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国保大队恶警石海林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恶警石海林,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国保每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石海林几乎都参与了,曾经疯狂殴打、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石海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间,比历任国保队长(陈兴国、张德清、范宏凯、赵文峰)都长。他开车强行送法轮功学员去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有好多次送法轮功学员劳教,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怕担责任拒收,石海林或者是开车就跑,或者硬留下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尽折磨。石海林还强行拍照,非法做笔录,以此来凑黑材料迫害法轮功学员。国保有时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钱,石海林负责收款。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榆树市国保警察石海林被举报。

部份迫害事实

1、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士芹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士芹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被绑架,被榆树公安局接回来。在榆树公安局,石海林把王士芹脑袋打出血,强行收取车费三百七十元,王士芹在当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三零五插播“第二天,石海林等人到王士芹家非法抄家,没有翻不到的地方。后,把王士芹绑架到国保大队,石海林等人逼供,王士芹当时犯了心脏病,她小儿子去公安局看她,把妈妈抢回来了。从此,王士芹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王士芹被榆树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监狱检查身体不收,可是石海林签字:死了与监狱无关。从监狱回来后,王士芹经常被不法人员骚扰,常年的骚扰、非法关押、酷刑折磨,使她的身心受到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终于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2、二零零零年的正月里的一天,石海林在榆树公园附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在公安局整整扣留了一天,不给饭吃,到晚上八,九点钟把张淑华劫持到榆树时拘留所。后,张淑华被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劳教所张淑华受尽了非人的对待。

3、二零零零年正月,法轮功学员孟宪芳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被绑架,后被劫持到长春驻京办事处,被政保科郭树青、石海林劫持到榆树看守所迫害。孟宪芳经历了毒打、背铐、浇冷水、冷冻、小白龙抽打等酷刑。

4、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郑立佳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绑架,转送到长春公安局,由榆树国保大队石海林等人接回,被勒索一千五百元钱,非法拘留十五天。

5、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榆树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和丈夫带着七岁的孩子出去,顺便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的传单。被公安局政保科巡逻的石海林等发现,不由分说立即将大法弟子抓住戴上手铐。后,该大法弟子走脱,大法弟子未修炼的丈夫却被拘留了一个多月,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一年。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被不法人员勒索6500元,才放回。

6、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张国芹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张国芹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被绑架,后被送到长春,石海林等去长春押张国芹,石海林用拳头猛打张国芹的嘴部,并骂脏话。之后将张国芹非法关押在榆树市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旬,石海林等人将张国芹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六大队一小队非法劳教。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张国芹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石海林踢张国芹小腿、打嘴巴。然后将张国芹关押在看守所。八月十六日石海林等人提审张国芹,石海林猛抽张国芹的嘴巴,边打边骂脏话。他们把张国芹双手紧紧铐在一起反背到后面,石海林等人将张国芹从楼上一直连踢带打到楼下。九月十六日石海林等人将张国芹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医生检查完身体后拒收。石海林等做工作,那医生换了一副嘴脸,恶狠狠地说:“不决裂,就死在这里吧!”张国芹被劳教。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因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张国芹又一次被绑架,九月二十四日,石海林等人将张国芹拉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狱医陈利见张国芹行走困难,叫张国芹脱下外裤,见两条大腿成黑紫色,肿的鼓鼓的,怕承担责任拒收。当晚又拉回榆树拘留所。九月三十日,石海林等人将张国芹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通过做工作,劳教所同意接收。

7、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杨占久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法轮功学员杨占久被绑架,当晚,石海林等人对杨占久刑讯逼供。恶人把杨占久手背铐着,在手铐中间的铁环上用绳子系好,然后把他扶到椅子上,把系手铐的绳子从门框上边穿过去系好,然后把椅子从脚下拿走,就这样背铐着人就悬在了空中。这叫上大挂。他们还不解恨,用脚踢他的腿,让他悠荡着,手铐就往肉里勒,不一会儿就要昏过去了。杨占久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被迫害得双脚致残。直到二零零九年,杨占久才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石海林等人再次闯入杨占久家,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抢走了台式、笔记本电脑各一台,打印机三台,刻录机、塑封机、切纸机等私人财物。随后恶警将杨占久与岳父李福民、岳母崔占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讯问。

