上,反拧他的两个胳膊,强迫戴上手铐,使他感到喘不上气来。田多尧老人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们急忙从车上找了脏布塞住他的嘴,并把他强力野蛮地推进警车里。李某某也随同警车吼叫着开到了滨河路派出所院里。

到了派出所,几个警察气势汹汹地把田多尧老人推出车外,强压着头,逼迫他大幅度的低头,弓着腰背,推进了审讯逼供的房子里。李某某吼叫着“你们都给我狠狠地审,把他给我往死里整,看他还咋个反抗。”警察们蜂拥而上,在对老人非法搜身无所获后,由刘某指挥六、七个警察,对他实施着拳打脚踢,叫他说出发放的资料是谁给的。

李某某拿来一个小号手铐,让刘某某换下田多尧老人手腕上铐着的大号手铐,并把手铐卡死,把他压倒在地后,再狠命反拧他的胳膊从后面拧到背上戴上手铐链条,又用一根细细的绳子勒在他两手的中指上,强力拉紧后结成死扣。警察把田多尧老人拖起来强按在一个小椅子上,又拿来手指粗的麻绳把他和小椅子死死地捆绑在一起,故意让他的头和脖颈往后仰,叫他窒息难耐,无法形容其痛苦程度。

这时才开始审讯,警察们狂吼,乱骂,扇耳光,用拳头砸脑袋,拧脖子,狠命地拧,身上乱拳捣,用脚在身上乱踢,拧鼻子,拧耳朵,同时逼问各种问题。

田多尧老人宁死也绝不配合警察的逼供,直到被折磨地昏死过去,才松了绑,在他神志不清时还逼迫他乱按手印,人已虚脱了。田多尧老人问他们要口凉水喝。从开始要水喝到给了两小杯开水,催他快喝完,中间拖延了三个多小时,非常诡诈,不可告人。(因为在后来的八个多月时间里证实,李某某伙同刘某某等人暗地里在水杯中加进了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毒性药物,使他失去了记忆,最终使他全身器官衰竭,食道关闭,无法饮食,最终致死。)

之后有七、八个警察分成三辆警车挟持着他,到金昌市八冶医院急诊科做抽血化验,田多尧老人坚决不配合,七、八个警察,把他用两只手铐分别铐上,两边各有两个警察托拉着,其余警察对他大打出手,大夫吓得跑了出去。直到把田多尧老人打昏过去,门牙被打掉,满口鲜血。等田多尧老人清醒后,警察逼迫医院的医生,强行给抽血。医生说 “此时抽血要死人的,你们都把他快打死了,血压显示是零,非要抽血,那你们自己来抽吧,死了人谁负责?”

被拒绝后,警察又把田多尧老人挟持到金昌市看守所,看守所以人已病危而拒收。警察们无奈就把老人拉到离家不远的路边丢下车后,扬长而去。此时已是次日早上五点多了,天还没亮。

田多尧老人忍着剧痛,离家十小时后艰难地回到了家中,家里人寻找了一夜的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全家人哭成了一团。第二天,田多尧老人开始大口吐血,失去记忆达五个多月。到七月份,儿女们把老田送到了金川公司医院,后来又转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共计住院五个多月,花费了近三十万元,最终诊断结果是全身器官衰竭,神经系统坏死,食道阻死。

田多尧老人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甘肃省泾川县法轮功学员赵永生之死

甘肃省泾川县玉都镇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永生,二零一五年五月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泾川县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泾川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大年三十)死于泾川县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黄历大年三十晚上,鞭炮声声,人们在庆祝一年最后的一天而忙碌,阖家团圆,祝福新的一年。然而,泾川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的赵永生突然死了。赵永生死后的第四天,黄历二零一六年正月初四,泾川看守所警察通知赵永生的家人解决后事,说赵永生是脑溢血死亡,赔偿家人六点五万元人民币。赵永生终身未娶,只有哥哥侄子去领尸体。家人责问,警方以赵永生原来就有病为借口推卸责任,用不埋人就火化,让家人抱个骨灰盒回家来威胁。家人只好在当天夜拉回了尸体,埋人了事。

八个多月前的二零一五年五月,赵永生被绑架关押进看守所时,泾川公安对赵永生是经过体检合格后才关押的,证明赵永生的死不是病理性原因造成。在大年夜,又是在看守所里,是什么使赵永生出现脑溢血?

