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民看病难看不起病全球第一

——华春莹引人瞩目中共官员特权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在美国总统川普被送入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后,10月4日,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称:希望所有美国患者都能得到像总统一样的治疗待遇。

话音未落,在大陆微博上网民纷纷发言:(中共)外交部可以呼吁一下,让中国百姓住到高干病房吗?面对这个普通的疑问,中共默不作声,无人作答。

华春莹所说的“治疗待遇”,是指白宫的医疗团队,川普大剂量用药,以及在医疗中心享受总统套房。不过,这一切,对全世界人民来说都不是秘密,因为川普以及他的家人、医疗团队,每天都在传递最新的信息,美国人对此并未表示惊讶,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却表面上假惺惺地替美国人操心,实则想急需抹黑美国、煽动中国人仇美。

事实上,在美国——全球最富强的国家,除了白宫,没有专门为官员服务的医疗机构。可是,在中国,平民看病难看不起病全球第一,而中共权贵医疗特权全球第一。中国权贵抢占了中国八成的医疗资源。

中国权贵霸占着中国八成的医疗资源,这意味着什么呢?

前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早年曾披露,中国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都是花在了党政官员身上。2006年,全国卫生总费用约为7000亿元,占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17%,约1190亿元,这里面的80%——也就是952亿元,都用在了850万党政官员身上,其他13亿人只分到20%——区区的238亿!

更有甚者,北京301医院近年启动的“981首长健康工程”,这是专为中共最高领导层提供的医疗服务,目标是将他们的寿命延长到150岁。

中共保其领导人活150岁

中共效法前苏联政权的官民双轨制,和对官员的特供制度,从延安时期开始,就一直是中共维系统治的手段之一。近年来,有关中共高官退休奢侈待遇时有被曝光。

2019年9月15日,中国微信上热传一条来自北京301医院的“981首长健康工程”广告,介绍称这是只为中共最高领导层而设的医疗服务,以把寿命延长至150岁为目标。第二天广告就被屏蔽。理由是 “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

从百度资料上可看到,981首长保健工程中心“拥有一支多年服务于中央首长的医疗保健专家及优秀的服务人员团队,拥有国际上最前沿的高精尖预防医疗保健设备和分子诊断实验室”。981模式共有三大工程:“健康促进工程(不老);青春再现工程(不老);150岁长寿工程(长寿)”,其中的150岁长寿工程与被301医院微信广告被删除的影片内容完全一致。

'专为中共高层服务的“981首长健康工程”'
专为中共高层服务的“981首长健康工程”

百度公开资料显示,“981健康工程”课题组是2005年成立,并于5月正式启动,是一项旨为“社会精英”健康服务的“重大工程”。该工程从国内挑选最权威的专家和特色医术,并在中共解放军301医院、军事医学科学院等众多科研院所及有相关专家参与,拥有会诊专家170多位(主任医师、国内学科带头人)。中共“不惜一切代价”在保护中共高官。

除了301医院这样最高级别的首长工程,在中国各地级市、各个省会的公立医院都特设有“高干病房”,各都市、风景名胜游览区都有专供高级官员逍遥玩乐的疗养院。

山西一家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举例,有的领导仅得了一个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几种药,并且要求住院输液。前几年,有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

高干病房费用高昂,一旦进入生命维持系统,一天的费用是20多万,住多少天都不用自己花钱,而是用百姓交的税支付。国家投入医保费用和医疗资源大部份被少数权贵用掉了,所剩的用在老百姓身上,但已是寥寥无几了,所以全民医保改了十多年还是遥遥无期。

中共宣传医保比例高、大病治疗有报销,而老百姓感叹“一朝进了ICU,十年积蓄两月用尽”,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不得不为了看病而筹钱。

'中国有多少人看不起病'
中国有多少人看不起病

惊人的离退休特权

大陆官员的退休制度等级森严,名目繁多。县级及其以下是“退休”,退休金按年资对原工资打折扣;公费医疗待遇亦打折扣。中央司局级及地方地市级以上的是“离休”,意思是“离职休养”,并没有“退出”,工资照发,公费医疗,但其他待遇就“人走茶凉”了。省部级以上的干部,特权就更大了,生活优越,医疗费用实报实销。

中共高官退休待遇惊人,全球罕见。据香港《动向》杂志报道,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开支逾675亿元。2014年,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等12名最高一级离休领导人,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