8、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马长青、穆春波(夫妻)的迫害,穆春波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石海林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抢走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和几本书籍,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十一月十六日石海林又去马长青家,叫穆春波签所谓马长青犯罪物证的证据的字,穆春波被吓的浑身发抖,双手哆哆嗦嗦稀里糊涂就签了字。穆春波既担心女儿又担心马长青身体遭迫害难以承受,整天提心吊胆。穆春波经过这一番的折腾,一下得了脑出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四个月后,穆春波含冤离世。

9、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李林的迫害,致使李林双目失明

二零零二年八月,法轮功学员李林被绑架,在榆树国保大队,恶警们从下午三点多到晚上十一点多,酷刑折磨李林八个多小时,李林几乎昏迷,失去知觉。他们边打边逼问,石海林记录,石海林还边打边说:“李林这小子真有刚……”

恶警逼供、诱供、拼凑材料、罗织罪名,三零零三年十一月,李林被冤判四年,石海林说:“李林这小子挺合适啊!”(当时同李林一起被非法判刑的:苑俊丰十一年、杨春光十年、王士芹八年、曹振国八年、陆树林六年、胡喜勤六年等,相对来说李林四年比别人刑期少,所以石海林才这么说)。

由于榆树国保恶警的酷刑折磨,再加上监狱黑窝的继续迫害,致使李林三十多岁就双目失明,至今仍生活在黑暗中。

10、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李满庭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二,法轮功学员李满庭挂条幅时,被当地恶警绑架送往榆树市公安局。一进屋就被石海林和两个不知名的恶警把裤子扒下,用“小白龙”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狠狠的抽了一遍。由于李满庭不说出姓名地址,国保警察就又全身乱打一阵,然后恶警石海林气急败坏的说:“给他背剑。”三个恶警一齐上手,把李满庭两只胳膊一上一下狠命的往后背,想在身后用手铐铐上,李满庭不配合,他们红了眼,把李满庭按到地桌上,用膝盖压住李满庭的后脑勺,使李满庭的脑袋一点也动不了,这样才把李满庭扣上, 然后,他们提着手铐往高吊,疼的李满庭两只胳膊无法忍受。看李满庭忍受不住,恶警就猛然往下一按,这一按,手铐就紧一格,再吊,再按,又紧一格,就这样, 不知按了多少次,手铐已经扣到肉里去了。就好象直接扣到骨头里了,疼得李满庭真是到了极限了,脸上的汗水刷刷往下淌。一直到李满庭昏死过去,他们才松开手。石海林见李满庭昏死过去,用水舀子在水桶里舀了半舀水,往李满庭前额一泼,骂了一声:“你他X的 还装死呢。”只听“哼”了一声,李满庭清醒过来。腊月二十八,把李满庭劳教,送长春朝阳沟劳教迫害。

11、二零零四年,董立荣姐俩去邮局储蓄所取钱,被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逼问钱是哪来的?为什么有钱?逼董立荣姐俩在空白纸上写一百个字,没得逞。警察石海林等人逼董立荣照相,石海林用拳头狠劲杵董立荣的前胸,拽着到家非法搜查,又回到公安局,晚上天黑后才放。

12、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单海章被绑架,恶警们酷刑折磨单海章,石海林用柳条打她的手和脚,手被打成黑紫色,洗手沾水时火烧火燎钻心的痛。后家属花了不少钱之后,才放回。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单海章再次被绑架,后被劫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石海林及另两个恶警与劳教所的狱警在屋外嘀咕一阵子,之后把单海章强行留下。

13、二零零二年三月十日,法轮功学员高凤莲被绑架,在榆树公安局,恶警们酷刑折磨高凤莲,其中就有石海林。他们脱下她的外衣开始打,用电棍电,石海林一边打一边问她:”你给没给×××打电话”她说:没打。他就继续电她的手、脸、脖子,疼痛难忍。有一个人叫石海林往敏感部位电,还有一个人拿胶皮管子把她的衣服掀起来,往腰上打,边打边使劲的向下按她的头,他们打了一会,又把她的手从肩上拿过去,在后边上下铐上,当时铐得很紧,简直都卡到肉里去了。有个人专拽手铐,并按她让她低头,扬言要把高凤莲弄残了。他们一直折磨高凤莲两个多小时,电棍没电了才罢手。后,高凤劳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经劳教一年,高凤莲受尽精神折磨和摧残。其间老母亲去世,也没见上最后一面。

