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阿古的耳朵”

——国外大法弟子谈就是安全问题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看了大陆大法弟子的《再说手机安全》一文,觉的问题确实触目惊心。而在海外表面没有迫害的环境,大法弟子可能更是放松了这方面的警惕性。

现在举几个例子。

几年前,我曾听说一位总协调人抱怨说,不管事情怎么保密,甚至几个人的会议,中共总能知道消息。因为在明慧网经常看到有同修交流这方面的问题,我当时就脱口而出:那是因为你们的手机。当时他们好像还不太相信。

最近,听说面对所有同修的某项目的负责人,还让大家都提交姓名和手机号码,理由是为了工作方便。这名协调人是刚从大陆来不太久的,既没有国外早期大法弟子对中共的警觉性,也没有国内大法弟子的安全意识。(不幸的是,这种既无早期警觉性又没有国内大法弟子安全意识的情况,在大陆到海外的学员中比较普遍。)

另外,很多同修仍然没有在手机安全问题上采取什么有力的措施,还是照常使用。

我们身边的“伊阿古”

看了歌剧《奥赛罗》,惊讶的发现:其实这出悲剧里面的事情,在修炼人中都有对应的角色和表现。例如,针对所谈的安全问题,所对应的就是煽动、挑唆,到处制造事端的小人,也是奥赛罗身边最信任的旗官伊阿古。这不得不令人深思。

为什么身边的人会莫名其妙的乱起来?为什么好像什么都不对劲了?为什么跟自己关系好的左膀右臂突然好像成了自己的对手?都是有人利用人心间隔挑唆造成的。

为什么这些小人如此得心应手?是因为他(她)就在你身边,非常了解你的弱点,而他(她)的目地是毁掉你。

想一想,如果邪恶掌握了我们的信息,通过手机知道了我们所有的隐私和秘密、我们的人际关系网,不是很可怕、很危险的事情吗?邪恶不就可以根据我们之间的间隔,猜疑、妒嫉,开始实施他们破坏大法弟子项目、毁灭大法弟子和众生的计划,甚至牵着大法项目的鼻子走了吗?

由于邪恶的监听,我们的手机就成了“伊阿古的耳朵”。我们不注意,“伊阿古的耳朵”随时就给邪恶提供免费信报和重大机密。打个比方说,我们相信手机,就像盲目信任身边的伊阿古的奥赛罗。

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伊阿古被信任?就是因为他善于迎合上级的心理,很会逢场作戏,而且在一些小事上能及时帮助奥赛罗,很得上级欢心。所以奥赛罗才不自觉的对他放松了警惕,甚至觉的没他还不行。奥赛罗最终失去了一切。

手机也是这样,就是因为很好用,大家才觉的没手机怎么能行,没手机还能活吗?但可悲的是,不注意最终会毁在它手里。

虽然有的同修可能认为这最终还是修炼问题,如果心性没问题,也不会被害。但我们毕竟是人在修炼,谁又没有执著心?只是大小程度不同而已。真是神,邪恶也害不了,但毕竟我们还没有成神。不注意就会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所以,我觉的大家应该针对手机问题有必要加强认识和警惕性,并采取有力措施。比如:少用或者不用手机;重大事情可以当面谈,而且不要把手机放在可以听到任何声音的地方;出门如无必要就别带手机,以免被追踪;不在手机里面谈论项目的任何细节,自己个人的体会,对其他同修的看法。当然,这好像很难做到,但其实没有手机的人,也会照样生活的很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莫当邪恶的线报人员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被问到这个问题:“弟子:有人住在大陆一年半载后,回到海外又参加各种活动,包括法会。回大陆也没有任何迫害。如何对待这种情况?”

师父回答说:“这就得想一想了。你知道这个电话监听啊,我们身上带的电话,告诉大家,每一个都是监听器。中共听那个东西,坐那听你唠家常,那听的都清清楚楚啊。每一个大法弟子那个手机都是被监听的,你说你不暴露?而且那个手机串的很快,你一打电话那个号就串上,然后他就设一个监听。没有暴露,那太少了,甚至于没有可能;只要你公开活动了,就会有。所以呢,说回国了,没事,象走平道的,我想呢,一定有问题。”

再仔细想想,我悟到,其实所提到的这一类同修,就是不自觉的给中共充当了线报人员。以前没有手机的时代,邪恶招募一个特务还得使出一套手段,逼迫人就范。如果邪恶想要挟大法弟子当特务,很可能被拒绝。然而,在电子信息时代,中共只要稍微耍一下花招,就能轻松得到一个高级特务都得不到的情报!而如果此人要是项目里面的重要人员……想起来,不是吓出一身冷汗吗?

另外,如果觉的,这里是国外,治安很好,中共就算了解情况又如何?也不能对我们怎么样吧?其实这也是很不负责任的想法,坏人的坏招数不是好人能想得出来的,所以才觉的没什么、不碍事。就如同不穿防弹衣或铠甲上战场,说自己在枪林弹雨中不会被打中,好像有点太麻痹大意,说不定就中弹了。或者如同把大笔现金放在很明显的地方不加保护,说不会有人拿?那万一被人拿了,又怎么办呢?保险柜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等邪恶掌握了更多的信息,他们想在大法弟子中搞事情,让你远离师父,也不是那么困难。

所以,大家真得清醒了,不要再被动的被利用了,也不要在事情还没做的时候,就被邪恶破坏了。最好就是自己多想,多做,不要太多和同修進行不必要的联系,我们只是同修而已,基本上不是常人中的亲人,没必要联系那么紧密。我们需要做的是在配合中,把人救了,而不是互相影响,耽误救人。计较我们之间谁好谁赖也没意义,一旦圆满都回自己的世界;常人中的名利地位什么都不是,一时见不到师父本人也不影响修炼,而如果修不好自己、不能兑现誓约,或无知中不断在给邪恶提供情报,破坏大法,在最终大法弟子圆满的时刻,才会面临大问题。大法弟子,毕竟不是常人,不需要为自己最后的圆满考虑考虑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7/“伊阿古的耳朵”-413879.html