这12人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行宫。例如,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从中南海迁出后,居住的地方包括: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玉泉山中央军委招待所5号楼,上海西郊宾馆、大公馆,苏州太湖,等等。其他人也不例外,在各地都有行宫。如李鹏在北京、青岛、成都等等。

最高一级离休的领导人,还可随意享用两架国航专机,两架军用专机,3列有7节车厢的专列。专列所经沿线,都有武装保护,所有快慢旅客列车,都要停站让行。即使是同方向行驶的特快列车,也必须停下,让专列超越而过。另外,还有北京解放军总医院3组医疗专家、上海华东医院2组医疗专家、广州军区总医院1组医疗专家,随时待命。

此外,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副总理、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一级离休高干105人,公费开支6.7亿元,平均每人63万多元。5537名省部级离休干部,每人配备工作人员3至5名不等,每人每年公费开支70多万至600多万元。

这105人享受的待遇包括:每人都配备两名警卫、一名司机、两名工作人员、一名厨师、一名保健医生;两辆汽车;乘飞机,包头等舱或公务舱六至八个座位;乘火车,包一节软卧或加一节专门车厢。

'中共高官退休后待遇惊人'
中共高官退休后惊人待遇

据称,江泽民在位时,江办工作人员和随行人员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军委主席时,江办的工作人员和随行人员有36人。江泽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仅宴客就花费230多万元,全部由公款埋单。

2011年深冬的一个寒冷雨天,因为江泽民到南方某地过冬而坐专列路过桂林地段,下面沿途各县居然被要求组织工作人员沿铁路一米一人两边排列守候。由于该专列具体准确时间没有定,沿线数万拿着纳税人钱的公职人员放下手头正当工作而在冷雨中静等一天,直到专列通过方能离开。而这种情况在专列所有通过的沿线县市皆如此,可见其劳民伤财的程度远胜中外历史上的腐败帝王。

离休高官的奢侈腐朽生活,被称为“合法的特权”,有制度保证,用不着伸手,已可穷奢极欲,但仍搞贪污腐败,大肆敛财。

江泽民掀起公费整容热

2000年以后,中共官场兴起了一股整容热潮。江泽民率先以身作则,于是上行下效﹐高干及其配偶用公费整容的开支,迅速占了公费医疗保健开支的七成以上,以至国务院不得不发布规定予以限制。

据香港《争鸣》杂志2002年五月刊报道,中国大陆的公费医疗实行严格的等级制。一般人拔牙是公费,镶牙就是自费,但高官们美容整容都是公费,也就是从老百姓的腰包里掏钱支付。

这些高官的美容、整容、保健仪容的项目,包括脸部皮肤;额头上的“路轨”、眼睛鱼尾皱纹、脸与手部的老年斑、眉毛修饰、体重(减肥)、脱发、眼垂等。中共官场这股美容、整容热潮,是江泽民率先掀起的。

江泽民患有油脂性脱发,加上年迈,顶上发丝渐稀。今年初,江泽民在头部左右两侧植上了假发,还做了脸部美容。可能是脸部除皱时,皮肤拉得过度,所以看起来脸上虽然亮光光的,却是绷得太紧,以致嘴巴要闭上都很费劲。江泽民现在配备有两名保健仪容护理员,为江保持正常体形和伟人仪态。据知,这两名护理员是一九九一年从军医大学毕业,专修护理,后被送到法国、英国、瑞士进修返国的。

据称,高干及其配偶用公费整容、美容的开支,已占了公费医疗保健开支的七成以上。据监察部,审计署、卫生部于2002年3月中旬的统计报告披露:地厅级干部年公费医疗保健开支中,整容、美容、保健仪容,占65%以上。目前,享有省部级医疗保健的高干及其配偶,有2100多人,公费开支达4.2亿元,平均每人20万元。其中,整容、美容、保健仪容费,占75%以上。享有副总理级或以上最高级医疗保健待遇的有180多人,其中包括已故党政军领导人的配偶,这批人的整容、美容、保健仪容,占他们公费医疗开支的80%以上。

中共官场高官公费整容、美容的风潮正以点带面迅速扩大,国务院对此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加以控制。

江泽民任上不仅开腐败之风气,还开动国家机器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正信,致使社会风气一日千里地下滑,被国人唾骂。

'法轮功学员在海内外掀起诉江大潮,要求法办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在海内外掀起诉江大潮,要求法办江泽民

