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见证奇迹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岁月悠悠,在二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发生的神奇事数不胜数。只举几例,证实大法的超常与威德。

(一)脚掌鸡眼不见了

有一天晚上发完正念,要去发真相资料,脚刚一挨地,脚掌像踩到针尖上一样疼。我本能的坐下来。我两只脚的脚掌上都长了两个鸡眼,走路一多就疼,可像今天这样没等走路就这么疼,还是第一次。

怎么办呢?我告诉自己:“发真相资料去,什么也挡不住救人。”于是我拿着准备好的资料,一瘸一拐的出了门。在外面发大法真相资料时,精力要高度集中,一心想着救人的事,同时也得注意安全,就把脚疼的事忘了。

等发完资料往家走时才发现脚一点也不疼了。到家一看,脚掌上的鸡眼不见了,从此以后脚上的鸡眼彻底好了。

(二)默默帮我的人

那年初冬的一天,我到街里讲真相,上午出去时下着蒙蒙细雨,刮着微弱的南风。晚上回来时刮起了北风,地上结了一层薄冰,路面像镜子一样滑。我推着自行车,上立交桥的台阶,特别吃力。

当上到一半时,有一个台阶比别的都高,我就怎么也上不去了,也退不下来,因为脚下太滑了,我就在台阶上弓着腿、弯着腰吃力的挺着,一点也不敢动,想等一会有人过来能帮我一下。

就在这时候突然觉的车子自己在往上使劲,轻轻的往上移动,我随着车子就上了这层高台阶,我知道有人在帮我,但不敢回头看,也不敢说话,怕滑倒!憋着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随着车子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等上到缓步台上之后,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非常感谢默默帮我的人,回头刚想说“谢谢”,一看身后一个人也没有,原来是师父(法身)在保护我、帮助我,泪水夺眶而出……

(三)大疫之中

大疫之中,我的心没被带动,只是救人的脚步更急了。

一天,我去街里讲真相,过来一个女孩,二十多岁,我便向她走去,她一看我向她走过去,立刻加快脚步躲开我。怎么办呢?也不好硬追。女孩一边走一边从外衣口袋往外掏手机。就在她掏出手机的同时,从兜里带出来三张纸币落在地上:一张二十元,一张十元,一张五元,她不知道,继续快步往前走。于是我大声喊:“喂,小姑娘,你的钱掉了!”

她回头一看,就回来一边捡钱一边笑着说:“谢谢大姨!”“我不是为让你谢谢我,我是想让你得救。”她吃惊的看着我。

于是我告诉她大疫当前,怎样自救,她站那认真的听我讲完,高兴的退出了团、队,并答应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看着一个生命得救,心里真的是非常高兴。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让我救的人!

(四)“象你这样的好人得活一百岁!”

二零二零年新年前的一天,我想给楼道里刷涂料的几个妇女讲真相救她们。先问她们有什么需要没有,如喝水、洗手、用水等,又说:“想用卫生间可以到我家,不用跑太远。”她们很感动,大声说:“象你这样的好人得活一百岁!”

我告诉她们我是炼法轮功的,问她们知不知道三退的事情,她们都说不知道。我问她们入过党、团、队没有,她们都说入过团、队,我给她们讲了什么是三退,讲了法轮功的基本真相,贵州藏字石,三退自救,大法洪传全世界等,她们边干活边听,听的很认真,不明白就问,然后让我帮她们每人起一个化名退出团、队。

我告诉他们遇到危险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真言,告诉她们把听到的真相告诉给身边的亲人、朋友、邻居等。她们高兴的不得了,连声说:“谢谢!”我告诉她们:“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在救人。”

当我回屋学法时,我的手指放出了红光、绿光、黄光、兰光,特别鲜艳。一层一层的。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

(五)“它不好使”

在辽宁女子监狱那邪恶的黑窝里,监舍里安着360度旋转无死角高清晰摄像头。每当我看到它时,就发出强大的一念:“灭!对我不好使!”我也没求结果,也没害怕,也没把它放在心上。就是只要看见它就发出一念:“灭!”已经形成了自然。晚上七点人们都看电视新闻,我面对电视坐着,但不看电视,而是炼静功。

因为有两个犯人越狱,从二零一四年十月开始,监狱控制的越来越严,不许犯人铺花褥单,用花被罩,一律用白的。我还用花的,从来不用白的。带队的说:“你不盖白单,监控联网,上边看到咋整?”我笑着说:“它不好使。”她又说:“队长看到咋办?”我说:“她咋办是她的事,我咋办是我的事,我没犯罪,不归她管。”我一直平和而坚定的这么说。她知道说服不了我,也就不说了。

有一天科长值班,来我们监室才看到我的床上没用白被套,把带队的大骂一顿,带队的没吱声。因为我经常给她讲真相,她们基本都明白善、恶有报的道理,也没过份为难我。

过几天,一伙工人来修理监控头,说监控坏了。他们在那边修,我在这边发正念“灭!”他们怎么也修不好,最后只好换了个新的摄像头。

我照样一看见它就在心里说:“灭!”

大约两个月后,他们又说摄像头坏了,来修理,修理半天,就听修理工人用对讲机问那边看摄像的人:“怎么样?”对方说:“不行啊,一直看不清。”修理工人说:“那怎么办哪?换个新的也不好使。”对方说:“实在修理不好就算了。”工人走了。

我心里明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六)“这几天就好了,这可真神奇!”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在邪恶的黑窝里,中午在水房洗碗时我一转身,脚下一滑,仰面摔了个大跟头,昏死过去。等我醒来时,睁不开眼睛,朦胧中身边围了一圈人,想动一下,动不了,全身都疼,五脏六腑疼的撕肝裂肺。全身疼得象散了一样。这时就听一个人说:“找担架,上医院。”我用力睁开眼睛,说了一句:“不去医院。”“不去行吗?”“行,肯定行。”“实在不去,咱回屋,不能总在这躺着。”

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腰摔得太重!”过一会,四肢不疼了,可腰一直疼。有人要来拽我,我说自己来。带队的把手伸过来让我拽着,我借劲强起来。在别人的搀扶下回到监舍。

疼痛感觉比之前好些了,但还是坐不起来。一连十几天就这样躺着。翻不了身,坐不起来。腰疼得厉害。我一直发正念,一直向内找。有一天我忽然悟到:当初脑子闪过的那一念不在法上,什么“腰摔的太重!”这不是承认它了吗?我立即咬牙挺着靠墙坐起来,发正念清除邪恶:“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3]我不停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弟子。

大约十几分钟后就听背后脊椎骨“咔、咔、咔”连响三声,非常清晰。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接骨呢,浑身疼痛感立即消失,好了,全好了!

过了一会儿我能自己下地上厕所了,别人看到吃惊的问:“好了?”我笑着点点头:“好了。”有人说:“摔的那么重,不打针不吃药,这几天就好了,这可真神奇!”有人竖起大拇指,瞅着我笑。很多人从此对大法刮目相看。

修炼中,神奇事太多了。比如打坐中、睡觉中,都有飘起来的时候;静心学法时,大法书中的字有时跳出书面,呈立体形的金字,有时呈立体型红字嵌着金边;有时书中出现飞天,象书那么大,彩色的,特别漂亮,有一次还从字里跳出三个佛、道、神,书页不断的变换颜色,红色、黄色、绿色、蓝色等等。

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让我深切感受到大法的慈悲、威严、超常和神奇。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而自己所做的都是师父赐给弟子的,让我修炼成熟,给建立威德的机会。

叩拜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