金吉林两度被冤判共十七年 老父亲孤独离世

二零一八年十月的一天,在甘肃省榆中县金崖乡金家崖村,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孤独地死去,身边没有一位亲人。

这位老人叫金文玉,他唯一的儿子金吉林是位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曾两度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一次十年,一次七年。目前他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七监区。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凌晨,金吉林在租住房再次被兰州市国保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榆中县拘留所、榆中县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榆中县公安局警察闯到金吉林家中,对金吉林的父亲金文玉老人施加压力,说要对金吉林判刑。听闻儿子再度身陷黑狱,老人大受打击,病倒在床。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金吉林被榆中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兰州监狱。他拒绝所谓的“转化”,一入狱就被关禁闭迫害。

而此时在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金崖村村委会人员,竟取消了金文玉老人每月一百元的低保,使他的生活陷入困境。老人贫病交加,身边无人照顾,耳朵又失去听力,唯一的儿子深陷冤狱,孙子在外打工,偌大的院子没有一丝生气,孤独的老人只要能站起来出去,就天天坐在街道口,呆呆的瞅着过往的行人。老人在困苦中熬煎,度日如年。

二零一八年十月,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在极度的精神折磨下、带着对儿子的思念与担忧凄苦离世。在兰州监狱的高墙内,狱方因金吉林坚持真善忍信仰,一直不让家人会见他。

三、诋毁、诽谤舆论掩盖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真正虐杀

(一)利用杂志、报纸、文艺演出等方式对法轮功诋毁、诽谤

1、金祥明在职期间,在甘肃各地流窜,以调研检查之名督促、策划、指挥甘肃各地对法轮功进行长期诋毁、诽谤宣传,迷惑和蒙骗甘肃民众,诽谤的方式有专题辅导讲座、警示教育培训班、专题片、漫画宣传资料、文艺演出、演讲比赛、漫画创意比赛、论文比赛、话剧、舞蹈、相声、情景剧等。同时推广网络、微博诽谤法轮功;在监狱,学校,企业不遗余力污蔑大法;组织宣讲团,在甘肃各地巡回演讲,组织各地进行宣誓、签字活动。二零一八年八月,甘肃省兰州市对法轮功的诽谤集中宣传月启动仪式在兰州城关区金轮广场举办,目的是为了推进在全省诽谤法轮功宣传月、宣传周、宣传日活动,扩大诽谤舆论在社会上对民众的毒害。

2、甘肃省610办公室委托《读者》杂志登载诋毁法轮功的所谓的公益广告。自二零一五年至二零一八年年底已连续四年在《读者》期刊上,刊登此类诽谤广告。《读者》是全国发行量最大、全球发行量前列的期刊,也是甘肃省的名片之一。在《读者》上刊登载诽谤法轮功的广告,使这种谎言宣传毒害着千万读者。

《兰州晨报》和《兰州晚报》上整个版面诋毁、诽谤法轮功,还直接在报纸的刊头点名诬陷法轮功。

二零一九年全省征集诽谤诋毁法轮功的交流论文二百四十三篇,并给其中二十八篇论文评为一、二、三等奖。酒泉市所谓“反邪教协会”等八个单位被评为所谓“优秀”组织单位,中共是个地地道道的邪教。

(二)以不同的诽谤宣传方式毒害学校师生

二零一九年九月,在甘肃陇南师专和甘肃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等学校组织全省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教育巡讲活动。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在兰州资源环境职业技术学院举行甘肃省610利用漫画图片巡回展诽谤法轮功的活动启动仪式,此次漫画图片巡回展利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甘肃省直各大(中)专、高职院校陆续开展,毒害各大(中)专、高职院校的师生。此次活动主要采取授课、观摩、关注公众号等形式,给学生灌输诽谤言论。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晚,在西北师范大学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演出活动,包括学生在内共四百余人观看演出。里面有小品、歌舞、相声等节目,诽谤法轮功,毒害师生。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白银矿业学院LED大屏幕上面向全校师生播放“较量”、“护卫净土”两个专题片、开展有奖竞答、两辆科普大篷车展览一百块宣传展板和一百块科普展板、发放诋毁法轮功的漫画和知识的笔记本、五种漫画宣传资料等方式诽谤法轮功。

二零一六年六月,在甘肃卫生职业学院举办诽谤法轮功的漫画创意大赛。二零一七年六月,在白银矿冶职业技术学院举行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活动。二零一九年七月,在甘肃中医药大学定西校区开展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活动。二零一八年十月,西北民族大学举办甘肃省高校大学生主题演讲比赛,演讲影射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诽谤法轮功的话剧在兰州大学、甘肃医学院放映,毒害师生。

由于诽谤诋毁的宣传长期充斥在甘肃民众的生活中,法轮功学员又被各种方式施以迫害,使甘肃民众难以从正面了解法轮功真相,在无知中随着谎言宣传有意无意诋毁法轮佛法,无意中犯下助纣为虐的罪恶而不自知。这是金祥明在职期间最为歹毒的恶行,不仅在强压下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和生命,还在毁甘肃民众的生命与未来。

作恶者如能及时忏悔,曝光邪党毁人的真正伎俩,将迫害真相昭示世人,就是在给自己一条自救之路。迫害长达二十年,今天,神能给作恶者的时间不会太长,珍惜法轮功学员的告诫,就是在珍惜自己与家人的生命与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