14、二零零二年六月,法轮功学员柴秀华与母亲同修一起挂大法真相条幅,被绑架。80多岁的母亲绝食抗议,一周后才放回。柴秀华绝食十一天,身体极度虚弱,瘦得皮包骨的情况下,被政保科张德清、石海林等强行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可石海林等恶警一个劲地求人家,终于把她留在了劳教所,他们扬长而去。由于柴秀华不配合劳教所的强制转化,恶人对柴秀华非打即骂,经常超强度劳动。经过三年的非人折磨,柴秀华回到家中,发现家里的楼房、甚至衣服、被褥都被前夫卖掉。柴秀华一无所有。

15、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王国华和丈夫耿京财夫妻俩被绑架到公安局,恶警石海林为了将耿京财劳教,罗织罪名,把十五件(一片纸也算一件)上报为二十二件。耿京财被劳教一年。

16、二零零三年二月末三月初,由于恶人蹲坑,法轮功学员刘会君、高秀芹、郭淑学、苏玉才、张玉杰、陆树林、陈淑杰、任春英等十一人被绑架。石海林同其他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三月二十八日,在未走任何法律程序,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石海林同国保恶警张德清、刘巡正、齐立等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当时大家都不配合,被这群警察拳打脚踢,硬塞到车里,劫到长春市,劳教手续都是临时办理的。(陆树林一人冤判六年,其余十人是劳教。)

17、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石海林伙同国保周宪国、柴文阁、齐力、陈立会和刘巡正闯到法轮功学员苏玉才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并将当时在苏玉才家的法轮功学员李凤芹、高凤莲等绑架。李凤芹遭恶警勒索、殴打、野蛮灌食等迫害。十多天后生命垂危,家人把她送进医院,经检查,医生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李凤芹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日下午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苏玉才被非法劳教,被石海林、张德清、周宪国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18、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国保大队张德清、石海林,伙同派出所无理由抄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刘世华、满树杰、满永申、左中仁、狄老太太、金淑君等大法弟子。由于一天之内绑架多人,此事在当地造成很大的影响。金淑君、满淑杰被送黑嘴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最后放回。其余法轮功学员在拘留所半个月后放回。

19、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徐雅轩被榆树市正阳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由国保大队石海林、刘迅政劫持到国保大队讯问,非法拘留迫害,十五天后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欲非法劳教一年,由于体检不合格拒收。又拉回榆树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后勒索家属一千元钱才放人。

20、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青山乡派出所恶警闯到法轮功学员熊桂荣家中,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石海林欲非法劳教熊桂荣,因熊桂荣年龄已大,没有得逞,石海林借机勒索熊桂荣:“你想要花多少钱往出办啊?”熊桂荣一口回绝了他:“我家没有钱!”

21、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晚,法轮功学员张玉莲、朱占山、吴凤华、李东和、白春秀五人遭绑架。朱占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国保大队张德清、齐力、石海林,将朱占山和张玉莲一起送长春劳教,因朱占山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放回。张玉莲在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一年。

22、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由于恶人诬告,法轮功学员祝伟、周秀梅、刘金凤被榆树国保绑架,石海林强迫给她们照像,做笔录。把三人迫害得奄奄一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要勒索每人三千元,祝伟被勒索三千元,周秀梅家只凑了两千元,刘金凤被勒索数目不详。当时没给收据,假惺惺的说:明天上国保取收据。事后祝伟在家人陪同下去国保大队要收据时,被告之:开收据那人不在。其实就是没想给收据,收的钱他们中饱私囊了。

23、二零零八年四、五月份的一天,法轮功学员王凤娟去看望周秀梅,因周秀梅刚被迫害回来。王凤娟走到榆南街老油厂四大家时,被石海林跟踪,此时恰巧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出门买菜,石海林问崔占云:“王凤娟进哪个胡同了?”吓得崔占云赶紧托人带话给王凤娟,让她躲一躲。不久后,王凤娟去了几千里外的云南大理,之后,在大理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异乡受尽了苦难。

