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前的一幕 见证大法神迹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和往常一样,仍在早晨去所在地的市政府礼堂前广场上和同修们集体炼功。正在打坐间,忽然听到一片嘈杂的言语声和脚步声,我没睁眼,而是让自己静下来,继续打坐。

炼完静功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大吃一惊,我们身后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排着方阵的人,有数百人,他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我站了起来,我想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必须站到队伍里。我看了一下,队伍后面已经排满了人,于是我就直接站到了最前排的最中间。

就在这时,警察也陆续来了,有两百人左右,他们也排成方阵,和我们对峙着。我离第一排的警察最多一米距离,几乎就是脸对脸。我是个平时说话都会脸红的人,我感到紧张。我在心里反复问自己:我到底要不要为坚守真善忍,失去我常人中的一切?因我家双方父辈都是高干,而我在单位也大小算是个官。最后,我毅然做出决定:我要坚守真、善、忍宇宙真理!

这时,警察的头目一声令下,警察们冲進了我们的队伍里,开始抓人。一个警察冲到我面前,双手抓住了我的左臂,我本能的把胳膊一抡,只见这个警察猛的趔趄着跑出去好几步,我吃惊的看着他,心想:他跑出去那么远干什么?这时,我的右臂又被一个警察扭住,我又本能的一甩右臂,这个警察竟和前一个警察一模一样,趔趄着跄了出去,我更吃惊了,心想这个警察干嘛也跑出去那么远?这时,我又被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扭住了左右臂,我还是本能的将两只胳膊一甩,这两个警察也全都趔趄着蹿了出去。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大法中修炼,是大法赋予了我功能。

我还在莫名其妙的时候,这几个警察凶猛的反扑回来,把我架住。当时我感觉自己起空了,两脚离地的在走。警察调来了好多辆公交车,几个警察把我扭到了一辆公交车面前。到了公交车门口,我一脚蹬住了公交车门的台阶,就是不肯上车。开始时,是左右两个警察往车上推我,我一动不动。后来车上的两个警察一人抓住我一只手腕,帮着往车上拽我,四个警察合力,我还是一动不动。最后,又跑来了几个警察,我只觉的好多只手按在我的背上拼命往车上推,而我仍然纹丝不动。僵持间,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更多的警察呈扇面朝我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当我们的车满了之后,警察就命令司机开车。一路上,我听见警察不断的打电话请示,对方不断的发出指令。最后听对方说:“拘留所没地方了,学校也没地方了……”公交车一直在开,只觉的离市中心越来越远。到了一片只见田地,不见建筑的地方,警察叫我们都下车,告诉我们原地等着,然后警察和司机开空车跑了。

我明白过来,警察是把我们丢这儿不管了。我们往回步行了好长的路,找到公交车站后,乘车回了家。

当天我按时上班,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我全身火辣辣的疼,在办公室里,我撸起衣袖一看,我的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环胳膊看看,有的地方则是青紫斑驳的完完整整的手印。

大约过了三周,胳膊上的青紫几乎全退光了。一天,我在家洗完澡,路过洗手间镜子时,猛然发现我的后背上有一块似煤炭的黑灰色,我扭着背部,凑近镜子仔细一看,发现那竟是对称的列在我左右肩胛骨膏肓穴位置上的两块黑色瘀血,呈完整的大拇指状。我才明白,原来警察们是在对我下狠手。

当时还有一位瘦高个的文雅的女同修,当年她六十多岁,她在队伍后面。事后,她告诉我:“我觉的自己什么也干不了,我就打坐炼功吧。”就这样,她打着坐,一动不动。好几个警察合力来拽她、抬她,却挪移不了她丝毫,最后警察们只好放弃了。再最后,她听不见喧嚣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睁开眼睛一看,广场上空无一人,她就自己回家了。

我这样一个弱女子,修炼前,身体弱到拎不了重物、晒个太阳就会晕过去的人,在这次对坚定法轮大法信念的考验中,在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实践中,与众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起,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