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桂贤被非法关押近五个月 女儿家被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二零年一月四日,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国保大队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崔桂贤的女儿齐洪丽家骚扰,蓄意绑架齐洪丽,齐洪丽走脱,她的丈夫被带到派出所签了保证,俩孩子遭惊吓。

崔桂贤,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刘冬英,家住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农村,崔桂贤的女儿齐洪丽与刘冬英的儿子喜结良缘,他们有一对儿女。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警察跨地区非法抓捕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三十余名,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五人,其中包括这对亲家的法轮功学员崔桂贤和刘冬英。

修大法 抛弃恶习 做好人

崔桂贤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多种疾病,在屯子里是谁都惹不起的主,脾气暴躁,抽烟、喝酒、打麻将等样样都会,修炼大法后,她脱胎换骨,修心向善,曾经到银行取钱,柜员多支付给她一千元现金,回家发现后,马上送回,柜员十分感动。

有一次,崔桂贤开车被别人撞了,当时赔了二百元,过后自己亲自上门送还给人家。她经常和儿女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要与人为善。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凌晨,崔桂贤被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四平拘留所,十五天后,转入四平看守所,至今,崔桂贤和刘冬英被非法关押已近五个月,拘留所和看守所一直不让家属会见崔桂贤。

在此前被非法关押在四平拘留所时,崔桂贤遭受洗脑迫害,受到巨大精神压力,口吐白沫,身体出现两次抽搐。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家属得知,在看守所,崔桂贤又出现胃病,家属十分担心,但是看守所还是不让见。

崔桂贤和刘冬英双方家人多次试图和这些主管沟通,可他们一直拒见家属,打电话被拉黑,接电话的相关人员说这事与他们无关。

无奈崔桂贤的女儿齐洪丽流着眼泪,发自心底的善良,代表所有家人写了一封劝善信,邮寄给四平市公安局长候国田、看守所所长王海波、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明山几位主管领导。

信中,齐洪丽说:“我也理解了妈妈和婆婆对大法的坚定。她们心胸坦荡,在利益与正义面前,她们选择了正义,在良心与生死面前她们选择了良心,因为妈妈和婆婆曾经都是身体不健康才学炼法轮功的。即节省了医药费,也提升了道德修养。“信仰自由”是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最基本人权,谁剥夺公民的信仰,谁就是违法。”

齐洪丽在信中善劝执法人员:“今天和您说的这些真的是好心提醒您不想让您受到牵连,咱们可千万别做了这些错误的执行者,做江泽民集团的替罪羊啊!不值啊!执行他们的指令会有好结果吗?理智的想想。这个案子如何处理?可别把自己伤着。”

善劝警察 齐洪丽一家遭骚扰

一月四日中午,齐洪丽的丈夫带着女儿下楼,打算全家去吃饭。在楼道里,看见多个警察谎称对门往楼下漏水了。丈夫看见人越上越多,觉得不对劲,他站在门口就没有动。

警察问:“你是齐洪丽的丈夫吗?”齐洪丽的丈夫说是,警察说进屋,要和齐洪丽唠唠她妈(法轮功学员崔桂贤)的事。齐洪丽的丈夫没让进,警察非要进,齐洪丽的丈夫非常激动,很生气的和他们理论,说我的母亲和岳母被你们关押已五个月,找你们,都见不着,她们学法轮功,做好人,犯啥法了?找我媳妇干啥?我跟你们去。

警察把齐洪丽的丈夫带到当地公主岭市范家屯公安分局,但是他家门外还留了一老一少两个警察,年岁小的警察说,他们是梨树县的,让家人开门,家人没给开,那个年岁大的,态度非常不好。家人对他说:“把孩子父亲放回来,就开门。”这警察说:“给他关起来,再不把他作(把他打死)了。”这话从警察嘴里说出后,把屋里的孩子吓哭了。

警察看家人不给开门,就找来专业开锁人员,大约开了十多分钟,也没开开,开锁人员说开不开,就走了。

下午大约二点多,孩子的姨奶来了,把门儿开了,看见只有两个孩子在家。

在范家屯分局,齐洪丽的丈夫被警察逼迫写以后不寄信等,才放回。这时警察都闯入齐洪丽家中,他们告诉齐洪丽的丈夫,原因是齐洪丽给四平市公安局长侯国田寄劝善信了,上面让他们来,让齐洪丽写个“保证书”,以后不写(信)了就行。这和之前叫门时,只说谈其母亲崔桂贤之事而改口了。他们还是企图绑架齐洪丽,齐洪丽没有回家。

这时,八岁的小女儿因为刚才被惊吓,身体发生异样,孩子爸爸和警察一起把孩子送去医院,事情告一段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