24、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王续春回老家,被当地恶警绑架,将王续春直接拉到市公安局的一间屋子里,石海林逼供,王续春不答话。他拿出诬陷王续春妹妹(二零零九年二月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并非法重判四年)的黑材料,王续春抢过来要撕,他就恶狠狠抽王续春的脸,抽了好多下。下午,石海林将王续春妹妹的口供抄完了,就将王续春关入看守所。

第二天,石海林又来审问王续春,他们叫王续春穿号服,王续春不穿,几个人将王续春推拉、抓扭强行穿上号服并戴上手铐塞进铁椅子,还上了锁。石海林把抄好的口供读了一遍,拿了一张空白纸叫王续春按手印,被王续春撕了,王续春被恶人迫害得奄奄一息。

25、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晚,石海林带领四人到法轮功学员刘凤明家,欲绑架刘凤明,因人不在家未能得逞,随后去赵大春家,将赵大春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同一天晚九点多钟,这帮恶警又到榆树市第五中学退休教师王秀琴家,不由分说将其绑架到拘留所迫害。

26、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石海林带人到五棵树互助村,欲绑架大法弟子赵喜民,本人不在家就开始在屋中翻腾,抄走一本《转法轮》和一张大法师父的法像,然后又驱车到位于榆陶公路与102公路交叉处的辽城石棉瓦厂,绑架了正在干活的大法弟子赵喜民。

27、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早晨七点多,法轮功学员李艳辉被绑架到怀家洗脑班迫害。恶人看李艳辉实在不“转化”,怕她带动其他学员,把她转交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警察石海林、齐立、韩越庭强迫李艳辉写“五书”。

28、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徐秀辉被绑架,将她关押到榆树国保,范洪凯、石海林等勒索了徐家辉家人五千元,才让家人接回。

29、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中午,石海林同范宏凯等绑架了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张引功,问是否炼法轮功,张回答“是”,这帮人随后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又去其家非法搜查,抢走几本大法书籍,张引功被绑架走,家中的老母亲患脑血栓,行动不便,无人照料。

30、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冯丽萍讲真相救人,被恶人构陷,国保大队大队长范洪凯、李笑、石海林在冯丽萍开的服装店将冯丽萍绑架,直接送长春苇子沟拘留所迫害。

31、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郭淑兰、郭淑学姐妹俩在大街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石海林伙同恶警李笑、范红凯当街绑架她俩,送到拘留所迫害。

32、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杨秀华被绑架到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石海林等勾结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让杨秀华写五书,踩师父法像,使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肉体上、人格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同一天绑架了杨秀华的丈夫法轮功学员苏玉才,石海林伙同国保正阳派出所的不法人员抄了苏玉才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苏玉才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硬做朝阳沟劳教所的工作将苏玉才留下。

33、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张春茹被绑架到榆树经委招待所,张春茹拒绝转化,石海林伙等人把张春茹等几个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学员强行拉到长春省洗脑班,每天洗脑迫害,迫使张春茹放弃修炼。

34、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法轮功学员黄玉茹、耿淑艳被石海林等四人绑架到国保大队,家人找人后被放回家。

35、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法轮功学员韩广芝、高秀琴在大街讲真相时路遇正阳派出所所长范宏凯,范洪凯伙同石海林等人,开着三辆警车,拿着从韩广芝手里夺过来的她家房门钥匙,强行将韩广芝家房门打开,翻箱倒柜抄家。非法讯问后于下午释放七十一岁的高秀琴,将韩广芝劫持到榆树看守所,后,韩广芝被非法判刑七年,勒索罚金两万。

以上只是石海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还有更多的迫害事实没有揭露出来。人在做,天在看,石海林对榆树修炼人犯下的罪行,总有一天会被清算,那一天不会远了。

个人信息

姓名:石海林(Shi,Hailin)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五九年一月十九日

原工作单位: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于二零一九年一月退休)
职务:司机

现住址:榆树市承恩街七号楼公安局看守所家属楼 三单元一楼西门

石海林原配姓柴,叫柴×玲,电影公司职工,电影公司下岗(失业)较早,柴曾卖过瓜子。石海林与原配生有一女儿,女儿在外地上班,女儿于二零一八年结婚。

除原配之后,石海林在外包养一情妇,情妇年龄比石海林小很多,石海林与情妇有一非婚生儿子(即私生子),据石的情妇讲,石海林对这个私生子非常紧张,一刻也不让孩子离开大人的视线。

'石海林'
石海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