“一人患病全家致贫,重病拖垮整个家庭”

网友称,在这个“一人患病全家致贫,重病拖垮整个家庭”的年代,医保、社保还不完善的社会里,身为独立个体的普通老百姓,只能是自我救赎式的挣扎着,交不上住院押金,必会无情的被拒之院外,或断药驱赶出院。而中共官员霸占医疗,资源,只许当官疗养,不许百姓看病。特权垄断医院,无疑比唯利是图的医院更可怕。

'约3/4的医生认为,所在医院存在高干病房医疗资源浪费问题'
约3/4的医生认为,所在医院存在高干病房医疗资源浪费问题

中共根本不把人民放在眼里,激起了社会的义愤。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发文《公立医院要以公益定位》称,中国现行的是等级的特权医疗制度。财政拨款超过80%用在高干病房、干部疗养方面,只有10%左右用在十多亿民众身上。而政府拨款不足,使公立医院要靠高价卖药或重复医疗程序赚取经费,这些问题涉及到体制问题,除非在体制上改革,否则难以消除问题根源。

2012年夏季达沃斯会议上,时任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可持续的卫生体系分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卫生费用占GDP比重仅为5.1%,不但低于高收入国家(平均8.1%),而且比低收入国家的比重还要低(平均6.2%)。而与中国同在金砖国家中的巴西和印度分别达到了9%和8.9%。

陈竺指出:卫生总费用偏低,个人支出在医疗支出中的比例偏高,这是中国医疗卫生体系常常为人诟病之处。中国医疗费用个人支付比例2000年达到59.0%。这一数字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

2013年中共两会期间,中共政协常委、上海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曾提案建议制定离任中共领导人和退休官员待遇条例,把离任领导人和官员享受的待遇、时效以及适用对象是否包括家属等全部规定清楚。并指出,离任国家领导人待遇“应该明码标价,不能延及他们的子孙。纳税人的钱不能就这么花。”

2013年8月26日,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章蓉娅女士在微博上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了一条“实名建议”:要求取消高干保健。

公款来自百姓 却被中共官员私人消费 数目惊人

除了医疗特权,中共各级官员的其它消费特权也非常惊人。

2006年8月10日,“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政策动向课题组”发表文章《收入制度改革,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披露,仅2004年一年,用于公款消费的财政支出:公款吃喝3700亿元,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国游2400亿元,公款赌资外流2000亿元。合计12086亿元,占当年税收总值的47%(不包括各种农业税)!

2004年全国企业退休职工年平均养老金是7831元,全国4465万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总共3496亿,两项对比,公款消费接近全国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总额的三倍半。

2013年10月《南方周末》盘点中共退休官员待遇,报道称中共各级老干部局一般至少有生活待遇处和政治待遇处负责为老干部服务。老干部包括退休干部,还包括49年前参加“革命”工作的“离休”干部。

离退休部长65岁以后,每月还享有保姆费,副部长一份保姆费,部长两份。副部长以上的离退休干部用车每人一辆。离休干部看病、公出等按规定保证用车。老干部上老年大学,有财政支持。所有离休干部,公费为其订阅报刊。

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人民创造出来的巨大财富,只有小部份进入到了百姓的口袋里,大部份的财富进入了政府的口袋里,进入了党政官员和不法商人的口袋里。

而在民主制度下,既没有特权,也没有权贵。民主国家高官卸任以后,自然就成了平民。所以,以前有几个美国总统离任后穷困潦倒,相当凄惨。现在每位离任总统的待遇大有提高,每年有18万美元薪水,政府还会负担他们办公室人员的工资、差旅费、电话费和办公用品费,并且会给退休总统建一座图书馆,收藏他们所有的私人物品,前副总统有7个月的活动经费。而其他政府官员只要一离职,便失去了一切,彻底平民化。

英国、德国的高官离任后也要“自力更生”,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巡回演讲、投资房地产;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下台后除了演讲,还出任多家公司顾问;戈尔巴乔夫甚至还做广告。

中共的高官们则终生都依附在民众身上,而且对于不停的吸血连一丝丝的愧疚也没有,这正暴露了中共的吸血本质。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党附体”控制着国家机器,直接从各级政府调用经费,共产党如吸血鬼,不知从国家社会抢走了多少钱财。

'《九评共产党》揭露中共邪恶本质'
《九评共产党》揭露中共邪恶本质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